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47章 校花

收藏书签 字体:16+-

深夜,司徒坚强还在灯下鏖战,如果说小强同学用心翻书本是太阳从西边出来,那么太阳已经从西边出来有蛮长一段时间了,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个趋势愈演愈烈,一开始是连最不遭待见的英语课都硬着头皮去尝试着聚精会神,接下来是开始习惯做完一切作业并且整理全部科目的错题集,然后便是让蔡姨也刮目相看的熬夜奋战了,一天比一天晚,今天甚至已经是凌晨1点,所幸长时间的夜猫子生涯使得他只要熬过了白天的瞌睡,晚上就轻松许多,他现在复习的就是生物上有关分离定律的解题思路和概率计算,算着算着,也许是涉及遗传因子的缘故,他就没来由想起自己,想起自己身边的人和事,开始按照那位年轻的世外高人的思维方式去反省,对于一个无法无天惯了的纨绔孩子来说,这不常见。

小果儿所在的小窝,也就是他现在住的地方,既不是蔡姨的家,更不是司徒坚强的家,他的家照道理说应该是在外滩那里的白金湾,不过那个地方在他看来一直是他父亲的家,而不是他的,那房子不管是从面积还是房价来看都比他现在住的小窝要惊世骇俗,可司徒坚强就是不愿意回去,那里宽敞空洞得没有半点人气,在他的印象中,永远是正襟危坐的父亲,一个典型上海风范的男人,一丝不苟的头发、眼镜、西装、皮鞋,坐在书房运筹帷幄,没有任何一只莺莺燕燕有资格走进这个男人的房子,就像走不进他的世界,这似乎是司徒坚强的骄傲,但可悲的是他并不比上海太多见过这个男人就一见钟情的名媛**道行高深一点,小强从小到大,就没有本事去了解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走不进那个艰深、晦涩和杀机四伏的江湖。

圈里人都知道司徒坚强一直不喜欢他的姓名,姓太生僻,名字更是让他背负了太多没必要的难堪,《唐伯虎点秋香》里那段恶搞蟑螂的桥段就成了他挥之不去的噩梦,从小到大,看他不顺眼的牲口都喜欢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阴不阴阳不阳背上那段台词,起先司徒坚强忍无可忍后就干脆不忍了,大打出手,他不是什么太子哥,父辈们中没有那种打个喷嚏就能让体制内混饭吃家伙们抖上一抖的封疆大吏,打架当然还得老老实实被拎进教导处,起先念在他有一个据说手眼通天但其实没谁真正见识过面目和手腕的神秘父亲份上,学校boss们都很能忍,最多就是口头警告,后来次数实在太多,就给记过,接下来是记大过,等到挨到留校察看后,司徒坚强终于学聪明了,不明着出手,专挑学校外堵人撒气,后来上了政治课才知道这就是与时俱进,叫科学的发展观,打架斗殴次数多了,踩下一批刺头同龄人,赢得混世魔王的名声,后来敢触他霉头的好汉也就少了,加上认识一些类似温州富二代知了和做小白脸做出一定境界的王国这批人,敢惹他的家伙就愈发稀罕起来,这些人喊他一声小强,多半没有恶意,司徒坚强也逐渐适应小强这个不顺耳的昵称,不过他还是不喜欢这个在自己呱呱坠地之前就被钦定妥当的名字,觉得“坚强”太俗气,就跟七八十年代的“解放”“红军”什么的一样土老帽。

蔡姨,那个他以前连正眼都不敢看的女人就睡在离书房并不遥远的主卧里,司徒坚强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她,可惜那个时候的司徒坚强鲁莽青涩归鲁莽青涩,但人情世故方面比同龄人还是要圆滑几分,知道这个在小窝里永远温凉如玉在外面却十足女王的蔡姨,是一座他绝没有机会征服的山峰,她就是昆仑山,而他即便在未来有所成就,最多也就是她当下身边众多只敢垂涎却不敢丝毫动作的中年爱慕者一样,只能攀爬一些东南低矮丘陵,他进入这个“家”后,剪掉了爆炸头,摘掉了耳环,却还是觉得没有一点底气,直到一个奇怪家伙以家教老师身份的横空出世,司徒坚强才懵懵懂懂摸索到一条羊肠小道,也许这条小道最终还是只能指引他征服一座远比昆仑渺小的山峰,但起码,他更能挺直腰杆,这就够了。

