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46章 生猛

收藏书签 字体:16+-

蔡姨在赵甲第心目中唯一不完美的地方恐怕就是厨艺并不精湛,亲自下厨做出来的东西跟第一回鸿门宴一样差强人意,好像她的灵气都用在了为人做事上,对下厨一直抱着漫不经心的态度,一顿午饭波澜不惊,唯一的感觉就是餐桌太大,两个人面对面显得格外空旷,没什么温馨气息,赵家客厅也大,不过胜在人多,而且不停有侥幸跟赵家有有一星半点瓜葛关系的钻营份子削尖了脑袋想挤上餐桌,所以相对热闹许多,赵甲第的心思显然不在吃饭,心思都花在偷偷打量蔡姨上,越看他越觉得这位在小强那个圈子普遍传闻身手骇人的美女是真漂亮哇,精致的五官,却有很大气的雍容气质,当得两个字,温凉,没有赵砚哥母亲那种浮于表面的半吊子冷艳,更内敛沉淀,让男人琢磨不透。

蔡姨定力非同凡响,对于赵甲第的偷窥,她始终不动声色,缓慢进食,不温不火,午餐结束的时候说了句她下午有事要出门问赵甲第有什么打算,赵甲第也就识趣地主动要求返校,蔡姨不知道通过什么法子弄了辆出租车来别墅外,她显然懒得亲自送赵甲第回杨浦,也不希望身边圈子里的角色接触到这个在她世界里横冲直撞的愣头青,赵甲第坐进出租车后,能明显感受那名司机师傅的异样眼光,十有八九是诧异这小伙子既然住得起这种丧心病狂的大别墅怎么还要打车,路上司机似乎是见这个佘山豪宅里出来的家伙不太像凶神恶煞,就逐渐打开了话匣子,无非是旁敲侧击这样的房子得花多少钱这种小区有哪些名人,赵甲第是门外汉,应付着,反正离杨浦有一段距离,有个人聊天挺好,本来他想从书房带几本杨青帝的私人藏书出门,蔡姨的杀人眼神让他没能得逞,到了杨浦,路费是蔡姨还他在七浦路买衣服的四百多块钱,一毛钱不多,一分钱不少,清清楚楚,让赵甲第有点挫败感,到了学校,因为近期课程都是发中考试卷,连马小跳都没逃课,进寝室后赵甲第就感受到一股杀气,103寝室长兼保姆李峰同志,副寝室长沈汉同学,加上牲口马小跳,齐刷刷望

向彻夜未归最主要是还一脸“精疲力竭”神色的他,同仇敌忾,赵甲第寻思着自己也没内裤外穿啊,难不成陪着蔡姨跳黄浦江后气质上就有了突飞猛进的蜕变?

率先开口的是马小跳,丢出一团纸砸向赵甲第,笑骂道:“你小子太阴损了。”

赵甲第摊开,是他的微积分试卷,毫无悬念的满分,只好挠挠头。

“老实交代,是抄谁的,奇了怪了,我十分确定以及万分肯定班里就你一个满分啊。”沈大元帅悲痛欲绝道,他从开学初就把相当大部分精力用在对微积分的攻坚上,奈何被中学数学糟糕的基础限制,还只是勉强过了及格线,这还是建立在考试前期拉下脸皮跟李峰请教大量难题的前提上,而对付学业跟闷葫芦一样的室友赵甲第,也就是沈汉眼前这位被一直认为是寝室中高考成绩最不起眼的这位仁兄,竟然没有人性地拿到了100分,**裸的令人发指。

“我就说甲第的理科肯定不错,正常人没几个在桌子上放翻成破烂的经济学名著,那么多数学模型和头疼逻辑,没点数学功底,谁他妈看得懂,你们以前还不信,现在傻了吧,哈哈,还是我有先见之明,这家伙一直在隐藏实力,擦,我们一起爆他娇艳欲滴小菊花。”李峰得意大笑,身为一直致力于培养103寝室集体荣誉感和归属感的头号领导,对于寝室内部生产出这样一个一鸣惊人的猛人,他还是相当乐意见到的。

