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39章 不简单

收藏书签 字体:16+-

司徒坚强的圈子还是超出了赵甲第的预期,本来以为他的朋友也就是上海市三线富家子弟的范畴,父母有点小钱和小权,开三四十万左右买来再花相应钞票去改装的中档车,白天睡觉,晚上做夜猫子,串吧喝酒,不会太闷骚,但是太惊世骇俗的事情也做不出,出了小事花点钱费点力气都可以摆平。

可当司徒坚强开车和三个顺路的朋友在一个岔口汇合,赵甲第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挺离谱,三辆车,一辆兰博基尼,一辆法拉利,最差的也是保时捷,虽说这三辆车在赵三金眼中就是三坨趴着的牛蛙,可毕竟这些牛蛙可都是需要用一麻袋的钱才能买回家,见到司徒坚强和赵甲第后,几个打扮只是比在校高中生略微时尚一点的纨绔很礼貌地拉下车窗朝赵甲第打招呼,喊了声赵哥,没什么不可一世的跋扈气焰,起码都过了目空一切的年纪到了懂得做表面文章的境界。

保时捷带路,这支车队即便在好车多如狗遍地走的上海,也依然显得有些刺眼,估计一路上没少遭人白眼和揣测,司徒坚强见赵甲第有点好奇,就解释道:“开兰博基尼的叫小知,绰号知了,他爸是温州人,现在听说忙着在沿海某个地方造船,家里挺有钱的,跟我高中认识,关系一般,我觉得这b太小气,不怎么喜欢鸟他,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开法拉利的那家伙挺牛的,天天给富婆做小白脸,抽空了还能给有钱小妞做正规男朋友,都是多线操作,自称一夜8次金枪不倒无敌小郎君,名字叫王国,那辆法拉利就是一女人送他的,我们严刑逼供他都没招是谁送的,这孩子别看是棵花心大萝卜,人很好,我敢打赌,要是我没钱跟他借,他就是只有那辆法拉利了也会把车卖掉借给我钱,所以我一般有好事都喊上他。那个开保时捷的,你得注意下,笑面虎,对我们这批朋友还好,对一般人狠毒得很,地道的阴险小人,他是北方人,听说爷爷在公安系统是大人物,反正他有个远亲的伯伯在上海市委很吃得开,蔡枪都时不时去登门拜访,还提醒我别惹这家伙,不过基本上来说这个北方佬还可以,没啥大缺点,就是骨子里傲了点,以后等我们毕业踏上社会了,估计也就是跟他做做生意买卖的份,再做朋友,不可能。都说我们上海人精明,怎么我认识的北方朋友一个比一个精明,表面上倒是大方大度得相当客客气气,赵哥,这是不是你所说的智慧大于聪明大于精明理论?”

“你情商是你智商的两倍。”赵甲第笑道,印象中司徒坚强说起人情世故的时候都会格外老成,估计是跟他那个还没露面的老爹以及蔡姨耳濡目染久了。

“等下还有大概五六个人,起码有四个美眉,两个已经给你看过qq空间了,估计她们化妆得要一会儿,女人就是麻烦。”司徒坚强叼着一根软中华。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穷孩子在为一顿学校午餐是不是可以多花几块钱加一份肉而纠结的时候,富孩子已经开着好车半抽半扔大中华黄鹤楼了,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生活从没有堵死凤凰男们向上攀升的路径,虽然很窄,就跟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样,但总有一批出身草莽的孩子能够为自己的子孙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像司徒坚强的父亲,像赵甲第的无良老爹,都是如此。

枭雄虎人大多出自屠狗辈。

所谓k歌,原来并不是去ktv,而是在一个豪华别墅区里一栋价格起码八位数的大别墅里,一个被违规开辟成娱乐厅的地下室。别墅大院里停满好车,几乎将一线车的奢侈牌子一网打尽,在门口接的两女一男年纪比司徒坚强稍大一些,20岁出头,一堆男女情侣模样,恩恩爱爱,甜甜蜜蜜,男人穿着打扮比较普通,运动装,女孩倒是潮流许多,耳环,手镯,项链,全是名牌,不是香奈儿就是dior,不过妆扮后并不显得暴发,估计没少花心思,他们见到赵甲第后显然有些失望,倒是他们身边的一棵小白菜见到赵甲第后小脸蛋神采奕奕,光彩夺目,这闺女看着比较显娇小玲珑,其实也有一米六五的个子,一眼就是没心没肺的孩子,恰好是赵甲第最深恶痛绝的那一种小烟熏妆,一头淡黄小卷发,而且戴着一个超大号的耳环,猩红色的妖艳指甲油,拖着一双木头凉拖,整个人不伦不类,似乎无时不刻不在提醒观众们“我不是良家”,她歪着脑袋偷偷打量赵甲第,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