他不敢有旖旎的奢望,不敢有关于蔡姨的野心,因为以他那点在成人眼中没有多少斤两的城府,一定会被蔡姨轻易洞穿,然后被彻底判死刑,那次在李朝新别墅的风波,他至今记忆犹新,不光是因为他自己被蔡姨踹了一脚,蹲在地上半钟头都起不来,还有蔡姨独自掀翻三名十有八九是南京军区尖刀侦察兵的非人武力值,更有身居上海实权部门副厅级位置的李朝新父亲近乎卑微的赔礼道歉,这是最实在的事实,一切都打破了司徒坚强的想象力极限。

司徒坚强拍了拍脸,让自己更清醒,放弃遐想,重新投入题海战术。

那个理综能轻松破290分的神仙说过,题海战术是高考制胜的唯一基础,而关键有三点,效率,效率,还是效率,他让司徒坚强养成以最快的速度去记住概念、公式和框架,再以最快的速度去阅读、解题和检查,直到达到类似直觉的地步,才算成功一半,如果是一个老师跟他扯这些道理,司徒坚强一定不屑一顾,但说这些话的家伙是能把一张数学卷子倒着做满分的崇高人物,所以司徒坚强深信不疑。

凌晨2点睡觉,5点半起床,因为知道蔡姨和小果儿睡眠都很浅,他没敢开灯,连起码的洗漱都省略了,拿起上学以来终于沉甸甸一回的书包,戴上mp3,里面是赵甲第列出清单的近百首英文歌曲,他现在是真弃暗投明了,不开那辆气质与他年龄八竿子打不着的迈腾一方面是不再骚包,更重要的原因是挤公交能给他在车上吃早餐和看一点错题集的时间,学校是住宿制,司徒坚强却始终坚持不住校,游侠嘛,即使被招安了,还是有些无伤大雅的小坚持的,遇上蔡姨之前,只顾着改装车玩游戏看A片泡酒吧混日子,跟身边主动的被动的美眉们都没来得及仔细打量,碰上蔡姨后,才恍然大悟自己是个标准的御姐熟女控,喜欢黑丝,喜欢眼镜娘,最该死的还有点轻微受虐倾向,大爱女王,蔡姨几乎满足一切要求,当场就给他五雷轰顶秒杀至渣了,再看周围女孩,就更觉得幼稚了,不过面对蔡姨,司徒坚强表现出难得的成熟,知道连他老子都不敢碰的女王,他能远远看着欣赏着就已经很幸运,所以赵甲第的出现,他甚至有一种邪恶趣味,那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位神仙哥最好哪天干脆把蔡姨给推倒了,这是很有趣的事情,感觉跟让他心甘情愿佩服得五体投地的赵甲第相处,就跟看一本三流yy小说一样,让小强很有代入感,而不是排斥感,这估计相当成分得归功于赵甲第那副人畜无害的平庸外貌了。

他在西南位育读书,从初一到现在的高二,初升高的时候当然是他老子又砸了不少钱,他现在玩在一起的除了知了和李朝新以及几朵比庸脂俗粉好上一点的富家小花朵,剩下的都不是西南位育的学生,上次跟赵甲第碰头过的软饭王和保时捷笑面虎一批人都是混着混着朋友牵扯出朋友才熟悉起来,现在所有人听到或者见到他的异样后都跟见鬼了差不多,难免跟这个纸醉金迷的朋友圈有点疏远隔阂。

不过司徒坚强也顾不上这点,上次哪个非主流美眉他妈脑残弄了个qq签名说抓只熊去抓鱼就能熊掌鱼翅兼得,司徒坚强真想骂扯蛋,让熊去抓鲨鱼啊,真是没文化的娃,当然,妹妹们是没蛋蛋的,从生物学上来说,除了人妖。司徒坚强站在公交车上,跟一般的高中生没什么两样,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赵甲第真是个牛人,上次家教的时候教育他对待喜欢的课程就想要推倒心仪的女神一样摧枯拉朽趁胜追击,对不太钟情的课程也要像对付清秀邻家女一样深入挖掘她的可爱之处,就像这生物课,原本兴趣平平,真钻进去研究后,就发现还是有很多乐趣的,不读死书,改变观念,在战略层面尊重高中知识,一套一套的大道理,配合言传身教,司徒坚强受益匪浅,偶尔他想这尊拿考试当个屁的大佛是不是穷疯了,还是真惦念上蔡姨和尚且年幼的萝莉小果儿,才如此舍得大好时光浪费在他这种徒弟身上。

