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30章 风情万种

收藏书签 字体:16+-

(要爆了神机吗?哈哈~)

老实的孩子有糖吃。

于是赵甲第就坐着女王阿姨的玛莎拉蒂驶向杨浦,以赵三金的庸俗品味是绝不肯要法拉利和玛莎拉蒂这类轿跑的,说前者长得瘦不拉几太像趴着的牛蛙,还说后者太娘娘腔了,不如加长的宝马7有气势,赵甲第每次见到车库里那一排清一色宝马7就想吐,气势个大头鬼,拐个巷弄都没辙的废物,他个人还是喜欢宾利和玛莎拉蒂,因为他自己小时候晕车落下后遗症,一直没考驾照,就觉得找个美眉司机开宾利,或者让自己媳妇开一辆玛莎拉蒂都挺好,现在赵甲第坐在后排位置上,左右张望,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蔡姨笑道:“别装了,我知道你不是穷人家的孩子。”

赵甲第一惊,这位蔡姨当真是慧眼如炬?

“蔡枪跟我说过跟你见面的情形。”蔡姨轻声道,音响播放古典乐,悠扬空灵。

赵甲第更加迷糊。

“说说看,为什么我这辆车的后排,却坐他的副驾驶席。”蔡姨柔声道。

“瞎坐的,当时紧张。”赵甲第打马虎眼。

“信不信我让你立刻下车。”蔡姨轻轻威胁,美女就是美女,女王就是女王,说这么狠心的话还是风韵荡漾。

“挂市委牌照的,我怎么敢坐后座,那显然是领导坐的位置,所以就坐蔡哥副驾驶席了,蔡姨不一样,坐副驾驶席,我怕刚坐上去就被你踹下去。”赵甲第诚实道,因为他一点都不怀疑这个女人赶他下车的可能性。

“你家是做什么的,放心,私人问题,你不回答,我也不去调查。”蔡姨笑道,脸色柔和温暖许多。

“做生意。”赵甲第斟酌一番,给出一个自认厚道的答案。

“你。”蔡姨笑了笑,还是没有评价什么。

一路安宁。

赵甲第没让她直接送回学校,因为他的坐骑停靠在公交车站附近,下了玛莎拉蒂,准备启动车子的蔡姨通过后视镜看到滑稽一幕,那实诚又不实诚的孩子跳脚大骂,“草你大爷,上了两把锁的80块自行车也偷?!”

年轻真好,青春万岁啊。

蔡姨心中感慨,开着车子缓缓离开。

————————

马小跳是一个很喜欢讲究排场,同时又很不喜欢被人抢风头的典型纨绔,就像他来带赵甲第这伙人去市区见世面一辆车肯定不够,李峰带着一棵在班级内部算上等姿色的小白菜,沈汉也终于在最后一刻说服夏季下楼,这就已经五个人,加上赵甲第就是六个,男女混搭,不是一群纯大老爷们,总不方便瞎挤,于是马小跳喊了个开别克的杭州死党过来。

马小跳已经不动声色地成功拿下那位在新生晚会上除沐红鲤之外最出彩的尤物,大跳性感热舞的那朵带刺玫瑰,一个寝室能像313这样作为大一新生宿舍就能在短短两个月内全部捕获目标猎物,而且个个都在水准之上,绝对是要让学长们戳脊梁骨的,座位安排是高挑玫瑰女坐马小跳小红宝马的副驾驶席,暂时单身的赵甲第独霸后排,两对鸳鸯全部被塞进那辆别克,开出学校后马小跳问道:“甲第,你那位准女朋友真不需要我们去接?太客气了吧?”

