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36章 那一年,这一年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更!)

“晚饭去哪里吃?”赵甲第有点饿了,秀色可餐固然不错,但赵甲第更想要饱暖思**-欲。对吃东西,跟王半斤他们在一起可以瞎来,路边大排档有肉有烧烤有几箱啤酒就能很欢乐,冬草姐肯定不行,一方面是她有洁癖,再者她注重养生,赵甲第提议要吃几块钱的快餐或者烧烤她也会去,可对她的身体影响太大,赵甲第没必要拿这个来证明冬草姐对他的百依百顺。

“长宁路上那家谭氏官府菜?”齐冬草轻声道。

“就金碧辉煌整得跟皇宫一样,金灿灿晃眼的那家?还龙椅,打死我也不去,也就赵三金这种骚包才喜欢谭氏官府,听说每次去上海都要去砸钱,又是佛跳墙又是鱼翅的,也不怕撑死。”赵甲第翻白眼道。

“就知道你不喜欢,那由我来带路?”齐冬草笑道。

“恩,小点的私房菜就可以了,随你的胃口,反正我什么都吃。”赵甲第随意道,他这点很遂赵家老佛爷的口味,因为只有他能诚心实意地吃着她包的东北饺子还说好吃,而赵家其他成员像赵三金从来是象征性吃几个,王半斤直接吃一半吐一半光吃皮不吃馅,齐冬草好点,能咽下,不动声色,但要她昧着良心说好吃也难,就更别提赵砚哥那兔崽子,见到奶奶的饺子就哭丧着脸,恨不得拔腿跑路。可见赵甲第的嘴巴并不刁钻,容易养活。

“喊上陈叔,一起去徽州福邸。”齐冬草笑道,放下资料就要去换衣服,给餐厅方面打了个语气比较公事化的电话。

“别换了,这身你穿着舒服我看着更舒服,你换上职场上的那套,我怕自卑。”赵甲第实话实说,齐冬草其实也就比他大两岁半,就已经在凭借实打实的成绩在金海集团赢得上至元老下至基层员工的认同,最主要是前途无量,当真称得上前程似锦。不像他,那点小理想和小野心都还在远方扮着鬼脸,八字没一撇。

“行。”齐冬草依然不意外地顺从了,一件简简单单印有江南古镇风情的水墨画T恤,牛仔裤,绣花鞋,价值连城的传家宝翡翠镯子,就这么跟着刚换上她买衣服的赵甲第出门。

雄健魁梧的“芳姐”也摘掉墨镜,跟在这对赵家继承人的身后,没有拉开太远的距离。

一路上偶尔碰到一些有钱住进首席公馆的金领人士,都对齐冬草惊为天人,继而瞧向齐冬草身边的赵甲第的眼神有些诡异,到了他们这个年龄,城府和心智都没那么简单肤浅,不可能光想着什么鲜花插牛粪了,琢磨着八成是哪位低调的年轻公子哥,对陈世芳的存在也有一些玩味和忌惮。进了宾利,赵甲第笑问道:“芳姐,蝈蝈咋不来上海?”

“赵总让青牛去福建的福鼎办点事情。”陈世芳沉声道,安稳开车,对于芳姐这个狗屁昵称,他不认命也没办法,自动忽略。

“蝈蝈就是劳碌命,天天不是给赵三金堵枪眼就是背黑锅,要么就是借刀杀人,要不我给他找个大学妹,咋样?”赵甲第玩笑道,蝈蝈是郭青牛的绰号,赵三金他们这些金海实业都是小郭小郭喊着,赵甲第就干脆喊蝈蝈了,谐音嘛,王半斤更过分,一见面就直接嚷“妞妞”,不过长一张娃娃脸的郭青牛不仅相貌跟虎背熊腰的陈世芳截然相反,性格也一样两个极端,超级乐天派,按理说他一个牛叉烘烘的金牌打手,加上还跟陈世芳不一样,赵三金给他不少灰色业务,名片上也是经理级别的家伙,一年下来本该赚不少钞票,可就是存不住,那种口袋里有一块钱也要忍不住花出去的猛人,见着人见人怕的赵佛爷也是左一口奶奶右一口奶奶,在赵家呆着的时候不是跟赵甲第看a片就是陪黄老头下棋,游手好闲得很,赵砚哥小时候就喜欢骑在他脖子上指挥他跑来跑去,然后就很不厚道地撒泡尿,蝈蝈也不生气,这种家伙竟然是能跟陈世芳玩单挑的好汉,到今天都让赵甲第觉得不可思议。