坐公交车去西南位育肯定要错过半节早自习课,不过老师早就对他心如死灰,眼不见为净,现在破天荒转性,就更不介意他这点鸡毛蒜皮的小错误,他的座位在最后一排角落,现在书桌整整齐齐清清爽爽,不再乌烟瘴气,以前温州男知了会时不时过来借烟抽,这犊子开得起比法拉利还要骚包几分的兰博基尼,当然不是真缺烟,一半是跟家庭背景一直被长辈含糊的司徒坚强联络感情,一半是看上了这个班上的一朵花,他们的小世界里,漂亮mm泛滥成灾,而且一个比一个会打扮,有几个属于一天化妆和卸妆时间加起来得有四个钟头的花瓶,一般来说像他这种不缺钱也不缺小忧郁气质的上档次纨绔,大多都是在风雪场所吃腻歪了精妆孔雀女后才想要换换口味,找些邻家妹气质的女孩,不过司徒坚强班上那位不一样,着实有点祸水的,这点看知了手头上的资料就知道了,身高172,至于她的三围,一直是西南位育高中部上层圈子津津乐道的话题,92,59,90。三围黄金比例也就罢了,让人不活的是她有张很妖娆的脸蛋,但她穿着打扮一直走朴素路线,气质也是不做假的清纯,这下子别说青春期荷尔蒙旺盛的学生,就连一些除了晚上定期交公粮开垦责任田后还有一点余力和贼胆的青年教师们也遭不住了,最致命的是这个妮子学习跟她的人一样让人癫狂,据说从小学起到高中就没拿过第二,全第一了,初升高,西南位育直接把学费全免了,校领导就差没把她当菩萨供着了,毕竟高考要是能出一个市状元,对学校的人气和招生都有莫大好处,她有能让其她女人第一眼就心生警惕和酸葡萄的危险脸蛋,有魔鬼身材,有纯良气质,有软糯的嗓音,有一双很适合弹琴弹古筝的手,可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只能是她似乎家庭并不美满,不常见也不罕见的单亲家庭,父亲早逝,母亲是小工人,于是像知了这种不只是有点小钱的公子哥们彻底沦陷了,恨不得跪在她石榴裙下说,美女,进我家门吧,我用八抬大轿抬你,哦不,是十辆悍马。

岿然不动。

就是她情感生活的真实写照,不知道是她在情感环节上迟钝,还是太聪明,懂得奇货可居的道理,对谁都一视同仁,不卑不亢,被女生骂狐狸精,一笑置之,被男生疯狂追求,心如止水。

这根本就是无懈可击嘛,这原本该是一个过了三十岁经历过男人、情感、事业和风雨的成熟优雅女性才该有的定力。

连司徒坚强这种对待恋爱相当后知后觉的游侠都觉得能在中学时代撞见这种女孩子,是以后十几二十年后开同学会可以大家抛开身份感慨唏嘘的幸事,知了的家境算豪华级数了,可西南位育还真是出牛人,高二了,再有一年就各奔东西,似乎生怕这朵花一上大学就跟进了社会大染缸一样被谁给祸害了糟蹋了,都按耐不住蹦跳出来,展开攻势,貌似几个都不比知了差,这让知了愈战愈勇,斗志昂扬。

现在校花排名满天飞,一点公信力都没有,但西南位育不同,她就是当之无愧的校花,不管她以后是否沧桑,是否红颜易老,都注定是数千学子们心口上的红痣,总会让他们在回忆中学时代的时候就想起曾有这样一个学姐或者学妹,骄傲地绽放,不曾被谁采撷。

而这位校花,高二分班后刚好坐在司徒坚强前两排位置,一样靠窗,扎着一根清纯无双的马尾辫,永远端正坐着认真学习的模样。

司徒坚强偶尔累了,就看一眼马尾辫,就觉得赏心悦目,不过他是专一的人,有蔡姨珠玉在前,自然免疫力比同龄人高出一大截,仅仅抱着欣赏的态度打量这朵兰花。

哪怕轻轻地走了不下几十回,今天知了又不知疲倦地轻轻地来了,角落靠窗位置就司徒坚强一张桌子,不过因为以前狐朋狗友多,附近还有一张多余的凳子以备不时之需,知了坐下后,知道小强最近不在学校抽烟,也就不求烟,只是装模作样拿起一本他在自己课堂打死都不愿意去碰的数学书,小声问道:“小强,有新战况没?”

