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40章 英雄救美

收藏书签 字体:16+-

“简单能让我爸喊她蔡姐吗?”司徒坚强撇撇嘴轻声道,在上海,能让他老爹毕恭毕敬低头弯腰的家伙,还真不算多。

挑了家中档ktv,一群人中规中矩唱歌聊天,安静等待蔡姨的“大驾光临”。

众人一致推选出始作俑者的赵甲第出去“接驾”。

蔡姨一身休闲得体的简单装扮,这是一个貌似永远不会撒娇或者矫情的强大女人。

“听说我的八卦了吧?”蔡姨在ktv门口见到赵甲第后就笑道。

“没啊,光听他们说蔡姨怎么漂亮气质了。”赵甲第阳光笑道。

“都是聪明孩子,比你识时务。”蔡姨意味深长道。

“蔡姨,等下你唱啥歌?”赵甲第傻乎乎道。

“再说。”蔡姨似乎有点头疼。

她一走进包厢,赵甲第看到众人身体都是一抖,太逗了。

包厢已经空出一大段空余位置,蔡姨就径直坐下,赵甲第屁颠屁颠跑去点歌,气氛僵硬到冰点,蔡姨不以为意,司徒坚强也不知道如何活跃氛围,反正估计赵甲第要独角戏很久,这不知死活的家伙第一首就是俗不可耐的《纤夫的爱》,蔡姨嘴角微微勾起,李朝新一伙人全部傻眼,然后是许巍的《故乡》,这首歌倒是终于有那么点意思,他一口气唱了七八首老歌,连司徒坚强都觉得赵哥今天挺傻×的。

最后赵甲第点了首他们很多人都没听过的《生命中的精灵》,赵甲第拉上蔡姨,说一起唱,蔡姨犹豫了一下竟然答应了。

“关于爱情的路啊我们都曾经走过;关于爱情的歌啊,我们已听得太多;关于我们的事啊,他们统统都猜错……”

赵甲第唱得很投入,他就是这么个人,总喜欢做一些很自我的傻事,然后就彻底不顾及别人的眼光了。

蔡姨唱完后被赵甲第劝着喝了点酒,两颊一下子就红彤彤,她应该是不喝酒的女人。

有赵甲第蹩脚的暖场,李朝新那帮人终于在司徒坚强的带领下进入状态,蔡姨中途去了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见到蹲外头抽烟的赵甲第,拍了拍脸蛋,笑道:“怎么,还怕我出事?”

“是我把蔡姨喊出来的,当然要对蔡姨负责。”赵甲第笑道。

“无事献殷勤。”蔡姨轻声道。

赵甲第不承认不否认。

一路上都是聚集在蔡姨身上的惊艳视线。

拐角处晃出一个醉醺醺的壮汉,赵甲第绕开,那家伙就有意无意撞向蔡姨,估计是借着酒劲揩油。

蔡姨眼神一冷,赵甲第却已经在第一时间拉住壮汉身体,那家伙不死心,想靠着一股蛮劲贴近蔡姨,赵甲第也就不客气地一扯,将他整个人扯得后退两步,突然眼角余光瞥见过道里黑压压一大票人冲杀过来,心知不妙的赵甲第一个干脆利落的膝撞将十有八九有备而来的壮汉给轰趴下,冲向蔡姨,拉起她的手就开始跑步,嚷道:“有人堵我们。”

蔡姨愣了一下,就跟着他跑,脸上没什么惊讶慌张。

她脚上还踩着高跟鞋,跑着的时候很诱人,可惜赵甲第没心情没时间去欣赏,他在想是谁兴师动众来针对他们,是蔡姨的仇家?还是赵三金的死对头?都有可能,而且可能性还不小。作为一名被绑架过而且还跟绑匪斗智斗勇过的牲口,现实生活比大多数都市影视都要荒谬危险。如果是赵三金的敌人神通广大地找到上海来,殃及池鱼,让蔡姨受到伤害,赵甲第良心上肯定得愧疚一辈子,小强有关蔡姨的描述,赵甲第将信将疑,一个女人再生猛,也不至于变态到可以单挑干掉三名训练有素的军人,多半是以讹传讹的渲染效果,当不得真。

赵甲第拉着蔡姨狂奔,他对ktv保安不抱任何期望,身为悲观主义者,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那就是ktv与那帮人狼狈为奸串通一气,所以他现在的唯一希望就是冲出ktv,跑到街上,在那里身后的家伙总不太敢乱来,只要别掏枪,哪怕是玩刀子,赵甲第自认还能扛住几个人给蔡姨拖延点时间。

