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42章 赵八两的风格

收藏书签 字体:16+-

蔡姨历经千辛万苦把某只旱鸭子给从黄浦江救上岸,这混蛋跳江的时候倒是干脆利索,可到了江里后就只知道瞎折腾,她好不容易逮住他,就跟章鱼一样缠在她身上,所幸她水性从小就彪悍,加上体力也出众,否则非跟他一起完蛋不可,要真沦落到不明不白地尸沉黄浦江,蔡姨心想一定要变成厉鬼,搞死这个小疯子,半搂半抱着赵甲第上了岸,一路上都是游客们的诧异眼神,以为赶上拍电影或者传说中艺术家的行为艺术了,尤其是蔡姨一身衣服被水浸透后曲线毕露,春光若隐若现,走到玛莎拉蒂一段路上,牲口们流了一地口水,把半死不活的赵甲第丢进后排,蔡姨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人工呼吸,恨不得这个家伙跟自家男人一样死了干净,她本来就不是善男信女,更不是救苦救难观世音,上海背地里喊她竹叶青黑寡妇的人海了去。

赵甲第像一条死鱼趴在后座上傻笑,蔡姨挺佩服他的复原能力,刚上岸还以为这家伙十有八九要送医院急救,上岸后吐了一些黄浦江水后就挺生龙活虎,让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装旱鸭子,想到这种可能性,本来就一肚子火气的蔡姨立即怒道:“没死就滚下车,有本事再去跳一次,看我还救不救你。”

“不下车。”赵甲第死皮赖脸道,咳嗽舒缓许多,他是真不会游泳,小时候坐船坐车都怕,大了后对坐车好许多,对水还是没什么好感,尤其是大江大河,因为小时候身为半吊子风水师的爷爷跟他说这辈子忌水,所以赵甲第特别羡慕豹子这类一个扎猛子下去就能捞出鱼的猛人。

“不下车?”蔡姨没了好脸色,能让八风不动的她发脾气,没点道行根本就是痴人说梦,例如司徒坚强这类孩子决然不会让她大动肝火。

“我现在下车谁给你买干净衣服去。”赵甲第苦笑道。

“不需要。”蔡姨皱眉道,语气明显柔和许多。

“不管你需不需要,我都会去买,你们女人跟我们不一样,养身和养生都很讲究,所以请开车带我去七浦路,因为我身上就只有五百多块钱,但是需要买两个人的衣服,不能不斤斤计较,反正对你来说也只是穿几个钟头的事情。”赵甲第轻声道,声音不大,却不容置疑,不知道他哪来的勇气和底气这样跟蔡姨说话。

黄浦江很脏,蔡姨虽然不至于有洁癖,但作为一个生活精致的优雅女性,一身湿淋淋,相当不好受,也不知道是不是赵甲第所谓养身和养生起了效果,她果真开车去了七浦路上的批发市场,跟着他进了商城,蔡姨在站在上海财富和权力金字塔顶点后已经有大概七八年没光顾这种地方,她并不是排斥这种买一件衣服不超过三位数的简朴生活,只是她不想被勾起曾经困苦艰辛的回忆。

蔡姨再次见识到赵甲第的与众不同,他能在内衣店脸不红心不跳一身浩然正气地跟服务员美眉探讨尺寸问题,蔡姨站在门口,不敢进去,看得出来,他真的是在很认真地替她挑选内衣,最后挑了套黑色丝绸面料的,并不太出位,喊蔡姨去试穿后就跑其它地方去帮她挑选衣服裤子,等蔡姨磨磨蹭蹭鼓起勇气换上赵甲第的“小礼物”,满头大汗的赵甲第已经捧着一条牛仔裤和一件T恤跑回来,让服务员交给蔡姨,他在外头听候差遣,蔡姨让服务员带话说将就着差不多了,他这才跑去给自己折腾,蔡姨这一身花去他将近四百块,意味着他自己也就一百多的闲钱,最后他随便挑了件25块钱的T恤和80块的休闲裤子,回到内衣店,一身女王气质却清纯装扮的蔡姨站在店门口,她竟有些破天荒的娇羞,看得赵甲第小心肝扑通扑通,女王姐姐实在太妖娆了,果然给她挑略显紧身的牛仔裤是英明神武的决定,因为蔡姨的气场实在过于强大,以至于她穿非正式装束以外的衣服都显得有点诡异,可就是这份小别扭,更衬托得她的超然脱俗,熟-女的刻意装嫩以便老牛吃嫩草是可耻的,可蔡姨一旦清纯起来,绝对清水芙蓉天然去雕饰,穿着一身加起来价值一百块“名牌”的赵甲第傻愣愣望着蔡姨,笑脸很欠抽,别忘了,此时蔡姨还穿着他亲手挑选的内衣,这感觉,对某位处男来说太销魂了,天时地利人和都齐全了,赵甲第终于明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是怎样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崇高境界。

