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斗战无极

第七章 过家家而已

收藏书签 字体:16+-

莉莉丝将此题的来历说出,顿时惹起了大殿群臣的一片好奇之心,千年无人正确摆出,难道这么个东西比得上那神乎其神的珍珑棋局?

群臣怀着好奇心,再也不顾身份的开始观察起来。

只见此物四四方方,材质吗,李丞相用手摸了下,似乎是种石头做成的,中间是个大四方形的平面凹槽,凹槽被纵横交错的石隔分成整整八十一快。

楚阳也是忍不住围过来看了起来,只一眼,楚阳就看出,这个似乎是一副拼图!

莉莉丝眉头一邹,对着皇帝说道“陛下!此题是九宫格,九个九宫格整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大轮回的九宫,请陛下答题。”

皇帝呵呵一笑,环顾大殿一圈,说道“哪位爱卿能胜任此题啊!”

楚阳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没有说话。

大殿群臣议论纷纷,这最后的一道题可是关乎整个秦汉的颜面问题,他们不敢有丝毫的鲁莽。就是心中有人选或是有想法的也是掂量掂量,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他们还真是不敢言语。

楚阳微微一笑,站在了楚月笙的身后,静静的看着,似乎这道题他一窍不通。

莉莉丝公主看着跟砸了鸡窝一般的大殿,笑眯眯的看着,一点都不着急,可是当他的视角看见那个站在一位年轻人身后的少年时,不禁嘴唇一僵,看向别处。

对此,楚阳也是微微一笑,顺便摆摆手给美丽的小公主打了个招呼。

皇帝看着群臣的反应,脸色一变,龙颜大怒“各位爱卿,可有人选了吗!张爱卿!”

“回皇上,臣不知秦汉哪位能人精通九宫的,所以…”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官弱弱的说道。

“退下!”皇上怒道

“皇上,臣认为要答此题,还是非第一术数大家刘青莫属,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所以,我们秦汉并非无人能答出此题,而是莉莉丝公主来的太巧,我们的人不在而已。”李丞相这样的人精,即使没有办法,也要把话说的光彩照人。否侧这丞相不是谁都能当了。

“李爱卿言之有理,莉莉丝公主,此题暂压三天如何,我们好请刘先生来解答此题。”皇上眼睛一亮,毕竟此题关乎的不仅是那点供奉的事情,而是关乎秦汉的颜面,能缓一时当然是一时。

莉莉丝公主微微一笑,洪声道“陛下,莉莉丝的题目尚未说完!现时三炷香!”莉莉丝说完竖起三个手指,得意的笑着。

皇帝的脸当时就绿了,别说三个时辰,就是三天给他找来了刘青尚且不知道能不能解答此题,现在直接三个时辰,堂堂的秦汉皇帝感觉有些头晕。

群臣的脸色比起皇上也好不到哪去,一时间大殿中静的出奇,似乎莉莉丝最后的那三个字还回荡在大殿中,震的群臣心神不一。

就在这最紧要的关头,群臣束手无策之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喊了出来,仿佛是天籁之音,将群臣的心神召唤了回来。

“陛下,让我来试试?”楚阳带着商量的口气说道,似乎他有没什么把握。

“你?”皇上仔细的大量一番这个少年,自嘴中冒出了这么个字。

“难道陛下还有更好的办法?”楚阳也打量着皇帝说道。

“呵呵。。这道题很难,小家伙,你有把握吗?”皇帝陛下难得的说出了这番话,可见他真的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

“嘿嘿。。没有把握。”楚阳咧嘴笑出一口小白牙。

楚阳这样的一句话简直等于没说,只能让原本心中不安的皇帝更加的烦躁了,群臣都也都是瞪眼看着楚阳,没把握你试个屁啊,这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楚月笙一拉楚阳的胳膊,摇摇头,没有说话。

楚阳转头给了大哥一个放心的笑容,洪声说道“皇上可知道一句话,没有把握便是最大的把握。”

皇帝乃至群臣都是一愣,这是什么狗屁的逻辑,这样的话即使是报读诗书的群臣搜遍了大脑的每一个角落也没有找到一丁点的印象。

但是当他们反过神来的时候,只看见这个奇怪的少年已经坐在了那个九宫格旁边,拿个八十一块子中的数字拼了起来。

九宫格谁都知道怎么玩,要求便是纵横交叉之线上不可以出现相同的九位数字,可是在一个九宫格中,只要是正常智商的人,都能摆出来,可是九宫格合为一体,而且是同样的要求,这就等于瞬间将难度提高了百倍不止。