司徒坚强见到这妞,笑容都牵强了,身后三个一起来别墅的家伙也一样不太自然,似乎都有点忌惮这个看上去很容易被棒棒糖勾引去看金鱼的黄毛丫头。

接下来就是一番客套的介绍和自我介绍,那位能让小强也没脾气的非主流小白菜绰号小青虫,见到赵甲第后一脸乖乖女的害羞腼腆,把王国知了这群知道她底细的家伙给雷得里焦外嫩,司徒坚强冒死给赵甲第发了条短信,4个字,她是妖精。

除了这只小青虫让赵甲第琢磨不透,还有个明显比小强和保时捷男都更有发言权的青年让他刮目相看,是个身高将近180公分的健壮家伙,他对赵甲第没什么好感,身边两位神往赵八两同学已久的美眉睁大眼睛,观察这位圈子里貌不惊人的新人,试图挖掘出一点东西,就在她们发现无果准备遗憾叹气的时候,赵甲第接到一个电话,挂掉后说道:“小强,蔡姨已经出门,要你给具体地址。”

“蔡姨?”强壮青年一脸疑惑,他叫李朝新,是这栋别墅的主人。

“是赵哥的主意,不关我的事情。他说让蔡姨推掉晚上的私事来k歌,然后蔡姨就真来了。”司徒坚强指了指赵甲第,把功劳和罪孽都推到他身上。

下马威,**裸的下马威。

“我回家睡觉啦,你们继续。”小青虫摇晃着小屁股直接闪人,似乎很怕蔡姨。

剩余年轻男女也都如临大敌,战战兢兢,尤其是起初还挺有优越感的李朝新,一脸惶恐,那些小白菜们更是哭丧着一张张精致小脸。

“哥们,你果然牛。”王国朝赵甲第竖起大拇指。

“佩服。”保时捷男也是一脸服气。

“咋办?”李朝新一脸心如死灰地悲恸。

“赶紧换场地,那样死得也好看点,要不然在这肯定死无全尸。”知了灵光一闪。

“有道理,去市区,随便找家ktv,正规一点,中档一点,别他妈有公主之类的。小强你给蔡姨发消息,我们速度赶去搞定。”李朝新发号施令。

豪华车队浩浩荡荡驶出别墅,两个今天来就是为了一睹赵甲第相貌的单身美眉坐进司徒坚强的大众迈腾,小强也厚道,直接让赵甲第坐后排,然后夹心饼一样被两个火辣大胆的美眉夹在中间位置。

“蔡姨有这么可怕吗?”赵甲第实在扛不住两个美眉笑嘻嘻的盘问,赶紧转移话题。

“你问她们。”司徒坚强笑道。

“蔡姨很温柔,很漂亮,很有教养。”一美眉拍马屁道,仿佛蔡姨就坐在她身边。

“就是,蔡姨是咱们上海最有气质的大美女。”另外一个美眉也不落后。

“你们。”赵甲第彻底无语。

“还是我说吧,她们是不会多嘴的。”司徒坚强笑道,叼上一根烟,“两年前我刚搬进蔡姨那个小区,有一次集体活动,我怕小果儿一个人在家里无聊,就抱着她一起去李朝新家玩,然后蔡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赶过去,不凑巧小果儿被青虫一个姐妹惹哭,我呢,还算好,被蔡姨一脚踹飞,那个傲气的千金小姐运气就不咋地了,嘴巴不干不净,骂蔡姨,蔡姨就一巴掌,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一圈,掉地上的时候牙齿少了两颗,哭都哭不出来,那被打的孩子估计挺有背景,加上是青虫的闺蜜,就陆陆续续喊了好几批人,只带了两个手下的蔡姨也不喊人帮忙,就抱着小果儿哄她睡觉,来一批人她两个手下解决一批,砍瓜切菜一样,那条青虫有军方背景,很硬,最后来了辆挂南京军区的越野,下来三个人,不过都没穿军装,我们都以为这事情就这么解决了,没想到蔡姨一个人就把他们打成半残废,不过我们都不在场,没亲眼看到是怎么回事,反正据说是蔡姨亲自动手的,这种事情还能咋样,私了呗,反正小青虫从那天起就很怕蔡姨,我们都怕,我跟蔡姨处了两年多,也就知道她是做外贸生意的,其余什么都不清楚,那天李朝新的爸也赶到现场了,屁都不敢放一个,事后就只顾着擦汗给蔡姨道歉了。”

“蔡姨这么不简单啊。”赵甲第恍然大悟,怪不得有那气场,记忆中陈世芳和郭青牛发飙的时候还差不多。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