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恶魔赦令

第二十八章:往事如烟

收藏书签 字体:16+-

“哥,你幼年的时候开心吗?”慕红雪问完后夜凝眸回答说:“不开心,但是也不难过。”

“那哥,你幼年的时候就没有开心的时候吗?”

“开心的时候啊,应该有吧,我五岁的那年靠自己的双手打了一只兔子,那是我第一次猎到活物,虽然当时的我并不会烧烤但是吃的时候感觉格外的美味。”

“那时候我就感觉自己长大了,能够靠自己支撑起那个小家,能保护、能养着母亲,可惜那时候还是太小,很多东西都不懂,不过现在想想那时候自己真的很棒,雪儿一定也这么认为吧?”

“嗯,哥你是最棒的。”

慕红雪说完后夜凝眸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干姐姐柳澈昕“怎么说呢,其实在我认识的同龄人中比凤凰优秀的不多,但是我姐却对算一个。在我搬离夜家的时候,夜鑫也就是我父亲在外面带回来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女孩,说是他外面兄弟的孩子是他的干女儿。”

“她叫柳澈昕,从五岁就开始寄养在夜家一直到去年才回去,当时很多人都以为柳澈昕是夜鑫的女儿,当然这只是谣言。虽然我不知道我姐的家族的势力,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那个家族一定很强,因为,我姐强。”

“凤凰的实力、天赋虽然强的离谱,但是却在我能接受的范围之内,不过我姐的能力却随着我实力的增强,越发的觉察到我和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

“相信过段时间她也会来一趟,到时候我也带你见见她,其实我的童年说起来也挺简单的,每天都在为食物奔波就像我和艾阳说的那样,每天就去打猎采摘水果,衣服之类的就去山下偷后来长大了就去抢。”

“小时候记得又一次因为我弟弟的原因被发现了,被偷的男人见状直接抽出一个棍子就打我,结果早在他打得顺手的时候直接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狠狠的捅了他一刀,后来的事情就忘了,总之那个人没有死我也莫名其妙的跑了。”

“从那次后我动手的时候就会考虑很多,考虑很多种可能发生的因素,无论是偷还是抢。我现在的性格和能力有很大的程度上都和幼年的经历脱不开关系。”

“不过后来我母亲死了,那时候我遇到了我的老师,老师姓狐、狐狸的狐,名字叫做狐枫,老师教了我很多包括军事、经济、政治、地理、文化、习俗总之老师好像什么都懂,什么都精通。”

“老师教了我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教会了我修身养性,教会了我学会面对生活,面对未来教会我怎么面对未来,怎么开心的活着。”

“老师说我的未来不会比他差,但是他不希望我走他上的以前的老路,老师还说虽然我没有觉醒但我的一生会比任何人都精彩,不过现在我已经觉醒了,而那句话也一定会成为现实。”

“那哥,你有了这么好的老师为什么还要来战争学院呢?”

夜凝眸闻言又摸了摸雪儿的头笑着说:“来战争学院可不仅仅是为了学习,战争学院也不会一个只让人学习的地方,比如说结交朋友,发展势力,而且在家乡也有很多东西学不到,很多有趣的神奇的事物看不到,总之呢这里很精彩。”

“对我来讲有着特殊的意义,而且我在学院的几年里还想找一个我爱的,爱我的女孩,坐我的妻子。”

夜凝眸一边说慕红雪一边凑到夜凝眸的面前问道:“可是,可是哥那个齐东草怎么办,她可是你的未婚妻,哥你要是这样做的话不就是薄情寡义了吗?”

“小孩子,知道什么叫薄情寡义啊,这件事我到时候会告诉冬草,大人的事情很复杂。”

慕红雪闻言撇了撇嘴不满的说:“我不是小孩子,再说了哥你不才比我大五岁吗?”

夜凝眸轻轻的敲了一下慕红雪的头后说:“可是我五岁的时候就懂很多事情了,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比现在同龄人经历的都要多,所以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一个小孩子。”

“我五岁的时候也知道很多东西了,再说啦现在我知道的,了解的比豺狼他们还多,为什么你不说他们是孩子?哥,你这明显是小瞧我.....”

夜凝眸无奈的歪了下头说:“可是雪儿终究还是个孩子,等什么时候雪儿成年了,哥就绝不会再说雪儿是孩子啦,怎么样?”

