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恶魔赦令

初章:那对师生

收藏书签 字体:16+-

古罗马的斗兽场中央,一名少女持剑而立,空洞的眸子没有一丝的情感,利刃划破了少女的衣裳、划开了那细嫩的皮肤。鲜血从伤口中流出,染红衣襟的同时也染红了手执的长剑。

少女的对立面是一个男孩,如果说少女的情况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那么男孩的身体状况就可以说是岌岌可危。衣服早已经被撕成碎片散落在地面上,披散的长发、**的白骨、苍白的脸色无一不昭示着战斗的残酷。

然而整个斗兽场中却只有一名观众,与其说是观众或者更可以说是裁判,退到角落的中年男子目光一直停留在男孩的身上。神情中没有紧张和担心,仿佛这只是一场游戏,或者说这的确是一场游戏.....

少女依旧目无表情的看着男孩,好似在等待着男孩的进攻。终于,男孩动了,一步一步踉跄着向少女走走来,双手紧握两把薄如蝉翼的匕首,血从上面流过竟然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在男孩动的那一刻少女也动了,左手虚空一握肉眼可见的能量迅速的向她聚集,瞬间便形成了一个防御盾。在防御盾成型之后少女直接俯冲向男孩,仿佛根本没有在意伤口依旧在流血,还未愈合的伤口再一次被撕裂。

如果说少女的速度是冲的话,那么男孩便只能用“挪”来形容,左脚迈出落地,右脚才慢慢抬起,当右脚落地之后左脚再次迈出,即使是这样一个个鲜红色的脚印也异常触目。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在快要接触的那一刻,男孩身体一顿左手中的匕首当做暗器直接打出,女孩见状行动未有一丝的迟缓,手中剑挑飞射过来的匕首,身体猛然跃起,直接劈向男孩。

男孩看着剑离自己的额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的时候左手握拳放在右肩上,右手的匕首则搭在左臂之上,由于手臂微抬所以匕首的一侧并不是平放在手臂上而是微微翘起....

就在这个时候少女的剑直直劈在男孩的匕首上,就在下一刻男孩的左手直接抓向宝剑,右手的匕首顺着宝剑便划向少女的右手。

而这时男孩的左手臂已经被自己的匕首再次划出一公分的伤口,少女见状准备收手的时候却发现手中的宝剑已经被男孩死死的抓住,对方右手所握的匕首迅速逼向自己的右手。

左右了一下局势的女孩当机立断,右手猛然发力直接重伤男孩左手,接着便弃剑后退,男孩在女孩后退的那一刻,直接扔掉少女的宝剑,根本不顾身上的伤口和那差点被斩掉的左手直接扑向少女。

防御盾在男孩的匕首面前仿佛纸一般被轻松的划破,接着近身之后右手的匕首再一次丢向少女,在少女挡下飞至匕首的那一刻男孩身体再次窜出,一把抓住少女的脖颈整个身体都压了上去,两个人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在两人落地的那一瞬间,男孩的双腿发力身体直接蹬出,身体微微上倾,抓住少女的脖颈向前窜出一段距离。落地之时身体猛的向下一坠,再接着双腿发力,就这样电光火石之间男孩抓住少女的脖子竟然从斗兽场中央窜到了边缘墙壁前。

在快到墙壁前的那一瞬,两人落地后男孩右手发力,让少女的头狠狠的撞在斗兽场的墙壁上,就在这一刻少女消失了只剩下一身伤痕的男孩.....

狠辣,果断,谨慎,缜密转眼间竟被男孩演绎的淋漓尽致!

中年男子在战斗结束的那一刻沉声道:“幻境解除!”

下一秒斗兽场消失了,男孩和中年男子都置身于一个山头上,这时候男孩身上的伤口也已经痊愈,只是手掌上的疤痕却没有消失,汗水取代了鲜血,两把匕首全部返回到男孩的手里。“老师,看来我还是差了点。”

被男孩叫做老师的中年男子看着手里的一颗水晶球说:“已经很好了,可惜没有觉醒的人就算技巧再娴熟也依旧无法和觉醒之人相抗衡,肉体差距太大了,就像我这种非战斗型的人,觉醒之后肉体也要比你强横很多。”

“战斗又不仅仅凭借武力,老师不是一直和我说,我们最擅长的是大脑。老师虽然战斗起来甚至不如普通的觉醒之人,但就连那些举世强者也依旧不敢在您面前造次啊。”

“至于觉醒的问题....现在还不是时候,等离开夜家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在觉醒吧,老师也知道家族的那些人,发现我能觉醒后还不知道玩出什么风波呢!”

