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恶魔赦令

第十二章:除夕之夜

收藏书签 字体:16+-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绝对不短,今天是除夕之夜,今天夜鑫也回来了,而今天夜凝眸依旧没有走出那个房间,只是今夜注定无眠。

凤凰转身看着眼前的男人沉吟片刻后说:“还是不想告诉我,母亲是谁?我知道她绝对还活着而且活的很不开心。”

凤凰的父亲闻言抬起头看着太阳缓缓的说:“就算我告诉你,你会去找她吗?会主动和她相认吗?你不会对吧?”

凤凰没有说话,沉默就是他的答案,他可能会躲在一个角落看着他母亲的脸颊,看着她的身影,甚至和她擦肩而过但却绝对不会主动相认,这是他的性格也是凤凰家族传承千年未变的本性。

“但是我依旧想知道!”

凤凰的父亲看着自己的儿子默然无语,片刻之后终于开口“在战争学院里也许会遇到她,如果她要跟你相认的话会主动接触你的,否则即使你知道她的身份也依旧无法接近她,其实.....我幼年的时候也没有母亲.....”

凤凰闻言一愣,然后苦笑了两声后说:“我会让我的孩子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这是我对他的承诺。”

凤凰说完后转身离开了家,这个他生活了十八年的家,除夕之夜没有感伤,这就是凤凰、这就是凤凰的家族。

豺狼看着缓步走过来的凤凰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今夜他父亲注定无法阻止他,因为今天是除夕还因为今天是他要离开的日子。

“解决了?”

“药翻了,三天内醒过来就算不错了。”

豺狼说完后转身看着自己身后的山,他知道如果老爹不想被药翻得话即使是夜凝眸也依旧无能为力,十八年老爹终于放手了。

夜凝眸躺在**看着手里的两把匕首,今夜是除夕但对于他来讲和普通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如果真的说起来的话也就能说两年前应该做的事情要搬到今天来做了。

夜鑫的回归让整个夜家又发生了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已经和夜焱闹得不可开交的长老会瞬间哑火,夜歌研依旧没有解开封印嘴角却再一次挂上骄傲的微笑。

两年之中变化最大的绝对要数夜歌研,从天之骄子瞬间变成凡夫俗子,巨大的落差险些让他崩溃,两年来的欺辱和嘲弄却让他成熟很多,知道了甚至是虚与委蛇,也知道了什么是冷眼人间。

而唯一一个没有学会也不想学会的词就是卑躬屈膝,这个词注定要和夜歌研一生绝缘!

除夕夜的欢声笑语,除夕夜的洗旧迎新,每一年这里都注定是欢快的海洋,今天也不例外。

八点左右的天已经渐渐黑了,夜歌研坐在自己房间的门口看着天空的夜景,银河两边群星闪耀,夜歌研望着那颗最耀眼的明星忽然一笑“如果说这个时代是群星荟萃的时代,那么我又是其中的那颗星呢?是最亮的那颗?还是最亮旁边的那颗虽然暗淡却依旧散发着迷人星光的那颗?父亲呢?哥哥呢?”

“哥哥一定是一颗耀眼的明星!这两年过的真精彩啊,看到了以前十六年都看不到的东西,感受到十六年都体会不到的辛酸,但却享受了那十六年想像都不及的快乐。”

夜歌研在喃喃自语的时候夜焱已经走到他的身后,重重的拍了下夜歌研的肩膀后道:“吃饭去啦,都等着你呢,你哥今年和以前一样不会和咱们一起吃。”

“嗯,嗯?叔,等一下。”夜歌研说完后摸了摸自己的胸膛后道:“没事了,走吧!”

夜焱看着夜歌研的情况摇了摇头道:“这两年你变化倒是挺大的,不过这并不是你哥想看到的结果吧?”夜歌研闻言笑道:“谁知道呢,反正这是我想看到的结果,这还不够吗?”

夜歌研说完后双手一翻,一堆匕首出现在他的手里“我不知道这两年我的变化对我的未来影响多大,但是我只想说我会用未来证明我的价值远远超过那张末日审判,甚至超过我哥对我的期盼!”夜歌研说完后向大厅走去,哥哥和我哥只差了一个字,含义却相差径庭.....

夜凝眸吃完饭后开始休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欢乐的气氛将一切都包围门也开了,走进来的豺狼和凤凰,夜家他们比夜凝眸还要熟悉。看着两个人走进来后夜凝眸也坐起来开口道:“不过除夕了?”