“不用,听赵总说他前段时间在横店影视城一个公司里养着的小明星身上一口气砸了两百多万,两人还没分,估计这趟福鼎跑下来的收入还得一分不剩。”陈世芳笑道,提起并肩作战很多年的郭青牛,他那张古井不波的脸上也有些笑意。

“草,怪不得我来上海上大学前找他要红包,他嬉皮笑脸说先欠着,敢情是这个龌龊原因。”赵甲第骂道。

陈世芳聚精会神开车,对于赵甲第,他素来很有好感,以前大年三十跟郭青牛一起和孤苦伶仃的黄大爷一起喝酒,无意间聊起赵家这一代,最不喜欢夸人的老头子喝着酒说了句,虎父无犬子。

徽州福邸听上去气派,其实在一个不起眼的巷弄里,左拐右转,就跟绕迷宫一样,如果不是齐冬草记忆力好,时刻提醒陈世芳,肯定迷路,牌子很小,徽州福邸四个字也没气派,等进去后赵甲第才惊觉这地方的别有洞天,古典幽静,小桥流水,饭桌摆在一座亭子里,这不像餐厅的餐厅似乎对齐冬草口味很熟悉,很快就一样一样把菜端上来,最简单的山药也能做得口齿留香,陈世芳就跟他们一起吃了,因为他知道赵甲第这小家伙的脾气,这点比赵总还犟。

陈世芳在跟着赵阎王打天下前就在江湖上闯荡着,跟赵阎王后更见多了三教九流的人物,跟赵甲第年纪差不多或者稍大一些的年轻人城府深厚的不少,尤其是官家子弟,红三甚至红四代,为人处事滴水不漏,就是见着他一个做保镖的也能殷勤递烟拼酒,一些个ts附近的富二代们也有差不多风格的青年俊彦,不过总觉得少了点东西,至于那些只懂砸钱或者扯父辈旗帜狐假虎威的纨绔,就跟赵甲第差更多了,所以跟这孩子一起吃饭,陈世芳不别扭,很自然,再者他一直把齐冬草当半个闺女看待,很是疼惜,要不然换做别人,他也不会离开赵三金身边来到上海。

“芳姐,我奶奶身体还好吧。”赵甲第问道。

“好着呢,老人家总说要等着抱曾孙,四代同堂。”陈世芳咬了一口红烧肉,香,的确香,跟寻常师傅做出来就是不一样,天壤之别。

“多吃点紫薯饭,我特地让徽州福邸给你做的。”齐冬草又给赵甲第盛了一碗米饭。

一顿饭吃得温馨惬意,赵甲第心想有钱有势就是不一样,离开的时候白白胖胖的老板跟齐冬草要了个赵甲第的电话号码,再就没有多话。

“这地方是一个女人办的,不对外开放,只招待熟人。”走出徽州福邸,齐冬草解释道。

“那一定是巾帼英雄。”赵甲第打趣道。

“听爸说,是条竹叶青。”齐冬草上车后轻声道。

“没明白,这里头还有故事?”赵甲第好奇道。

“我也不知道内幕,以前陪爸来这里吃过两次,都没见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娘。”齐冬草笑道。

回了首席公馆,已经是晚上九点钟,赵甲第在地上做俯卧撑,齐冬草在台灯下看资料,床就一张,就算有两张三张,赵甲第也一样要和她睡一张,已经很多年没一起躺**聊天说话了。记忆中,打雷下雨的时候,冬草姐就缩在被窝里,赵甲第小时候胆子也小,其实也怕得屁滚尿流,不过见冬草姐那模样,他也就壮着胆装好汉,两个孩子搂着互相取暖一般一起躲在厚厚的棉被底下,说着心里话,最后一次躲被窝,那一年,赵甲第7岁,齐冬草9岁。