“恩,不需要,她说自己去。”赵甲第早早习惯沐红鲤各种各样的坚持,很多事情不赞同但表示可以理解并且接受。漂亮又聪明的女孩子要是没点小特权,未免也太寒碜了。好看的女生就是校园最美的风景,总想着怎么去打击摧残,搞得血流成河才罢休,象牙塔恐怕也就没那么多使劲啃书的书呆子,书呆子不傻,也有一颗爱看美女丰满胸部和苗条大腿的**裸红心。赵甲第解释道:“她连我准女朋友都算不上,我跟她估摸着还得有好几年持久战要打,心急肯定吃不了她那块热豆腐。”

“慢慢来,铁杵磨成针。”马小跳坏笑道,惹来金融学院花魁的妩媚瞪眼。

马小跳没在意,依然一副我就是斯文败类就是不拘小节的做派,她对此也没辙,说实话她不是没看穿马小跳掩饰很好的轻佻本质,不过总有女人尤其是优秀的女人相信自己能成为浪子最后停泊的港湾,再者退一步说,她也没打算把谈婚论嫁作为大学恋爱的前提,马小跳英俊,风趣,多金,能撑面子,没奇怪癖好,擅长制造一环接一环的浪漫惊喜,她没理由不尝试着交往一下,不能奢望一个在初中就没了初吻的美女有多崇高的恋爱观。

她其实还没跟马小跳发生什么,连手都没牵,更别说拥抱接吻了,这也是马小跳经验老道的地方,跟女人都一步到位,像今天副驾驶席上的她花枝招展的,十有八九对开房间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似乎赵甲第是313寝室最低调的一个人,相貌平平,言行平淡,生活作息正常,成绩不扎眼,所以古筝美眉夏季和李峰的女人都对这家伙没什么特殊印象,只觉得是个挺安分守己的老实人,她们如此,既是马小跳猎物又是狩猎马小跳的猎人的萧筱就更是如此,女人在心里都有一杆秤,尤其是众星捧月的美女,什么样的男人打几分,俨然以313女主人自居的萧筱对于寝室成员素质普遍比马小跳落后一大截,感到比较满意。

到了ktv一间超大豪华包厢坐下,红男绿女,帅哥靓女,一起大概十三四号人,马小跳已经在babyface订下两个靠在一起的位置,也在浦东香格里拉酒店订下三个房间,两间豪华外滩全景房,这是他给室友准备的,不过貌似古筝美眉和李峰媳妇都是乖乖女,11点钟前都要返回学校,马小跳也懒得管,反正到了酒吧后美眉白菜一抓一大把,还有一间紫金楼全景房,是他特地给萧筱准备的,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再说加上乱七八糟开销也就一万三四千的样子,值了。

“甲第,你女人还没到?”马小跳见赵甲第一人孤单坐在角落,忍不住问道。

“我出去看下。”赵甲第走出包厢。

除了313寝室,没谁留意这个平庸男。

——————

女人心海底针,并不只意味着男人琢磨不透女人的心思,很多时候连女人自己都搞不懂在干什么想要什么,所以大祸水褒姒在周幽王点燃烽火台的时候,突然笑容倾城,估计她也没弄清楚是爱上了那再不可能更绚烂的烟火,还是爱上了身边的男人。

沐红鲤现在就是这么一个矛盾状态,她站在寝室镜子前,不知道是否该化妆,不知道是化淡妆还是浓妆,到后来她甚至不知道该不该出门,她就这么傻乎乎愣着呆着,直到赵甲第把地址发给她,她才临时抱佛脚地换上一身衣服,比平常要略微正式一些,半礼服性质,很素雅,却也精致,终究还是没化妆,就患得患失离开寝室,把一直悄悄偷窥的三名室友给弄得一惊一乍,这可是重磅炸弹,课余时间几乎从不外出从不应酬的沐红鲤竟然很正式地出门?约会吗?那个俄语口语课上一鸣惊人的男孩?学院里传闻喜欢占小便宜连吃饭都要沐红鲤请客的富二代?