“没有必要,走吗?”凤凰说完后忽然抓住夜凝眸的手道:“这是,锁链?”夜凝眸闻言双手一震,竟然凭空出现两条锁链锁住了夜凝眸的双手。

“想一想长老会怎么可能不对我有什么防备?这条锁链只要动用觉醒的力量就会出现,如果要想离开房间也会出现,至于平时则会隐藏在手臂之内,是家族中对付罪人才使用的锁链。”

“难道在他们的眼里你不是一个罪人吗?”豺狼笑道。夜凝眸闻言耸了下肩后道:“两年里长老会占据了家族中大部分的权势,而我在他们的眼里不仅仅是妖孽,恐怕也算得上如今第一罪人啦,想来这件事情夜焱也知道,只不过无能为力罢了。”

“我不解不开,豺狼呢?”凤凰看着锁链皱了皱眉,把目光转向了豺狼他知道这种锁链锁住的人都无法使用觉醒之力,而外面的人使用觉醒之力强行坏掉锁链时很容易伤害到被锁之人。

“不用了,我有办法解决。”夜凝眸说完后双手一震锁链的锁脚竟然直接从墙上拉了下来。

站起身来的龙晓夜看着手上的锁链道:“毕竟只是锁链,能禁锢人的行动却也注定要禁锢自己,这种锁链我至少有五种办法解决掉,这是最简单的一种,走吧,长老会那边很快就知道了,如果他们要动手的话我不介意为夜家清理一下蛀虫。”

三个人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离开夜家之后夜凝眸直接奔下了山,速度之快竟然丝毫不逊色与豺狼和凤凰,下山之后来到了一个山头前后道:“等下。”

夜凝眸说完后闭上眼在地上摸了起来,片刻之后猛然睁开双眼,直接手臂直接插入了土地里,然后向后一跃,一把三米长的巨刃被夜凝眸生生的在土地里抓了出来。

“走吧!”

夜凝眸说完后三个人便像山下奔去,山下是一片树林,三个人刚进入树林后一只利箭直接射向夜凝眸,夜凝眸看着飞来的利箭并没有躲闪,箭穿过夜凝眸的身体竟然直接将他钉在了身后的那棵树上,而夜凝眸却毫发无损。

豺狼和凤凰对视了一眼后便直接向树林深处跑去,直到两个人都离开后齐冬草才从树林中走出来。

“我想跟你一起走!”

“可是齐家不允许,你也不能走。”

夜凝眸看着齐冬草完美的脸颊柔声的说完后,齐冬草却只无奈的低下了头,两个人沉默无言片刻之后齐冬草才再次开口“三年后你会回来对吗?你会回来娶我对吗?”

“我会回来,一定会!”

“我等着你,如果三年之内你不回来那么我就去战争学院找你,如果你不娶我那么我就找到你,杀了你然后随便找个人嫁了。”

齐冬草说完后再次拉弓,风凝聚成箭矢散发灵动的气息,夜凝眸看着飞过来的箭轻轻的歪了下头,避过了这一箭后道:“以后要开心。”

说完后的夜凝眸双臂微微一震身上的那股风之力瞬间被震散,拖着那把三米长刃向豺狼和凤凰离开的方向跑去。

而齐冬草却看着被自己的见洞穿的树喃喃道:“为什么要躲.....你知道就像你对我的承诺一样,我也永远都不会伤害你,可是为什么.....”

“齐冬草怎么知道咱们今天离开?”豺狼看到追上来的夜凝眸不解的问道。

夜凝眸摇了下头道:“她根本不知道,之所以她今天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

“是因为她每夜都会在这个时间来这里等候,你难道也.....”

凤凰说完后看着眼前的夜歌研皱眉道,他想不到竟然在这种时候看到夜歌研,要知道今天可是除夕,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们一样对这个日子没有一点概念,而夜歌研不行也不能!

“我是猜到的,没想到我才对了,我只想来看看,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什么。”夜歌研说完后竟然转身离开了,夜凝眸看着夜歌研的背影道:“这个送给你,保存好了!”

夜凝眸说完后手腕一翻薄如蝉翼的匕首出现在他的手里,接着便抛向了夜歌研。

“替我转达给告诉夜鑫,该知道的我不全知道,不该知道的我却知道一些!”夜凝眸说完后便再也没有看夜歌研一眼,三个人冲进了树林的深处。

夜歌研看着手里的匕首呆了几秒钟后,摸着薄如蚕翼的匕首愣了几秒,然后才猛然转身对着三人消失的方向大声吼道:“哥,你永远是我的骄傲,但以后我也定会让你因我而自豪!”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