“没,不过估计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期中考试一过,估计不少牲口都想发泄一下。”司徒坚强笑道,虽然从善了,走了条跟知了他们截然不同的没性格的道路,而且心地也不喜欢知了有钱只顾着装逼却不肯对朋友真大度的脾性,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他现在的业余职业就是替知了把风,观察有哪些苍蝇对前面不远处的苍蝇斗胆下手,没家底的小货色肯定就当天就被拉去校园僻静处修理了,有点背景的,那就斗智斗勇斗钱了,好在现在还敢对她有贼心还有贼胆的并不多,都是学生时代当之无愧的猛人级别或者白马王子级数的家伙了,知了没大劣势,但绝没什么优势。

“反正出了状况,你第一时间给我消息就行。”知了两眼炙热地望着前面的马尾辫女孩,沉浸在无可救药的状态。

有意无意,她的惨淡家庭反而成为刺激纨绔公子哥们最好的**,似乎只要有钱,有大把的钱,在她面前,他们就有无限的机遇和雄心。

知了并不冒进,最多就是像这样在自习课或者下课休息时间来司徒坚强这边转悠一下,只为了加深她对他的丁点儿印象。

很考验耐心的活,有丰富经验的男人才知晓其中的意味,在乏味的女人身上耸动半个钟一个钟头,不过是爽在最后一枪,可要是征服了貌似不能征服的心仪女人,从头到尾,肉体和精神上都是最大化满足的。知了显然不是雏鸟了,所以他在等待,等机会给予她致命一击。

早自习结束,要出去做操,知了就识趣地退出去,司徒坚强从不做操,以前是为了特立独行,纯粹显摆,现在是只想多挤出一点时间恶补,连男人挤一挤都能挤出乳沟,他就不信有英明神武光芒万丈的伟岸存在赵哥给他“助纣为虐”,他不能在期末考试中继续在年段排名继续上升50个名次。

她也不做操,心无旁骛地做题,司徒坚强并不奇怪,她就是老师们的心肝宝贝,恨不得她一天24小时都在学习和进步,以后成为西南华育的骄傲,去清华北大继续为西南华育赢得名声和光彩。司徒坚强知道这个间隙不出意外刚好是伟大赵哥刚结束晨跑10圈操场的大好时机,他刚好有五六道一晚上百思不得其解的难题,就打电话过去,这也是他和赵甲第刚培养出来的默契,当然电话费必须由蔡姨方面垫付,赵甲第从不干亏本买卖,小时候就懂得多喊村里赵寡妇几声阿姨后一定不忘用貌似天真无邪的脸蛋去蹭丰腴胸脯,如果把从山上猎到的兔子野鸡什么送给她,那肯定还要多蹭几下,那会儿还健在的赵老头一定会点头微笑,心中大赞孺子可教,不愧是赵家的种。

司徒坚强读一遍,赵甲第就能够给出解题方案,以及难道的关键处,他的说法简明扼要,直中要害,绝没半点拖泥带水,司徒坚强总有一种茅塞顿开的进步感,五六道题目,解题答案加讲解分析,再给司徒坚强一点咀嚼消化的时间,其实加起来也就不到十分钟的事情,这就是效率,效率两个字,在赵甲第身上,从来不空洞苍白,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也是考场上高手们颠扑不破的真理。

司徒坚强挂掉电话,继续做题。

有效率有规划地解题解到吐,吐完了继续做,吐着吐着就习惯了,然后你才有倒着做题的资本。

这是赵甲第的原话,司徒坚强奉为圭臬,坚信不疑。

在司徒坚强埋头啃书咬笔杆的时候,马尾辫校花悄悄转头,轻轻瞥了一眼,眼睛里似乎有一点讶异。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