中年男子叫狐枫,狐枫这个名字并不响亮,更和“天下无人不晓”“令人震耳欲聋”这些词汇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周围人更多的只把他当做一个普通人或者一个智者,一个不错的幕僚。

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世,小隐隐于山,这样算起来狐枫只能算一个中小隐,但这些和一个人的能力又有什么关系呢?狐枫依旧过着自己的日子,教着自己的学生,看着自己的孩子一点点长大,一点点变强,因为这才是他渴望的生活。

男孩叫夜凝眸,一个古怪又令人不爽的名字,就连狐枫也不喜欢这个名字,他一般都叫自己的学生为“小夜”。

“好了,分析刚才的情况,最后的结果虽然是你赢了,但最后你身上的伤也太重了,这样随便一场战斗你都可能废掉。最后你把匕首放在手臂上更是导致你的左臂直接残废,你的匕首太锋利了如果换成钝器会好很多。”

“可是老师,钝器根本破不开一般人的防御盾,我的力量太弱只能借助匕首上的力量,这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嗯.....对了老师,我想我是时候该离开了....”

狐枫在夜凝眸说完后“嗯”了一声叹道:“雏鹰飞天际,幼狼骋山原。”

夜凝眸看着蔚蓝的天空忽然说:“老师,你说聪明人是不是都活得很累?”

“活得累的人能叫聪明人吗?”

夜凝眸听到狐枫的反问后笑着摇了摇头说:“老师说的对,聪明人懂得去寻找他们想要的生活,只有那些自作聪明的人才为了表现自己而奔波。”

“小夜,我这一生只有一个学生,但我已经很满足了,你要走的事情和小狐狸说了吗?”

“说了,也告诉她我的行迹打算,离开后可能会去母亲的故乡一趟,然后找时间去看看奶奶,等我十八岁的时候就去战争学院,小狐狸是不是不能去战争学院?”

狐枫闻言摇了下头无奈的说:“她至少二十三岁之后才能离开这座山,否则会有大劫,为了她的安危,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就让小狐狸在山上陪我几年吧。”

“对了,小夜你去战争学院去学什么?”

“还没有想好,主要还是想多接触一些人和事,否则终究是井底之蛙,我也喜欢老师这样的生活,但命运并不允许我安置一旁。前半生的奔波和追寻换的后半生恬静生活,这不是老师经常和我说过的话吗?”

狐枫闻言笑了笑说:“是啊,前半生的奔波了追寻只为后半生理想的生活,老师给你提议进入战争学院后去学习一年的战争指挥和政治交锋。”

夜凝眸闻言诧异道:“学习这些?老师你所主教我的不就是这两方面吗?难道战争学院还有比老师更擅长这方面的人?再说我的能力.....”

狐枫摇了摇头解释说:“世界上能教你这方面的只有实践了,之所以让你去学习一年是为了让你学习一下如何教学生,因为第二年你就要去教其他的学生。你离开的时候我会给你一封举荐信,到时候你在教学生的时候就可以挖掘一些人才,也可以和一些天才结下一份因缘。”

“哦,老师我明白了。”

狐枫见状拍了下夜凝眸的肩膀后笑道:“以后有时间经常回来看看我和小狐狸,现在时间还早回去和我下一盘模拟战棋!”

“嗯,我一定不会让老师失望。”

“对了,这个模拟水晶球你带着吧,我用不上了。”

夜凝眸看着狐枫递过来的水晶球摆了下手说:“老师,您也知道这种水晶球根本没有几个人可以激发,如果您不在我身边的话,这水晶球对我来讲就是一个摆设,还不如留在老师身边了。”

狐枫闻言也无奈的收起了水晶球,水晶球是上古大纷争时代的产物,而那段时期所遗留下来的水晶球不足百数,能使用的人更少。狐枫有很多准备传给夜凝眸的东西,但无奈因为夜凝眸的能力问题,都只能收藏起来了,准备以后给小狐狸当做嫁妆......当然最终还是会传到夜凝眸的手里.......

狐枫进入房间后便拿出一个模拟战棋的沙坑,两个人分别站到沙坑的两侧,下一秒夜凝眸便置身于草原之上,身后万命精锐撒发着浓浓的血气。

模拟战棋,大混乱时代所发明的产物,也是如今每一个学习战场指挥的必备良器,根据战棋的品质可以模拟出和战场相似度不同的幻境。

一般的模拟战棋的模拟程度在百分之四十到百分之六十之间,而最高的相似度也不过百分之八十,再高就会对人的心性产生重大的影响,而夜凝眸和狐枫的模拟战棋的模拟程度却是百分之九十五......

每一次夜凝眸进入中模拟战场后鲜血都会随之沸腾,回首看着身后万名精锐眼眸中的神情,有狂热、有兴奋、有悲伤、还有绝望。虽然这只是一场游戏,但注定要在生与死中挣扎,在痛苦绝望中奋进。

夜凝眸每次看到这些神情时,心理都会默默的许下誓言:我会尽权利打赢这场战斗,然后亲手把你们交到你们的父母手上,一起欢舞一起歌唱。

然而,现实让他带回去的却是骨灰和尸骸,却是痛苦和哀伤。

“整军!前进!”

一场游戏的背后夹杂了一曲令人垂泪的悲歌、一份令人断肠的心伤....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