“你花了多少钱?”上车后舒坦许多的蔡姨问道。

“就当我送你的。”赵甲第笑道,他挑衣服眼光还是有的,毕竟高跟鞋女王王半斤和童养媳姐姐整天就在他眼前晃悠,被动养出不俗的品味,只不过赵家阴盛阳衰,加上赵三金口味庸俗,导致他对自己衣服的挑选一塌糊涂。

“别,算清楚比较好。”蔡姨冷笑道,“别想用一套衣服就打消你拉着我一起跳黄浦江的深重罪孽,这笔账我们慢慢算好好算。”

“蔡姨,我当时纯属冲动,是冲动,没别的念想。”赵甲第强颜欢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被蔡姨惦记上是好事,可被惦记这起搁谁身上都不好受的恩怨,赵甲第怕无福消受。

“真没有?”蔡姨微笑道,车内顿时杀机四伏。

“绝对没有。”赵甲第打算死扛到底。

蔡姨没有刨根问到底,可总给人一种暴风雨前片刻宁静的感觉。

果然,蔡姨在把车开到一个很偏僻的犄角旮旯后笑眯眯道:“下车。”

“姨,我现在身上就剩下三十多块钱,感觉这地儿又找不到公交车站,我怕半夜都回不去杨浦啊。”赵甲第悲痛欲绝。

“那我再开一段路?”蔡姨妩媚笑道。

赵甲第那叫一个欲哭无泪,再开,说不定就要上沪杭高速了,最毒妇人心果然不假,他磨磨唧唧下车,眼巴巴希望蔡姨网开一面放他一马,可是至始至终蔡姨都是笑容看似温柔其实阴森,等他下了车,茕茕孑立站在幽静马路旁,骄傲的玛莎拉蒂无比心狠毒辣地扬长而去,孤苦伶仃的赵甲第迎风而立,玉树临风个鸡-巴。都是惊情一跳惹的祸啊,赵甲第接下来的悲惨人生是走了将近半个钟头的路,期间没有看到一双黑丝美腿一位漂亮美眉,只有几条不带善意的流浪狗,和零星骑着自行车的行人,最后终于打到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师傅带他去最近的去杨浦方向的公交车站,结果车站到了后,赵甲第发现最后一班车恰巧擦肩而过,他撒腿狂追,喊了无数声师傅,幸好没人落井下石说类似悟空别追了的风凉话,可最后师傅也没停车,出了一身汗的赵甲第盘算了一下,身上还有19块5毛钱,就去一个小店买了两包红双喜,买了张最便宜的上海地图,买了个1块5的面包和一瓶1块钱的矿泉水,因为装衣服的袋子落在女王姐姐的车上,打火机还得重新买,又花去一块钱,如此一来赵甲第刚好花完所有积蓄,出了小店,全副武装的赵甲第45度角仰视灰蒙蒙的天空,骂道:“没车咋了,老子跑也要跑回去。”

赵八两同志就这样开始了他的悲壮返校征程。

大概跑了3个钟头后,晚上11点左右,他终于进入杨浦区,离学校大概还有一个钟头的路程。

他坐在荒凉的马路边,叼着烟,喝了口所剩不多的矿泉水,啃着蛮香的廉价面包,哼着跑调也能跑得羚羊挂角的老歌,要多牛掰有多牛掰。

即使到现在,他也没后悔在口袋里只有五百块钱的时候花四百块钱给蔡姨买衣服,一点都没有。

这就是赵八两的风格。

做错事,成小丑或者傻瓜了,从不怨恨谁,也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等他即将啃完面包的关键时刻,一辆车缓缓停下,被面包塞满嘴巴的赵甲第愣了一下,望着车里面神情古怪的女人,他喝了口水,不知如何是好。

“你真没钱了?”她拉下车窗问道。

“真没钱,就跟我真不会游泳一样。”赵甲第点点头道。

几乎修行成为金刚不败的她今天算是被完完全全打败了,她神经质地跟在他后头,看着他**倔强地跑了三个钟头,她觉得自己今天脑子被这家伙给带着一起烧坏了。她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冷冷道:“上车。”

赵甲第没摆架子,很没骨气地就上车了,坐上副驾驶席,却发现方向不对,不是去他学校,立即害羞腼腆道:“姨,一般的酒店就行,大床房,不用太贵的。”

蔡姨哭笑不得,如果不是还穿着他买的衣服,真想直接把他给杀人灭口了,冷声道:“去佘山。”

“别墅?”赵甲第试探性问道。

蔡姨没否认。

“我一般不吃软饭。”赵甲第严肃道。

蔡姨没心思跟他瞎扯。

“但一旦真决定吃软饭,其手法和脸皮都堪称丧心病狂令人发指。”赵甲第哈哈笑道,叼了根烟。

“一个小处男,就别装深沉了。屁大的孩子,就算我让你上我的床,你也不知道做什么,知道怎么让如狼似虎年纪的女人满足吗?”蔡姨不屑道。

赵甲第怂了。

要怪就只能怪女王姐姐太霸道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