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34章 童养媳

收藏书签 字体:16+-

(红票砸起~)

每个小男孩都藏有一颗扑在姐姐怀里撒娇的红心,她会有温暖的漂亮笑脸,有成熟韵味的身体,有充满诱惑的迷人嗓音,她能为少年遮挡风雨,为他指点迷津,可以让孩子们堂而皇之地吃美味的软饭。这就是男人御姐控的根源,孩子都渴望成长,但又畏惧责任,所以都希望生活中出现一位婉约却强大的熟-女姐姐。

赵甲第也不例外,于是童养媳齐东草出现了,这是他的幸运,最大的不幸则是另一位姐姐王半斤摧残了赵甲第大部分遐想,很多时候赵甲第会悄悄想,如果不是王半斤千万百计不择手段地阻拦,兴许他早就忍不住畜生一回把童养媳姐姐给就地正法了。接到齐东草电话的时候是中午12点左右,他下午有两节不能逃的专业课,就让齐姐姐让先在预订酒店下榻,约好一起吃晚饭。

心情澎湃的赵甲第兴匆匆跑去上课,度秒度分如年,不过总算还是将老师讲授课程全部成功消化,下课后就扛着书本跑去校门口打车,直奔齐东草姐姐嘴中的首席公馆,报给司机师傅详细地址,那位大叔忍不住多瞧了几眼穿着朴素的赵甲第,显然不敢相信这名学生能跟上海最奢侈的酒店之一牵扯上关系,如果不是开车有些年岁的老上海人,肯定也没听说这地儿。

“小伙子,去那里做啥哦?”师傅操一口标准的上海口音。

“接人。”赵甲第一只手随手翻阅专业书籍,另一只手旋转诺基亚手机,经过初期几个钟头的激动后,浮躁缓缓沉淀下来。

童养媳姐姐齐东草在赵家是一个身份很特殊的存在,她既不像家族内正统继承人的王半斤和赵甲第那样板上钉钉,甚至不如半个赵家人赵砚哥来得让人重视,但抛开血缘关系来说,齐东草是赵老佛爷除孙子赵八两之外最心疼的孩子,她更是赵三金头号心腹大将王厚德的私人助理,王厚德作为现在民营企业里年收入能排前三的打工皇帝,在7年前跟随赵三金后被后来的经济学家笑称是“一遇风雨便化龙”,爆发出惊人的实力,让金海集团由一个在ts市执牛耳的地区性企业成长为中国北方的巨型航母,尤为难得的是金海在王厚德的执意坚持下,走实业,不玩花哨的资本操作,绝对不上市,力图打造中国最厚实的民企资金链。

而齐东草就是王厚德一手栽培起来的学生,一直视作未来的儿媳妇,这是金海集团众人皆知的公开秘密,绰号“金佛”的王厚德为此没少招惹赵家老太太。金海的创始人赵三金对齐东草也相当照顾,很早就特地让她坐在办公室角落,半正式地出席董事局会议,当然,这个位置本来应该由赵甲第来坐更合适,可惜的是在赵三金把赵砚哥母亲带进家门那一刻,父子就开始一场漫长的冷战。齐东草的表现无懈可击,她其实并没有卓绝的高智商,但她身上吸收并且完美平衡了大投机家赵三金的冒险精神和“重剑无锋”王厚德的脚踏实地,正式进入金海集团总部成为王厚德的私人助理后,追求者寥寥无几,暗恋她的金领和白领数不尽数,因为所有人在打算追齐东草之前都得掂量一下这位集团“太子妃”的身家,绝大多数人都知难而退,偷偷端板凳嗑瓜子看好戏,期待那位不露面的赵太子跟集团内风头雄健的王厚德独生子王春风的火星撞地球。

