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恶魔赦令

第二十五章:推理,推理一下!

收藏书签 字体:16+-

“艾阳,你那道审判之光是不是无视人的防御才直接穿透他的防御盾?”

“嗯,审判之光无视任何的防御,只能躲避否则就是再觉醒的人被打中头部也是一个死,不过威力虽然大但是缺点也很明显,命中率太低了。”

“如果是两个人肉搏起来,我都不敢用这招,怕直接杀了自己人,如果不是那个人逼得太急了我也不会用审判之光。”

陈邱悦看着风潇湘已经完全恢复过来后说:“潇湘,你们在水里是怎么回事?怎么会....”

风潇湘闻言无奈的说:“刚开始我占据水里的优势一直压着他打,就这样一直压制着。”

“他毕竟不像我这样可以在水里呼吸,想必呢是把他逼急了,导致他直接变成了一只狼,然后战斗力大增。速度,体质和爆发都瞬间上了一个台阶,无奈之下我只能用我的底牌,逆流之舞,在逆流之舞中他依旧不受任何限制,最后虽然被我生生砍了几十刀但是我还是输了。”

“在你的逆流之舞中一般人根本无法行动,就是我和你哥速度也会受到严重影响,可是他变成狼之后竟然丝毫都不受影响,看来他们的实力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的确很强,不过想来他们是为了报复潇湘吧?既然对方没有和我们结怨的想法,那么潇湘你找那只狼麻烦的时候注意一点,不要真的把关系闹到你死我会的程度。”

风潇湘“嗯”了一声,不过陈邱悦知道被生生抽了一耳光的风潇湘,如果真的会注意的话才叫奇怪了!不过即使是这样陈邱悦也懒得说,因为说了也没用.....

“现在先把豺狼送回去,然后再去订购那处房子吧!”夜凝眸说完后便背着豺狼像酒店中跑去,陈艾阳看着手里的水晶卡一笑也跟了上去,虽然陈艾阳的肉搏能力很差,但是体力上却丝毫不逊色于那些肉搏类的战士。

夜凝眸三人回到酒店后已经是中午时分,三个人把凤凰和慕红雪叫下来后说明了一下情况便开始吃午饭,吃完午饭后慕红雪看着夜凝眸说:“下午我想和你一起去。”

夜凝眸耸了下肩说:“好,一起去。”

陈艾阳把钱交给夜凝眸后说:“夜子,你确定风潇湘不会利用家族的势力来对付咱们?”

“当然确定,首先豺狼对那个主管人员用了点特殊手段完成交易后,对方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找到豺狼了,这速度说明了她的追踪能力。第二主管人员不可能主动和风潇湘说起这件事,因为很掉面子拍卖场这种地方面子太重要了,但是风潇湘依旧知道这就说明她的洞察力。”

“按理说三个人中有一个是风潇湘的亲哥哥,这种事情已经交给他来处理,但是动手的是风潇湘,就是豺狼第一次跑了她也没有让她哥哥帮助拦截,说明她的傲气!”

“所以关键性两点是无论是风潇湘还是他哥还是另一个人,都不希望有人知道我们绑架了风潇湘来勒索,这太掉面子。”

“拍卖会的面子可是很值钱的,对方的心思缜密又怎么可能不会想到这一点,所以他们会有所顾忌,就算真的想派人对付咱们也会投鼠忌器,毕竟豺狼的速度他们是见识过,如果我们愿意的话,这个消息会在第二天便闹得满城皆知。”

“第二就是傲气,风潇湘宁可在豺狼的身上留下特殊的气味来追踪,也不让她哥哥帮助那已经说明她傲气了,这样的人利用家族来对付自己猎物的几率小的可怜,当然作为牺牲的对象是豺狼,以后要提防那个女人了,虽然就算不绑架她也依旧要提防一下......”

“这也是你说不是任何人都能绑架的原因喽?”陈艾阳说完后夜凝眸只是耸了下肩,表示的确如此。

陈艾阳也无奈的一笑,没有继续说什么,不过夜凝眸知道陈艾阳这种人和自己一样永远不会在乎两件事,第一就是所谓的仁义道德幼年的生活让他养成了自己的价值观,根深蒂固极难改变,只要不是和他本身的价值观所冲突,那么陈艾阳永远都不抵触。

第二就是不会后悔,人只要有实力有能力承担事情发生后的结果,那么这个人就永远不会后悔!孤儿无依无靠但同样也了无牵挂.....