“等下出了ktv,我帮你在门口堵一会,你开车逃,别管我,如果有人在你车子那边堵你,就回来跟我汇合。”赵甲第见ktv大门就在不远处,松了口气。

蔡姨没有说话,身后是一批气势汹汹的汉子,就跟拍黑帮电影一样。

出了ktv大门,赵甲第就松开手,转身面对那些人,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概。

那些人也不废话,继续冲。

赵甲第也虎,二话不说就开打,给一些莫名其妙的观众上演了一出精彩的动作片,赵甲第爷爷教了他很多歪门邪道的把式,后来跟遛狗养鸟的黄老头学了点皮毛,再就是缠着芳姐和蝈蝈讨教了不少符合他口味的“杀招”,爷爷和黄老头那里传来的东西毕竟沾染太多国术的气息,不求杀敌毙命,给赵三金卖命的芳姐和蝈蝈则不同,手脚上的功夫都是为赚黑钱服务的,目标性鲜明,所以赵甲第学起来更用心。

追杀他们的人分成了两批,率先跟到门口的有十来号人,被放开手脚搏命的赵甲第一照面就干倒两个,很犀利的肘击,如果当初在动车组上齐青瓷和宋雅女是看到他出手而不是商雀,对赵甲第的印象一定大有改观。

乱战,一头乱麻,赵甲第就是那把根本不惧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快刀。

这批人很有专业素养,很有规律的车轮战,抗击打能力异常出众,还剩下两个负责盯住观众,谁要报警,肯定第一时间手机报废,凭借直觉,赵甲第知道这伙人手中肯定有家伙藏有少儿不宜的危险玩具,他只能尽可能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只恨自己今天没有穿上防弹服,因为顾虑太多,加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定律,赵甲第终于露出疲态,挨了很多拳脚,一下子就鼻青脸肿,生龙活虎之后的下场就是被打得像狗,更悲剧的是他偶然转头一瞥,看到蔡姨就纹丝不动站在身后不远处。

心想这娘们不会是看傻眼了吧,不至于啊,怎么感觉蔡姨都是临危不乱的女人。

蔡姨抬起手,那群人猛然停止动作,她只是轻轻别了一下脑袋,这些跟赵甲第过招后刚占到便宜的保镖就开始撤退,把英雄救美了一次却没能表现出太多英勇风范的赵甲第给弄糊涂,蔡姨蹲下去,扶起嘴角渗出血丝的家伙,柔声道:“他们是我丈夫那边的喽啰,见到你对我动手动脚,就怀疑你是坏人了。”

“蔡姨,我拉着你跑了那么久,你好歹提醒我一下啊,或者跟那帮人解释一句也成啊。”赵甲第欲哭无泪。

“你跑太快,我没好意思说,怕耽误你英雄救美。”蔡姨笑道,掏出一块手帕递给赵甲第,扶着他走向那辆玛莎拉蒂。

赵甲第坐进副驾驶席,半躺着喘息,那帮兔崽子下手一点都不含糊。

“我其实看他们也不顺眼,见你打架挺厉害的,就想给你个表现的机会。”蔡姨温柔笑道,启动车子。

“蔡姨,你老公做啥的,你出门唱个歌都弄这么多人跟着?”赵甲第一阵蛋疼得厉害。

“给某些人洗钱的,偶尔杀人放火,跟大马路上的清洁工其实差不多,都是给一些人清扫不顺眼的垃圾,一个给钱给权,一个卖命出力,就这么简单。”蔡姨笑道,轻描淡写。

“蔡姨,我能活到明天吗?”赵甲第苦笑道。

“能啊,你不就牵了我的手吗,最多就是砍一条胳膊一条腿的事情,死不了。”蔡姨笑道,看不出真假。

“蔡姨,那我回ts了,你直接送我去机场吧。”赵甲第也笑了。

蔡姨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但开车带着他来到黄浦江畔,随便将车停在一边,走到江畔,趴在栏杆上,跟赵甲第要了根烟,江边风大,点了很久才点燃,一身伤痛的赵甲第只好陪着这位身份神秘的熟-女姐姐趴在栏杆上吹风,他有个屁的潇洒,抽根烟肠胃都疼,外带脸上伤痕累累,狼狈的很,就差没哭着求蔡姨好歹送他去医院弄点红药水擦下,以免破相。

“你挺不错了,能一个打这么多人扛这么久。”蔡姨抽着烟,脸上还有喝酒后的红晕。

“凑合吧,才掀翻了六个。”赵甲第挠挠头道。

“他们几乎每个人手上都有命案,而且每天都要接受专业搏击训练。”蔡姨笑容诡异。

赵甲第微微张大嘴巴,不敢置信。

“至于这么拼命吗?干嘛不逃?”蔡姨笑道,望着黄浦江江面。

“我没想太多,只觉得不应该逃,就不逃了。”赵甲第轻声道,忍着痛抽烟。

“被打死怎么办?”蔡姨奇怪问道。

“那也就是后悔一下自己怎么还是处男。”赵甲第咧开嘴笑道。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