到了首席公馆门口,赵甲第把钱掏给司机师傅,还没等大叔找给他零钱,就有人打开车门,开了好几年出租车的中年大叔无意间抬头,足足愣了十秒钟,那女人实在太水灵了,一张淑女淡雅的鹅蛋脸,柔柔弱弱,清清冷冷,很漂亮,却不是妲己式狐狸精的妩媚,总之很纯很良家,简直天下无双,赵甲第咳嗽好几声,大叔才回过神,依依不舍把钱递给幸福的赵八两同学。

把车开走,司机大叔咽了下口水,自言自语道:“娶这种女人做老婆,估计谁都活不久,太遭老天爷嫉妒了。”

“冬草姐,咋来上海了?”赵甲第下车后一脸阳光灿烂。

“奶奶让我给你带汤臣一品的钥匙,再给你捎来一些茶叶。加上我刚好要去杭州签署一份文件,就先在上海停留一天。”在外人面前永远恬淡安宁的齐东草丝毫不吝啬笑容,伸手翻了下赵甲第衬衫领口,果然有点脏,真是一个让人放心不下的家伙啊,她拉起赵甲第的手往酒店内走,柔声道:“我给你带了套干净的衣服,你去换上,我帮你把身上这套洗了。”

“不用了吧。”

赵甲第头疼道,见到一杆标枪一样杵在酒店铁门口的墨镜魁梧男,咧开嘴大笑,喊了声“芳姐”。

齐东草无可奈何地摇头微笑,那名武力值恐怖的私人保镖额头青筋暴出,除此之外再无特殊状况。他叫陈世芳,35岁,河北道上赫赫有名的猛人,年轻时闯荡过大江南北,学过不少把式,江湖上都流传陈世芳曾经遇到一位世外高人,才让他的八极拳还能在二十五岁以后突飞猛进,赵甲第跟这几个跟着赵三金做事的好汉大侠关系都不赖,换做别人敢称呼陈世芳“芳姐”,不被打断几根肋骨才怪。

赵三金身边能称上心腹的角色并不多,能偶尔有资格进赵家饭桌上吃饭的更是寥寥无几,保镖就两个,一个是负责给赵三金开车养狗的黄老头,几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老家伙,倒是最喜欢看王半斤屁股,总会冒出一句意犹未尽的好生养啊这闺女,他对赵甲第不好不坏,关系也平平,估计是代沟太大,说不到一块去。还有一个就是“芳姐”了,赵甲第没见过黄老头出手,陈世芳的身手是瞧过的,猛得不像人。

到酒店后并没有怎么出汗的齐东草还是泡了一个澡,换上一身相对休闲的服饰,棉T恤搭配牛仔裤,那件T恤印有一幅极富艺术气息的水墨画,紧身牛仔裤也将她曲线玲珑有致地展露出来,踩着一双特地请老师傅订做的绣花布鞋,与浦东机场那位办公室优雅女神判若两人,并不出位的邻家女装束,却依然超凡脱俗,她带着赵甲第来到装饰比四季酒店或者金茂凯悦更对口味的酒店房间,陈世芳很自觉地替他们关上房门,守在隔壁房间。

齐东草踩上地毯后立即脱掉鞋子,这是她的老习惯,与高跟鞋女王王半斤截然不同,她这辈子几乎没有穿过高跟鞋,也从不喝酒抽烟,每天准时起床睡觉,格外注重食补,虽然不喜欢化妆,但对美容技巧无比精通,生活作息和规律健康到让人抓狂,这才让她如羊脂玉的肌肤没有被丝毫破坏,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被最大程度地爱护和疼惜,安静等待被某个男人去“亵玩”的那一天,所以齐东草身上几乎没有瑕疵,没有一丝一毫的伤疤,她就跟完全是水做的女人一样,能融化任何男人。

“八两,我已经帮你放好热水了,你进去泡澡吧。”齐东草笑道,像极了相夫教子的小媳妇。

“冬草姐,先让俺亲一下。”