“现在就去?才刚一点半左右!”

“我保证如果我们去晚了的话事情会更麻烦,虽然说我不认为现在去就不麻烦,不过唯一不用担心的就是安全问题,至少对方只想考验一下咱们的能力,既然是考验还有什么要担心的吗?又或者说其实好像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让咱们担心的......”

三个人来到楼下面的时候已经二点左右了,轻车熟路几分钟过后夜凝眸便推开了那道门,出现在魏立军的面前。

“这些是三千五百金,是不是只要我们考进战争学院就可以进行交易了?”夜凝眸一边说一边把水晶卡摊在魏立军的面前,魏立军扫视了一眼后笑着说:“你们就这样把钱放在我面前就不怕我直接吞下来?”

“我相信这三千五百金在其他人的眼里或许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但真心难如你的法眼,更不要说强行吞掉了,再说了就算你这样做我们也不是孩子,动手什么的最喜欢了。”

“哈哈,开个玩笑你们要是在这里动手,把这栋楼拆了那我回去就真的被抽筋扒皮了,不过怎么说呢钱虽然够了,但是那个人还说了一句话让我都感觉有些抱歉。

就是现在那处住宅公开出售,现在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实话说了吧那个人的确会卖给你们,但是前提是你们需要证明自己的能力,钱是一方面其他的又是一方面。”

魏立军说完后看着若无其事的两个人继续说:“如果你们要是换一处的话,我可以给你们按照九点五折来算,怎么样还坚持吗?”

夜凝眸看着桌子上的钱笑着说:“你觉得我们是在乎那九点五折的主吗?”

魏立军看着座子上的钱无奈的摇了摇头说:“的确不会在乎,不过我在这里还是要提醒你们一句那处住宅或许并不值三千五百金,但是绝对会有出比这个价格还高的人。”

“因为.....因为卖的那个人?”

魏立军点了下头说:“对,就是因为卖的那个人,她卖的东西并不会有人花那么多价格去买,但是这处住宅却是一个例外,住宅是那个人亲手设计的!”

“这样啊,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魏立军刚想说当然,却发现门被开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走了进来“魏哥,那处住宅真的要卖?”

魏立军见状对夜凝眸和陈艾阳耸了下肩,然后才对走进来的男子说:“小石,你也要来参一手?你父亲会同意吗?”

“我父亲不同意,但是我母亲支持,而重要的是母亲那里有钱所以父亲也管不了!其他的住宅我自然没有兴趣,但是......”

被叫做小石的男子说到这里的时候看着夜凝眸和陈艾阳说:“魏哥这里还有客人啊,你们先谈!”

夜凝眸和陈艾阳对视了一眼后转身看着小石说:“友情提醒你一下,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所以呢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劝你还是不要参与那处住宅的事情,好吗?”

小石闻言嘴角的那丝笑意瞬间消失了“朋友也是看上了那处住宅?给个面子吧,我....”

小石还未说完,夜凝眸就直接一个手刀将他砍晕了,随手丢到地上后转身对魏立军说:“下次演员找一个合格点了,这个真心说太次了,如果这种人都能买得起那处住宅的话,那它也太廉价了!我下手没轻没重所以一会你找个医生看一下。”

魏立军闻言站起来拍了拍手笑道:“他的确是我找的演员,不过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发现他并不是真心来买房的?”

夜凝眸看着地上被自己打晕的男子摊了下手说:“如果是你,遇到这种情况你可能会过了一分钟才注意站在这里的两个人吗?很明显不可能,所以他的动作只能是装出来的,这下一个很大的破绽就暴露了他的身份。”

“当然如果这些还不够的话,那接着谈吐,他叫你魏哥你叫他小石,那么如果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你们的关系应该很好,那他看到我们后不会是所那句让我们先谈,而是自我介绍一下,然后说明你们的关系,这些都是上层人物交流时的模式化习惯,但是他.....”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时间,现在是下午二点多我们走的时候是将近十点了,四个小时你不会觉得有点仓促了吗?得到消息,作出决定,筹备钱,然后再赶过来......”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