“成年,在我们国家男孩是十六岁成年,女孩是十四岁这么说的话再过一年我就成年啦,到时候哥就不能在我把当孩子啦。”

“在哥的眼里你和歌研永远都是孩子,现在想下歌研那小子也应该解开封印了,两年来的经历应该能让他学会很多吧。”

夜凝眸忽然又想到那一夜,那个少年,那一句“哥,你永远是我的骄傲,但以后我也定会让你因我而自豪!”那小子的未来也一定很精彩吧,夜凝眸想到这里忽然笑了笑。

“哥,你童年有没有点有趣的事情啊,比如说,嗯比如说,比如说......”

“比如说现在你该上床睡觉去了,看看几点了?”夜凝眸说完后便打发慕红雪上床睡觉了。夜凝眸看着手里的书,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轻轻的摇了摇头,正如豺狼所说的夜凝眸的本性依旧没有变,只是在乎的、关心的更多了。

现在的夜凝眸嘴角总是带着一丝微笑,和慕红雪说话的时候就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大哥哥,但真的发起狠来就算是豺狼和凤凰也难以企及。

“咚咚咚。”正在夜凝眸看书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夜凝眸最为忌讳的便是自己在看书的时候有人过来打扰,但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茅草屋,不是狐枫的书屋。放下手里的书打开门后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说:“什么事?”

“请问您是夜凝眸,夜公子吧?”

夜凝眸打量了一下对方后说:“我是夜凝眸,有什么事情让你这个时间来找我?”

“我是魏立军魏少爷派过来的,魏少爷想请公子过去一下,说是有事情要说。”

夜凝眸见状说:“回去告诉魏立军,我没时间。”

“可是.....”夜凝眸在对方刚说完这两个字后便改口说:“这样吧,我和其他人交代一声就和你去吧,我也不想让你们为难也不想让魏立军感觉没面子。”

“那谢谢夜公子啦。”夜凝眸会房间和慕红雪说了一声,然后去了陈艾阳的房间交代了一下,并没有惊动凤凰和豺狼。“走吧,陈艾阳那小子睡了,本来还想叫他一起去呢。”

夜凝眸说完后便跟着男子下楼了,两个人刚离开不久陈艾阳便从自己的房间中走了出来,轻轻的敲了敲夜凝眸房间的门,不一会儿门开了开门的自然是慕红雪,这时候慕红雪早就穿好了衣服,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后慕红雪去了陈艾阳的房间,而陈艾阳则进了夜凝眸的房间......

夜凝眸跟着男子上了灵兽后,大约行驶了半个小时,发现周围的人越来越少嘴角不禁升起了一丝邪笑,如果真正了解夜凝眸的人都知道要见血了。

夜凝眸在灵兽驶进小树林中后笑着说:“现在还不到吗?我看这里就已经可以了。”

“啊,夜公子说什么啦,我们要去城西现在才到城南。”

“可是你们不就是想把我带到这里来吗?少废话还不动手?灵兽身上所散发的迷香对我没有任何用,树林里埋伏的人再不出来的话那我就直接把你开刀了!”

夜凝眸刚说完坐在自己前面的男子猛然跳起,就在这个时候树林之中也窜出两个男子来,这时候在看三个人的年龄都在三十岁左右,夜凝眸只是扫视了一眼就直接从腰间抽出巨刃说:“今天就是给你们一个教训,如果要下次那么谁来我就宰了他全家!”

夜凝眸说完后已经出现在其中一个男子的身边,手中的巨刃猛地劈下,对方的手臂竟被生生的劈了下来,在对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夜凝眸的身形急转,第二刀劈出另一条胳膊也随之飞落到一旁。

刺耳的惨叫声没有让夜凝眸生出一丝的怜悯,在一拳打向男子的嘴,一口牙齿直接被打碎,如法炮制片刻之后三个人都晕倒了地面上,如果不是夜凝眸在临走的时候给为三个人包扎了一下,那么他们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灵兽已经离开了,毫无疑问是回去报信去了,如果灵兽连这种意识都没有那也不配称为灵兽了。回到酒店后夜凝眸轻轻的敲了敲自己房间的门,陈艾阳闻声打开门看到夜凝眸后说:“来的都已经解决了,既然你回来了那么我去叫你妹妹,相信她一定还没睡。”

夜凝眸点了点头走进房间中看着倒在地上昏迷的三个人,眼中寒光一闪走到三个人面前直接抓着脖子提起来然后从窗户上扔了下去,只是三个人落地之后已经没有发出任何的惨叫,因为他们已经......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