“甲第,坦白交代,你高考数学多少分,理综多少!”还是马小跳脑筋转得快,一下子就抓到了要害。

“不说,怕打击三颗幼小心灵。”赵甲第躺到**,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整个人舒坦起来,跟蔡姨相处惊艳惊奇惊喜一样不缺,可和她那样的女人相处,太累了,就跟一个孩子仰着脖子跟一位大人相处,时时刻刻得抬着头,脖子累,自然就心累。对于高考成绩,赵甲第一直很坦然,不刻意炫耀但也不矫情隐瞒,因为对他来说这本身并不是太值得拿出来说事的玩意,中学时代的圈子,成绩差的例如黄华手枪豹子这批,都是三门加起来兴许都没一个好学生一门分数高的废柴,成绩好的像爆发力不俗的麻雀和一直很稳的杨萍萍都把拿单科满分当做常事,所以赵甲第在这个环节上是真正做到了平常心,否则他也不至于那么多次会操上台吓唬震慑全校师生都心如止水,换做别的牲口早翘辫子上天了。

“说,要不然严刑逼供了!”李峰笑道。

“说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沈汉唉声叹息。

“一个150,一个好像是296吧。”赵甲第平静道,不知为何,想起了姓谢的那个她,但稍纵即逝,就想到了沐红鲤,嘴角勾起一个很暖心的笑意,她貌似就要从江苏回来了,这意味着他真的可以去上海最好的酒店订最贵的房间了,不管两个人躺在大**做什么或者没做什么,只要想着,就觉得有点小幸福。

擦!

草!

日!

三名室友不约而同骂出声。

确定赵甲第没开玩笑后,沈汉张大嘴巴消化这颗惊雷,李峰猖狂大笑,就跟他考了这个成绩一样,看来是沉浸在伟大的寝室荣誉感里头去了,马小跳最正常,有点无奈摇了摇头,笑问道,“那你怎么来我们学校,来玩啊你?”

“我英语零分,去了考场交了白卷。所以能来我们学校算不错了。”赵甲第忙着给沐红鲤发短信。

“不行了,我得喝点酒压压惊,沈汉,给我倒杯,这还是我第一次跟尖子生近距离接触,以前我那所学校班上也有几个成绩不错的乖孩子,但也没听说有这么变态的,跟他们都是他们看不起我我看不起他们的,没想到反而进了大学,碰上了赵甲第这么个神经病,这酒得喝,太他妈带劲了。”马小跳大笑道,他见沈大元帅还愣在那里,就自己去翻箱倒柜,把沈汉的珍藏白酒拎出来,李峰说也要,就弄了两只一次性杯子,倒满,最后沈汉也回过神,也倒上,三个家伙就这么一饮而尽,看得上铺的赵甲第一阵纠结,笑骂道:“你们至于吗?”

“滚,跟你没共同语言。”马小跳笑道,白了一眼。

“理综296,这个有点生猛的,不知廉耻!”李峰做了个兰花指,朝赵甲第丢了个媚眼。

“就是,太不仗义了,也不拉兄弟一把,我都被微积分给折磨成神经衰弱了。”沈汉郁闷道。

“我只会死读书,不太会教,以前主要是怕误人子弟。不过沈大元帅要是有不耻下问的准备,以后上课的时候可以跟我坐一起,我看能不能帮上忙,当然,这是有偿服务,你得给咱弄十部上好的经典h漫,听说隔壁寝室阿亮电脑上有不少好东西,听说都藏在加密文件里,这你可就多花点力气了,我只管欣赏动画艺术。”赵甲第笑道,尽量插科打诨,就是怕伤到沈汉的自尊心,寝室里三个来自天南海北的室友,都说南方人心思细腻北方人豪迈爽快,在103却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北方人沈汉最为谨慎。

“这个好说。”沈汉拍胸脯说。

“咱103出人才啊,果然是风水宝地!”李峰一脸感慨道,打从娘肚里出来还是头一回一杯白酒下肚,确实有点酣畅。

接下来几天各科成绩都陆续出来,赵甲第在英语零分的情况下仍然总分排在中上游,不过在辅导员有意无意的叮嘱下,这个原本能在金融学院掀起大风浪的恐怖消息并没有大范围传播开来,专业课和公共课成绩都在赵甲第的预料之中,103对赵甲第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起先有点小心结的沈汉也彻底服气,而赵甲第的表现一直还是入学初的那个赵甲第一般,能逃课的绝不浪费时间,早晚跑步继续坚持,寝室里该一起看床战片的还是一起嗑瓜子端椅子欣赏,这让沈汉心理平衡许多,开始习惯在微积分课堂上询问一切他想不通但在赵甲第眼前仿佛就迎刃而解的难题,生活还在继续,沈汉还在跟那个叫夏季的古筝女孩循序渐进,李峰还在不分昼夜地玩psp游戏,马小跳还在灯红酒绿潇洒走一回,而赵甲第也一样,成功解决掉期中考试对他来说,远远比不上一个沐红鲤要回上海的消息。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一位处男跟女朋友拉上手亲上嘴了,离爷们还会远吗?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