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恶魔赦令

第六章:那一口痰

收藏书签 字体:16+-

“对手已经出来了,奥加,奥雷炎;柳家,柳如风;齐家......”

夜凝眸抬头看着演武场上的擂台道:“齐家,齐冬草;赵家,赵歌砚对吗?”

凤凰耸了耸肩说:“的确是这样,除了齐冬草外,其他的三个都是新一代的代表人物、奥雷炎擅长近身肉搏攻击,觉醒之后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远远超出寻常之人,奥雷炎实力最差性格也相对比较暴躁。”

“当然这些都只是资料上写的,实际上怎么样谁都无法保证,我感觉他的实力远远比表现出来的要强,虽然比不上他哥,但是也不会相差很多,是一个劲敌。”

“柳如风和奥雷炎完全不同,他擅长防守和限制,他很多时候的战斗都是将对手的耐心甚至力量耗干净后才决出胜负,这种人谨慎小心对于你来讲比奥雷炎的威胁还要大。”

夜凝眸玩弄着手里的匕首道:“它可以破开柳如风的防御,我有办法对付他。”

凤凰看着夜凝眸手里的匕首皱了皱眉道:“他不会给你出刀的机会。”

夜凝眸收起一把匕首后抬起头看着凤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我从来不需要别人给我机会,一般的时候我都是自己制造机会,这么多年来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凤凰闻言也摇了摇头笑道:“随便你吧,总之我还是那句话,我和豺狼不保证绝对不动手。”

夜凝眸“嗯”了一声后继续道:“冬草的能力是风,她手上的弓可以射出风,看来柳家的人很了解我,否则也不会让她出战了,看来四世家为了我还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啊。”

豺狼坐在地面上倚着墙笑道:“在齐家看来你根本配不上齐冬草,带来的价值也远远不是夜歌砚可以比拟的,所以才会这么急的扳掉你,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触你们的婚姻。”

“可是他们怎么也不想想当年为什么会定下这门亲事,还不是因为齐冬草幼年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价值吗!现在齐冬草长大了,感觉价值高了,想换个买家了,切目光短浅的家族,我真不知道是什么让齐家能存活到现在,就靠着那群拿人做货物的老家伙?”

豺狼的声音很大,以至于周围的人都听的极为真切,其中自然也包括齐家的一些人,也包括齐家的齐冬草和长老们,但这些人却都只是往豺狼这边看了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当然豺狼也不怕他们说,他们也不敢说。

四世家的年轻一代里或许也有实力和豺狼不相上下的,但却没有一个人拥有豺狼这种傲气的,狼本来就是一种高傲的动物,当然他们在拥有那股傲气的同时也具备着可以支配这股傲气的能力。

豺狼看着周围的人轻哼了一声继续道:“最后是夜歌砚,那小子的天赋很不错,就是心性不太好,太傲了但是却没有相对应的实力,这样下去早晚死在这股傲气上。”

“你不也一样很傲吗!”

“一样吗?”豺狼说完后夜凝眸摇了摇头笑道:“的确不一样,而且相差很多。”

豺狼的傲和夜歌砚同样傲的不可一世,但他们最大的区别除了实力问题外还有豺狼能做狼,同样在一些时候能夹起尾巴学做狗,能屈能伸!而夜歌砚却.....

“来了,四世家的长老和家主们来了,我去解决一下。”凤凰说完后直接走向夜鑫那里,凤凰成年的凤凰在四世家拥有者家主般的地位,当然在这里他只管帮夜凝眸把那些琐事解决掉,其他的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夜凝眸在凤凰离开后中指和大拇指轻轻一撮,然后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舔中指。接着右手取出一把匕首了,抵在左手的手心上,重重的一按整把匕首竟然全部没进夜凝眸的左臂之中。

匕首的手柄同样很薄,以至于外人根本无法从外表上看出任何的瑞段.....夜凝眸取出一个药瓶处理了一下伤口后,右手重重的一握左臂,顿时汗如雨下......

繁琐的仪式加上一些表演结束后测试终于开始了,而夜凝眸因为是赵家的第一继承人所以排在了最后面,而且对战的顺序也由他自己来决定,夜凝眸扫视了一圈会场后递给凤凰一张纸条,上面是对战的人名单,当然字是血写的!

第一战对阵奥雷炎,第二战对阵柳如风,第三战是齐冬草,最后对战夜歌砚。

夜凝眸目视着凤凰的身影,然后抬起头看着天空,嘴角露出一丝邪笑。

“下一战由赵家夜凝眸对战奥家奥雷炎。”

夜凝眸闻言一笑站起身拿起外套便向擂台上走去,奥雷炎的身材绝对是标准身材,一米七九的身高,七十五公斤的体重加上一张精致的脸颊很难让人想象这样的人竟然擅长近身肉搏战。

夜凝眸和奥雷炎走到中央时奥雷炎道:“我也喜欢齐冬草。”

“相信四世家中很多人都喜欢他,其中也包括我。”

“是吗?可是你不配怎么办,哈.....”

奥雷炎刚笑出一声来夜凝眸就直接一口痰吐在了奥雷炎的嘴里,匆忙之下的奥雷炎竟然直接将这口痰咽了下去.....这个举动顿时让所有的观众哗然,柳澈昕见状笑道:“哈哈,真是笨蛋,开打前说这么多没用的话,活该吃了妖孽的一口痰....”