平白无故蒙受不白之冤的可怜小八两,他广义上勉强说是富二代肯定没错,可那也得等赵三金挂了后由他继承遗产才行,否则他犟脾气地不要赵三金一毛钱,比他更犟的赵三金就真不给他一分钱,将心狠手辣的放养进行到底,迄今为止这场大冷战已经进行了大概六七年,赵甲第这个富二代也太憋屈了,高中凭借一些消息和小聪明才智好不容易从股市上攒点钱,到头来结果还是个黑色幽默的大悲剧,然后就差不多真身无分文了,加上时不时救济一下身边的死党,连标准月光族的王半斤都不如,起码那婆娘每个月初都能领到一两万英镑的零花钱,王半斤这点最让麻雀老杨他们佩服,鄙视赵三金和从赵三金手里要钱两不误,属于我拿了你的钱还可以理直气壮骂你的虎妞,这方面赵甲第跟她境界差了十万八千里,是不折不扣的穷人,绝不算唬人,算个球的富二代,所以赵甲第总对杨萍萍和胡璃这些败家女嚷一句,老子是赵家村土生土长的农民,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姑娘尽情拿回去享用。那时候,杨萍萍总会撇嘴,切,被王半斤糟蹋无数遍的身体,谁稀罕,爱给谁玩弄给谁去。而有一对可爱小虎牙胡璃则总笑眯眯用地道的青岛腔调豪迈说道,来嘛,英雄,我养你。然后赵甲第就很没英雄气概地败退了,最后总是胡璃跳脚大骂的画面,边骂边笑,怂货赵八两,再跑,姐把你霸王硬上弓了。不过最后一次,也就是胡璃去四川之前,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是边骂边哭边笑的,只不过那会儿谁都以为她喝高了,没在意。

赵甲第拿着手机蹲在豪华ktv门口,抽着烟,以为沐红鲤这次十有八九要放鸽子了,大致理解沐红鲤的个性后,他对课堂上她不够慈悲的“见死不救”越来越淡然,一个家教严肃堪称森严的矜持女孩子,可能从小学开始到大学就一直处于被苍蝇军团围攻骚扰的境地,突然被他这种不像坏人但也不太像好人的家伙打了一闷棍,再一味慈悲就不是观音而是玉蒲团女主角了。

拇指和食指夹着烟,吐出烟圈后轻轻叹息一声,三个室友和各自家属以及马小跳请来的一大堆富二代已经聚集在ktv把酒言欢呢,沈汉和李峰这两个相对纯洁的孩子没瞧出名堂,赵甲第是一早就心里透亮,看男人,尤其是出来混久了的年轻男人,看女朋友和气质容貌和穿戴质量就大致清楚他们的家底了,当然特例不算。那群人显然最多跟马小跳家境是一个水平线上,绝没有谁能超出,马小跳人不错,就是爱虚荣,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典型,赵甲第估计以他的家底,不是不可以跟更高一级的纨绔混一起,不过估计是受不了那气。熄灭烟头,赵甲第站起身,刚转身,就被拍了一下,是时间观极强今天却姗姗来迟的沐红鲤,她发现这家伙看到与平常不太一样的自己后,非但没有惊艳,反而挂上了苦笑,沐红鲤心一沉,有点委屈,上海市区这个时间段堵车厉害,她是第一次坐出租车主动要求司机开快一点,没想到迎接她的却是这么个臭脸,沐红鲤眼神黯然,再清高的女人,在脆弱孤单的时候,也会想要一句点到即止的赞美或者恰到好处的打量。

“你这样子,我不好意思带你进去。”赵甲第为难道,沐红鲤穿上高跟鞋后,跟他差不多高了,多诱人的一双动人小腿啊,还有那被小礼服衬托得很凶的胸部,以前没发现这妞身材如此魔鬼啊,怎么稍微一折腾就妖精起来。见沐红鲤脸色异常,赵甲第哈哈大笑,咧开嘴,嗓音也温柔许多,“别误会,我是想说你太他娘的美了,一进去就把很多看我都不带正眼的闺女给立马比下去,这耳光多疼啊,大家都难堪,还有就是我一个室友是今天的主角,好不容易把革命尚未成功的一位美女拐带出来,你一出场,全完啦,不让她们孔雀开屏争芳斗艳,难道你忍心让他们乘凉去吗?”