赵甲第一个饿虎扑羊,把齐东草按倒在沙发上,从见到第一面起他就涌起把她像一颗水蜜-桃一样生吞活剥了的炙热欲望,好不容易熬到大瓦数的芳姐从视野消失,赵甲第终于露出牲口本色,齐东草像一只楚楚可怜的小雪貂,缩在沙发,赵甲第两条腿将她夹在中间,双手撑在她双肩两侧,赵甲第笑得没心没肺,那叫一个欢快,如果是王半斤躺在身下,一定会媚笑着咒骂一句智障儿童欢乐多,齐东草侧过脸,不敢与赵甲第对视,粉嫩两颊浮现两抹娇艳红色,那可是吹弹可破的皮肤啊,估计能亲上一口哪怕折寿十年也愿意的牲口能一抓一大把。

齐东草闭上眼睛,认命地等待赵甲第调皮犯浑。

等了半分钟,轻轻睁开眼睛,齐东草发现那家伙眼神促狭,充满捉弄意味,她挣扎着就要离开沙发。

啵。

赵甲第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下。

也许是太用力,以至于没了那份暗香浮动的轻佻和旖旎。“洗澡去。”知足常乐的赵甲第跳下沙发,溜进浴室,脱光衣服跳进木质浴缸,温度适中的洗澡水溅了一地,他低头瞧了瞧昂首刚硬的**,无比尴尬,不是他不想多跟童养媳姐姐耳鬓厮磨一番,只是她的杀伤力几乎属于对任何雄性都是秒杀的变态范畴,赵甲第根本不敢再调情下去,生怕一个欲火焚身就把冬草姐姐给霸王硬上弓了,到时候赵三金非让芳姐把他塞进麻袋抓回ts,吊起来打,他估计奶奶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无条件护着他,赵甲第谁都可以欺负,唯独不能欺负冬草姐,否则一定是众叛亲离的下场,这实在是太遭罪了,只能看不能吃,赵甲第觉得再这样下去他都能练就金刚不坏的境界了。

很久没有舒服的泡热水澡,在寝室都是很随意地冲冷水澡,惬意轻松的赵甲第闭上眼睛,哼着跑调的小曲,泛起一点困意。

半睡半醒。

当他睁开眼清醒过来,骇然发现冬草姐正一手特质肥皂一手毛巾给他擦拭肩膀,一下子把赵甲第惊得差点蹦出浴缸,身体僵硬,尴尬笑道:“冬草姐,我自己来吧。”

“八两也会害羞?”齐东草半弯腰低着头,其实她眼睛根本没敢往浴缸里瞟。

“我是怕万一没能抵挡住诱惑,就想要做圈圈叉叉的那种事。到时候我还不得被死命找机会折腾我的赵三金剥皮抽筋。”赵甲第苦笑道,外人嘴里的老佛爷明确宣布过赵家第二条圣旨,等八两毕业后立即迎娶齐东草,但这之前两人不许有实质性的肌肤之亲。有这道圣旨压着,赵甲第身体成熟后的岁月里,也就没敢做过火的勾当,最多是摸摸齐东草的小手或者脸蛋,唯一一次酒后乱性,他曾胆大包天地伸进齐东草外套,隔着内衣摸了把她胸部,这黄色至极的一摸让赵甲第怀念至今,仿佛到今天手上还留有余香。

对于这位十有八九要入洞房的童养媳姐姐,赵甲第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感。

似乎她是他的女人,可赵甲第却从没往女朋友媳妇老婆这个方向想过,就像长大后就没怎么把王半斤当一般姐姐看待。

收敛心神,赵甲第速度用大腿夹-紧掩饰下面已经一个鲤鱼打挺立正稍息的雄壮老二,抬头望着给他清洗后背的冬草姐,头脑发热,就脱口而出道:“姐,今晚我就不回学校了。”

齐东草俏脸一红,欲言又止。

赵甲第就自动当冬草姐默认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