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恶魔赦令

第二十九章:评价

收藏书签 字体:16+-

魏立军推开书房的门后看着坐在书桌前看书的女子后,做到旁边的椅子上,静静地等待着,大约半个小时后女子才放下手里的书抬起头看着魏立军说:“那边的结果出来了?”

“夜凝眸下手真狠,三个劫持他的人被砍掉了双臂,如果不是灵兽回去报信的话恐怕那三个人就会因为失血过去而亡了。”

“另外三个去劫持他妹妹的人直接被他杀了,根据情报来看应该是夜凝眸杀的,手法也很简单直接扭断了三个人的脖子,最后竟然都从酒楼上扔了下来一点都不避讳!而且下手真狠”魏立军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资料递了过去。

女子结果那张资料扫视了一眼后不屑的说:“以后和白家的关系可以适当的疏远一点了,就这点能力真的有愧他千年家族的名誉。”

女子说完后魏立军皱了皱眉说:“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算白家无能吧?毕竟谁都没有料到夜凝眸居然拥有那么强大的实力,而且一眼就洞穿了白家的阴谋,再说了这件事情是白家的继承人之一白露衣做的......”

“那又怎么样?动手之前不限调查一下对方的底细,这是最大的忌讳,劫持对方的妹妹这是第二忌讳的事情,白家的继承人竟然都蠢到了这种程度,那白家的未来能有多光明?虽然夜凝眸现在根本不知道是谁动的手,但是如果要是他想知道就会过来问你,你难道会什么都不说?”

“夜凝眸最后杀完人后直接把尸体扔了下来不是肆无忌惮,而是对我的一个警告,告诉我想考验他的能力无所谓,但是如果他妹妹要是出了一点问题,那这笔账也会算到我们的头上。”女子说完后把手里的资料揉成了一团,然后扔进了角落的垃圾篓中。

女子看着魏立军问:“动手的虽然不是我们,但是毕竟有我们的原因,这种程度下你觉得是得罪夜凝眸,还是得罪白家?”

“自然是夜凝眸,我承认夜凝眸的未来很光明,但是白家好歹是千年的家族,根本不是一个人可以媲美的,当然如果要是算上夜凝眸的家族则要重新考虑一下,想必能培养出这样人物的家族,绝对不会籍籍无名。”

魏立军说完后女子轻轻的摸了摸自己那纤细手指说:“其实最好的答案是谁都不得罪,夜凝眸不傻,他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因为白家的行为触到了他的底线,所以他才会给我们一个回应,至于白家算是倒霉吧。”

魏立军闻言苦笑了一声后说:“没办法白家的做法让我都感到无奈,不过原因是因为我们,所以夜凝眸把怨气发在我们身上也很正常,以后要不要去告诫一下其他的世家?”

“算了,不用了夜凝眸虽然是在警告但是他很聪明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白家的上层人物知道这件事情后也会去告诫一下白露衣,毕竟这种事情极不光彩又掉面子。”

“最重要的是白家在不清楚夜凝眸身后的*时绝对不会动手,这些事情就不需要我们操心了,没想到那处住宅这么火,竟然引得这么多家族蠢蠢欲动。”

魏立军看着女子脸上的神情想了想劝解说:“如果不想卖的话就不要卖了,反正我们也不缺那点钱。”

女子闻言哼笑了一声说:“为什么不卖?好不容易有人想买那处住宅我为什么不卖?既然它用不上了,既然还有人想买我自然会卖出去,不过如果买的人连我的最低要求都达不到,那......”

女子说完后从书桌上抽出一张纸说:“说一下夜凝眸给你的感觉?给他个评价?”

魏立军闻言皱了皱眉说:“感觉?感觉心思缜密,做事果断大气,实力不错关键是聪慧,很多时候表现出来的洞察力令我感到不可思议,至于评价估计进入战争学院后绝对在千名之内,甚至还有可能拍到百名之中,成为学院之中的一位风云人物。”

“这些就是你的评价?”女子说完后把手里的写满字的纸交给了魏立军后说:“这是他两个兄弟的资料,看完这些你再说说对他的评价!”