“说这么多有用吗?先解决掉我再说吧,看来资料上写的没错,智商低下。”夜凝眸一边说一边转身向擂台的另一边走去,竟然再也没有回头看奥雷炎一眼。

不屑,鄙夷,轻视.....在场之人虽然没有几个喜欢夜凝眸的,但同样也没多少对奥雷炎有好感的,随着一阵哗然便是一阵阵起哄声,这一刻奥雷炎连吃了夜凝眸的心都用了!

生生的咽了一口痰是什么感觉?就如同吃掉十只苍蝇般恶心,而且最重要的是面子丢尽了。

干呕了一下的奥雷炎也不再多话,直接走向擂台的另一边,不过这时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夜凝眸的危险指数急剧上升。

但夜凝眸看着奥雷炎的神色中依旧带着一份鄙夷,没有丝毫的竟然之色,好似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而且胜利的一方就是他。

“允许误伤,但不允许出现生命危险,现在开始。”裁判员说完这句已经忘了说过多少遍的话后,夜凝眸便开始朝着奥雷炎那边走去,而奥雷炎也爆发出最快的速度冲向夜凝眸,可当奥雷炎刚停下来后却发现自己的脖子前多了一把匕首,而自己的身体却完全僵直了.....

“这场算我赢了吧?”夜凝眸看着旁边的裁判员问道。

“这,这...”这一刻不仅仅是裁判懵了,就是所有的观众还有长老席上的人都一头雾水“奥雷炎,你抽什么风,动手啊!”

夜凝眸听着周围嘘声,看着裁判员犹豫不定笑道:“是不是我要像他准备对我那样卸掉他一条手臂或者两条腿才算赢,当然你们要是这么想的话我不介意动手,亦或者说你们认为我不敢?”

夜凝眸刚说完裁判员便当机立断道:“第一战夜凝眸胜利。”

“这是怎么回事?”奥家家主说完后柳澈昕便笑道:“是药,应该是麻药,前两天我还见到妖孽用呢,那药性很大,当时苍野就是被夜凝眸直接药翻了后吃了大亏,以至于再也不烦我,哈哈,没想到奥雷炎这么不小心,竟然也被药翻了。”

“可是什么时候下的药,难道是.....”

夜鑫回忆了一下沉声说:“是那口痰,夜儿刚上擂台的时候就应该含着药,说话的时候直接吐到奥雷炎的嘴里,猝不及防下的奥雷炎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竟然直接咽下去了。”

“而且奥雷炎根本不知道那口痰里面竟然有药,至于说为什么夜凝眸没有事情,应该是他有解药吧。”

夜鑫思索了片刻连忙说:“不对,这种麻药应该是"束身锁"根本就没有解药,唯一一个可以防止自己不被麻痹的办法就是,那就是疼痛。强烈的疼痛可以解除那种麻药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夜儿没有给奥雷炎来一刀的原因,你们看看他的左手臂。”

赵鑫说完后几个人的目光便齐齐的转移到夜凝眸的左臂上,黑色的衣服很难看出点什么来,但台上的几个人却都已经发现衣袖湿了,让衣袖湿了的明显不是汗,而除了汗还有什么?自然是血......

“这.....他在想什么,这.....亏他也能想出这种办法来!”

柳澈昕轻“哎”了一声说:“没办法,谁让总有一些想打我们家妖孽的脸呢,哦,不过现在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啊!嘻嘻,看来我家的妖孽还是很能干的.....”

“你!”奥家的一位长老听到柳澈昕的讽刺无奈的转头看向擂台,他实在不想和夜鑫的这个干女儿交恶。在四世家,妖精的大名可一点都不熟妖孽啊!

走下台来的夜凝眸回到凤凰和豺狼的身边道:“小狐狸没来?”

凤凰摇了摇头道:“没有,恐怕就算来了咱们也看不见,算了不用管她了,都说过她一点不傻,只是太执拗了这一点和你一样。”凤凰说完后夜凝眸一笑脱下外套丢给凤凰后继续道:“第二场,我会告诉他们什么叫狼。”

这时候其他人也注意到夜凝眸的手臂,一条手臂已经被鲜血染红,齐冬草和柳澈昕看到夜凝眸的样子后身体都下意识的一颤。

夜凝眸随意的从擂台旁边撕了一条白布粗略的把伤口包好后便走上了擂台,柳如风在夜凝眸走上擂台之后也走到了夜凝眸的身边。

只不过任何人都可以从他的行为上看出来他对夜凝眸的顾忌,不应该说是对夜凝眸麻药的忌惮。

族中测试没有设定不允许使用药物的规定,刀枪剑是武器而药物在药师眼前同样是武器,但是谁都知道药师无擂台,因为配毒药麻药迷药很难但是战斗的时候下药才是最难得、

所谓的药师用毒气一撒对方全放到那是三流小说中的剧情,先不说那毒气对药师也有危害就是雾气的扩散就是一个最麻烦的事情。

至于什么毒虫之类的还不如毒气来的实在,毕竟毒虫从来没有只带有剧毒而没有战斗力的,这种情况下收养一个毒物的难度很大。

而想象中的随手几百只毒虫飞过去更是可笑,极多毒物之间相见就会咬个你死我活,怎么可能在人的身上和平共处,还能随着药师的意念随意行动?

药师很难但同样也很可怕,尤其是一个会下毒的药师更可怕,夜凝眸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就算半个药师了,而且是会下毒的那种,只是无奈的是会下毒会解毒却不会配毒,因为没有材料和没有那颗配毒的心......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