沐红鲤掩嘴娇笑,竟然抛了个媚眼给赵甲第,估计就是传说中的娇嗔了,“赵甲第,你的嘴巴越来越油了,这是危险信号。”

“碰上一般美女我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只有对胃口的大美女才这样。”赵甲第声明道,

“吹,继续吹。”沐红鲤笑道。

“我在纠结要不要带你进去。”赵甲第头疼道。

“你喊我出来难道就是跟我说这句话?”沐红鲤哭笑不得。

“得,等下我就说你是我同一个村的学姐,省得他们以为你瞎了眼或者恋爱观不正常。”赵甲第无奈道。

“别用激将法哦。”沐红鲤微笑道。

“走,你看我怎么介绍你,我还会骗你不成,说你是我学姐就一定是学姐,大丈夫行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赵甲第拍胸脯道,想去拉沐红鲤,被瞪了一眼,悻悻收回,不屈不挠,脸皮奇厚,可怜兮兮说了一通都喊学姐了你不弥补一下的冠冕堂皇大道理,沐红鲤熬不过他的耍赖和周围的异样眼光,就伸出一根手指,被赵甲第牵着上了楼梯,曲曲折折来到二楼一间包厢,赵甲第本来只牵着她的手指,立即不由分说握住她整只手,然后装傻地没心没肺嚷道:“这是我女朋友!沐红鲤,她就是我的红鲤鱼~”

沐红鲤顿时傻了。

这厮也太……畜生了,还很肉麻。

赵甲第转过头,嘿嘿笑了笑,凑过去低声道:“你看,那群眼高于顶的娘们都傻眼了,真爽。”

沐红鲤没辙,任由他拉着坐在角落。

马小跳傻了,沈大元帅和古筝美眉傻了,李峰和他的小白菜傻了,一整包厢的人都愣了好几秒钟,然后气氛诡异地恢复原先喧闹,不过明显很多道视线都投向宴会公主一样出彩的沐红鲤。

“是晚会上那位?”马小跳试探性问道。

“我骗你们的,其实她是我高中学姐,哈哈,上次晚会上我把她认出来,就跑去要了电话号码,学姐跟我小时候算是青梅竹马的邻居,后来搬家就没怎么联络,这不趁机会就一起聚聚。”赵甲第继续装傻,因为沐红鲤那只被他握着的小手在用指甲抠他。

“少扯淡,别放烟雾弹。来,你们夫妻俩迟到,先各自自罚一瓶,弟媳妇要是不能喝酒,甲第可以代罚。”马小跳笑骂道,他要面子爱虚荣不假,不过对赵甲第似乎特别照顾,脸色没一点不自然,只是有些本能吃惊,反而有些高兴,估计也是被李峰毒害了,伟大的313寝室荣誉感作祟啊。

“我酒精过敏。”赵甲第虽然嘴上说过敏,却还是去拿啤酒。

“你真过敏?”沐红鲤轻轻问道,她现在已经不敢再相信赵甲第。

“这个不骗你,不过替你喝一瓶肯定没问题,早说好了,有人灌你我悉数挡下。”赵甲第笑道,两个人以前坐教室距离也很近,却还是远没有现在暧昧旖旎,昏暗迷离的灯光,刺激的酒精,卿卿我我的男女,天时地利人和都凑齐了,不过赵甲第这时候反而正经认真起来,没来由让沐红鲤想起那个在教室黑板上用粉笔指点江山的寂寞背影,是赵甲第让她知道原来一个人轻狂的时候可以不是骄纵,而是孤单,涌起一股复杂情绪的沐红鲤抢过赵甲第手里的啤酒,一饮而尽,然后抹了抹嘴,又把第二瓶喝光,赵甲第和一帮人都给震得虎躯一震再震啊,赵甲第递给她纸巾,关心道:“我酒精过敏没事的啊,最多就是喝了去吐然后继续喝,我有经验,喝不倒,肯定不需要你背回去。”

“就是想喝酒。”沐红鲤赌气道。

“那喝吧,尽管喝,我陪你,晚上我背你回去,实在背不动就一起滚大床好了。”赵甲第乐了。

沐红鲤瞪了他一眼,风情万种。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