楚阳细细的抚摸着手中的棋子,在这些棋子之上都有这对应的数字,而且在数字之上还有一些不明所以的线条,楚阳看着九九八十一个格子,手中的棋子却是始终没有落下去。

这样的僵持使得大殿中人的心弦都是绷得紧紧的,眼睛一眨不眨,生怕露掉了什么。

所有的视线全部集聚在少年的身上

楚阳两个手指夹着棋子,始终不见其落子,可是时间不等人,第一柱香已经着了半截之多,看着八十一个宫格还是空荡荡的,这样的情况使得众人的心跳得更快了,即使莉莉丝公主也是邹起了眉头,凡是接触到此格的人都是没一会就填的差不多了,直到最后的时候才填不出来,而这个少年在搞什么玩意,居然连第一块子都不敢落。

“啪!”不知何时,那跟香已经烧完了,剩下的糊头断在了香案上。

而这时专门负责的人连忙将第二根香点了起来。

群臣继续把目光转向了楚阳,可是奇怪的是这个少年就像中了定身术一般,两跟手指夹着个棋子,一动未动。

没有人愿意在这时候发出声音,整个大殿陷入了“静”之中,出其的静,似乎整个时空定格一般,众人也似乎被那少年感染了,定格在了那里。

只有那冒着红头的香火冒着丝丝的青烟。

不知道多久,又是啪的一声,第二根香又掉在了香案之上,众人这才惊醒,与那里一个时辰又过去了,看看换香的人各有所思。

少年似乎真的被定身术定了,都快火烧眉毛了,居然还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有心人发现,自从他坐到了那里,脸眼皮都未曾眨过一下。

莉莉丝看着那最后一根燃烧的香头,不知为何,他有种感觉,这个少年似乎正在酝酿着什么。

皇上等大臣可就没有了这番心思,他们现在虽然坐的人五人六,可是那内心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如火燎一般。

楚月笙深深的邹起了眉头,他心中已经想定,如果楚阳失败,皇上降罪的话,那么他就舍弃官位,第一时间带着他们两人离开皇宫,返回老家。

随着时间的推移,香头离那最后一道线越来越近,就在还有一指距离的时候,终于…

楚阳似乎睡了个大好觉一般,仰天疏了个懒,柔柔鼻头,说了句让众人大跌眼镜的话。

“啊。。舒服!”

“呵呵。”莉莉丝看着楚阳的摸样娇笑连连,原来这个故弄玄虚的家伙在睡觉。

“楚公子,你可有解题的办法了。”皇帝的脸都绿了,声音中也是带着一丝杀气。

“哦,我做了个梦,梦里有个仙人,他说,这样的题目就跟过家家一般。”楚阳无视皇上的表情与杀气,满口胡诌道。

“那就请你快答题吧。”皇上怒声说道。

“弟弟,时间不多了。”楚月笙指了指香,好心的提醒道。

“过家家而已,你们太紧张了。”楚阳慢慢的将手中的子放了下去,此子正是五子,而所放的位置正是八十一格的中间。

接着楚阳转头看了看香的燃烧距离,给众人一个看不透的表情,接着楚阳的举动惊呆了所有人。

因为,他每个手都夹着五枚棋子,瞬间放了上去,甚至有的翻在了九宫格上,可是楚阳全然不顾,似乎时间不够了,他在胡填一气。

可是少年的脸上却是自信满满,似乎这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啪!”当最后的一根香燃烧完毕之后,楚阳也是正好在之前那么一点点的时间将棋子全部摆在了九宫格里。

“呵呵。。楚公子,你真以为真是在过家家吗?”莉莉丝娇笑着说道,眼中带着不屑。

群臣掩面,不愿再看,他到底在做什么啊!

“呵呵。。不可否认的莉莉丝公主笑的很好听,可是我确实是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完成了。”楚阳也是呵呵一笑,半开玩笑的说道。

“这也叫完成,你脑子坏了吧!”李丞相怒发冲冠,指着楚阳怒声说道。

“小心火气大,烧了你自己,年纪不小了,回家养老吧。”楚阳不卑不亢的说完,转身对着面含嘲笑的莉莉丝公主微微点头说道“莉莉丝公主,你何不将棋子翻过来呢?”

“呵呵。。好啊,我看你还能耍赖?”莉莉丝伸出芊芊小手,不一会便是把整个九宫格中所有翻过来的棋子给摆正了。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在莉莉丝将所有的棋子翻过来之后,八十一个九宫格中所有的数字全部在它应该在的位置。

纵横交错,没有一个数字重复,从一到九,工工整整,完美的一幕。

“怎么可能?”莉莉丝有些失神的说道,同时看向了楚阳的眼中多了些莫名其妙的色彩,难道他是神吗?

群臣听到莉莉丝的惊呼声,连忙对着九宫格看去,可是诡异的是他们没有想象中的欢呼,相反,他们的目光呆滞了。

楚阳也发现了不对劲,当他把目光转过来之时,他所看见已经不再是九宫格,而是让他一生难忘的东西。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