齐东草的作息时间一般是早上6点钟起床,如果夏天就午睡40分钟,晚上10点睡觉,按照她的习惯,夏天最讲究“温补”,一般独处情况下她都不会开空调,尤其喝温水,冷饮和辛辣食物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毒药,早晚两次泡澡雷打不动。到了10点钟,赵甲第关掉电视跳上床,齐东草也换上棉质睡衣,躺在赵甲第身边,盖上被子,不敢动弹。

“冬草姐,你有理想吗?”赵甲第没有猴急地要跟齐东草温存调情,而是一本正经问了个很大的问题。

“有啊。”齐东草很快就放松下来。

“让我猜猜看,是要做金海集团的首席运营官?”赵甲第瞎猜。

“不是。”齐东草轻轻摇头。

“自己创建一个商业帝国,做商场的武则天?”赵甲第继续猜测,侧身望着他的冬草姐。因为从小齐东草就很好学,对经济金融这一块特别敏感,跟不求上进的王半斤形成鲜明对比,事实上王半斤考进帝国理工也是跟商业八竿子打不着的专业,齐东草却是很早就被赵三金安排坐在董事局会议的角落上旁听。

“那只能算目标,不是理想哦。”齐东草笑道,也侧过身,在黑暗中凝视着仿佛一夜之间就突然长大了的小八两。

“那我就真不知道了。”赵甲第为难道。

“不告诉你,这是我的秘密。”齐东草温柔笑道。

“连我也不告诉?”赵甲第张牙舞爪。

“不告诉。”齐东草点头道。

赵甲第挠她痒,挠她的胳肢窝和小蛮腰,齐东草倔强笑嚷着就不告诉,两个人嬉笑打闹纠缠在一起,重温当年的稚嫩时光。

“那八两的理想是什么?”齐东草投降了,窝在赵甲第温暖怀里,安静得像只小猫咪。

“我啊,远大的很。”赵甲第嘿嘿笑道,“打倒赵三金。”

“说正经的。”齐东草轻轻柔柔捶了一下赵甲第胸口。

“看情况吧,毕业后想自己做资本运作,总之逃不开金融这一块,以前想做私募,现在想想还是算了,怕赵三金心脏吃不消,自己也没那个人脉和阅历。估摸着多半还得寄人篱下,给赵三金打工,要是到时候赵三金开窍了,我就给他搞上市,弄个首富当当,反正他现在挣的钱都算干净,不怕曝光。如果王半斤真想自己做私人的奢侈品牌,我就给她打杂好了,反正她有个好家庭,不怕烧钱,我顺便看着她,让她别疯玩。”赵甲第感慨道。

听到王半斤,齐东草一般都会沉默,今天也不例外。

“冬草姐,我求你个事。”赵甲第突然降低嗓音,几乎咬着齐东草耳朵呢喃。

齐东草躲了一下,又迎上去,脸颊红润,颤声道:“你说。”

“我能摸一下那里吗,我看它们长大了。”赵甲第坏坏道。

“哪里?”齐东草身体微微颤抖,她的身体很敏感,因为有洁癖,跟人握手都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障碍,唯独对赵甲第没有抵触。

“真要我说?”赵甲第咬着她精致粉嫩的小耳垂。

“嗯。”齐东草颤抖得更厉害了。

“奶-子。”赵甲第这个就应该挨千刀万剐的畜生说出一个单独来看并不太**-秽、但在特定语境环境下就显得格外情色的词汇。

齐东草沉默着喘息,近乎娇-喘。

以她的薄脸皮肯定是再也不会说话了。

所以赵甲第就轻轻撩起睡衣,向上攀升,一寸一寸,直到握住那只刚好填满手心的乳鸽。

“不要动。”齐东草带着哭腔道,看来已经她的心理和身体都到了承受极限。

“好。”赵甲第手心已经渗出汗水,不敢再动,细细感受那份奇迹般的暖玉滑腻。

他头脑一阵空白,只觉得理想,野心啊,人生啊什么的,比起手里这个,都太无足轻重了。

这一年,赵甲第19岁,齐东草21岁。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