魏立军接过纸后仔细的看了一遍,上面记载着凤凰和豺狼的资料,尤其是凤凰和凤凰的家族整整占了大半,而豺狼的资料虽然少的可怜,但是给予的评价却比凤凰还要高上一点。

女子在魏立军看的时候说:“他身边有一个长的极帅的男子就是凤凰,凤凰家族想必你一定不会陌生吧?传承千代,千代单传每一代都惊世绝艳,每一代都叱咤风云,那个凤凰就是凤凰家族如今的家主。”

“至于另一个豺狼,这个男孩很危险,比凤凰还要危险完全是一匹狼,昨天上午三个人打劫了风家小公主风潇湘,这个豺狼最后竟然直接给了风潇湘一个耳光。”

“风潇湘?打了一个耳光?这......”

女子摇了摇头笑道:“这个豺狼的父亲也不是一般人物,但在我看来豺狼的未来绝对不是他父亲可以比拟的,上一次他来到楼下的时候我透过出窗看了他一眼,可以不是朋友但绝对不能做敌人。”

“风潇湘那小妮子准备报复豺狼,不过估计到最后会把自己报复进去,不过有夜凝眸看着也不用担心,再说风潇湘可不是花瓶,分寸拿捏比他哥哥只强不差。”

女子说完后看着魏立军的表情笑道:“是不是对夜凝眸现在的评价又高了一分?开始期待倒是是什么家族能培养出这样的人才?”

女子见魏立军点了点头后又从抽屉中拿出一张纸递给了魏立军:“这是我利用凤凰这条线派人调查出来的资料,看完之后你会夜凝眸有一个全新的评价。”

果然,魏立军只看了两眼后瞳孔就微微一缩,一片密密麻麻的字记录着夜凝眸这悲苦却不失(和谐)精彩的前半生,看完最后一段魏立军不仅叹了一声后说:“这种才是最可怕的人,相信以后白家就算真的和夜凝眸走上了死对头的路,那么最后被灭的也是白家。”

“对,因为那时候他只要说一声我们就会出手相助,相信很多家族都会出手相助,这样的人未来太令人期待了。忽然感觉......感觉......夜凝眸和他好像啊,只是他虽然有夜凝眸狼一样的狠,但却不懂得隐忍,不,不能说不懂只能说他的本性注定让他永远不会低头,哪怕只是片刻。”

“算了,不说他了,现在说说对夜凝眸的评价吧!”

魏立军苦笑了一声后把纸放到了书桌上说:“只能用两个词来形容,一个是妖孽。”

“另一个呢!”魏立军搓了搓手指说:“另一个词就是疯子,真是一个疯狂到令人恐惧的疯子。我相信,这样的人在两年之内就在战争学院排近百名之内,只要他愿意。”

女子拿起手上的书随手翻了翻说:“可是他的未来并不在战争学院,这里只能是他人生的一个跳板,但是下面是水池还是一把把倒立的宝剑就不得而知了。”

“倒立的宝剑?”

“他的性格过于执拗,这种性格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太在乎周围的人,所以白家劫持他妹妹的那些人都被他杀了,最后再说一声他妹妹是他在来战争学院的时候认得,也就是说两个人相处的时间最多不过十天,这种人很多时候都会死在情上,无论是亲情,爱情,友情。从他对他母亲的做法中就可以看出来了.....”

女子说完后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说:“回去休息吧,这件事情是因为我而起的,所以我会解决的,不用担心回去休息去吧,我也睡了。”

女子说完后便起身离开了,魏立军看着女子离开的背影轻轻的摇了摇头喃喃道:“姐,你这又是何苦呢!”

这女子竟然是魏立军的姐,然而所有的对话中魏立军却没有说过一个“姐”字.....

就在魏立军和他姐评价夜凝眸的同时,另一处也在进行着类似的谈话。“碑墓,你对夜凝眸的感觉怎么样?”

“怎么?你想和他深交?如果可以和他做兄弟的话的确不错,至少好处绝对比坏处多,只是如果你真的要这样做的话,需要考虑的东西就比现在多多了,比如说赚钱....”

“碑墓,哥警告你少和我提钱,你丫的不交房租还黑了哥真么多钱,哥本来看着你可怜好心收留了你,可你丫的不懂得知恩图报还恩将仇报.......(此处省略一万字)”

“我不是教了你这么多赚钱的办法吗!我不是教了你如何觉醒的力量吗!我不是没提和你要钱吗!最后你这次赚的钱全给夜凝眸了,我日.....我(此处再次省略一万字)”

.....................................................................................................................................................................

PS:算上省略的两万字和这个PS能算二万三千吗?哇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