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异世药王

第一四章 冰灵师

收藏书签 字体:16+-

“偷袭老子?找死!”

聂风波如同被激怒的雄狮,口中发出一声惊天咆哮,错步转身之际,右拳横扫,一股热浪从拳中激涌而出。

“轰!”

两只拳头激烈碰撞,那黑壮少年如遭重击,身躯跌跌撞撞地倒退,面庞胀得通红,包括拳头在内的整条左臂都变成了焦黑状,隐隐有密集的血珠从他皮肤表层那斑驳的裂纹中透出。

看清楚他的模样,聂风波怒吼道:“聂修戈,原来是你这个小王八蛋!就你这么点修为,竟敢偷袭老子,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看在你娘是老子堂姐的份上,老子这次不杀你,给我滚!”

劈头盖脸地一顿大骂过后,聂风波急忙转眼四顾,不由又急又怒,周围哪还有聂空的影子?

“嘁,你能偷袭修竹,我为什么不能偷袭你。”聂修戈强忍着左臂剧烈的痛楚,嘶哑着声音叫道,想到聂修竹被眼前这个家伙从后面一拳轰成了碎片,聂修戈眼睛里恨得似能喷出火来,挥动右拳又扑了上去。

聂风波急迫地想要要追寻聂空,却被聂修戈纠缠,再一听他说辞,险些把鼻子都气歪,一脚踹在他小腹,怒骂道:“真是个小混蛋,你他、妈没脑子呀,那个聂修竹我不杀他,聂空照样会杀他!”

聂修戈跪趴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吐而出,可很快又强撑着站了起来,冲了过去:“别跑!人家聂空是堂堂正正地杀,可你呢,就会偷偷摸摸地在后面捡便宜,而且还把修竹杀得那么惨。”

才跑了两步,腰杆就被聂修戈抱住,聂风波气得七窍生烟,气急败坏的喝道:“死开!给老子死开!”

任凭聂风波怎么踢打,聂修戈死死不松手,倔强的叫道:“我就不!你不是想杀聂空吗,我偏不让你如意,有本事你就先把我杀了!”

“真以为老子不敢动手?”

聂风波面色铁青,被聂修戈缠得火冒三丈,生死幻界那么大,耽搁的时间一久想找到聂空就难了。用力挣扎几下,还是没能摆脱聂修戈的双臂,聂风波怒气勃发,一肘顶在他的右肋。

聂修戈痛呼一声,身躯萎顿于地,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聂风波看也不看一眼,便焦急地往密林深处奔去……

……

林木由密集变得稀疏起来,那些树木的高度和腰围也开始慢慢增长,地面积满了厚厚的枯叶。

聂空在林间快速穿梭,沙沙的脚步声不时响起。

刚才聂空在寻思应对之策的时候,无意间瞥见聂风波身后的草丛中藏匿着聂修戈那张熟悉的面孔,而且眼中还透着浓烈的愤恨。

最初聂空还以为那是针对自己的,可随后见他冲自己使眼色时,聂空才明白过来聂修戈愤恨的目标竟是聂风波。并且,聂修戈的眼神中还传递出由他缠住聂风波,让聂空逃跑的意思。

两人之间没说一句话,只是一个眼神,聂空便领会了聂修戈的意思。于是,聂空故意出言激怒聂风波、甚至突然做出攻击的姿态来吸引他的注意力,以遮掩聂修戈行动时发出的动静。

目的达到后,聂空立即展开速度冲进林中隐藏起来,直到听说聂风波和聂修戈有层亲戚关系,他才放心离开。

这次的事情靠的完全是运气,可一而不可再,虽成功摆脱了聂风波,可他心里并没有多少喜悦,毕竟聂风波只是个小角色,这生死幻界中还有更多厉害的家伙。如若遭遇,可就不一定有这么好的运气。

除了那些少年外,还有大量灵兽。

据从聂青锋嘴里打听到的可靠消息,进入生死幻界的第一天很少会遇到灵兽,它们基本都蛰伏在自己的老巢中。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乎所有的灵兽都会跑出来,而且变得越来越狂暴。

尤其是第六、第七天,只要一闻到人的气味,它们便会疯狂的进行攻击。因此,每次幻界开启,那些进来的少年即便是能撑过前面的五天,也很难撑过最后两天,除非能找到隐秘的藏身处。

幻界中的地形一直都在进行着细微的变化,五年前安全的位置,五年后说不定已经成为了灵兽的窝巢。因此,前辈族人们在“生死幻界”第一层中积累下来的经验,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

至于在幻界中巡查的灵师,他们的任务则是剔除那些在五年间成长到三品甚至是四品的灵兽,一般不会干涉大家之间的杀戮,除非凑巧碰到有人想要下死手、即轰爆对方的脑袋,他们才会出手。

这种情况也是很少见的,毕竟都是族人,而且修为相差也不是特别大,面临那样的境况时,可以选择自杀。

“不能指望巡查灵师帮忙,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聂空脚步不停地飞奔,脑子里则在思忖着要怎样度过这七天时间、撑到最后。毕竟最后出去的十人能够得到家族的奖励,尽管奖励不明,但想来差不到哪里去,说不定能得到提升修为的灵药。

经历过刚才的事情后,聂空已差不多放弃了在这生死幻界中寻找药草的最初打算。这个世界的药草他绝大多数都不认识,在生死幻界中也没时间去分辨寻找,还是以保命为第一要务。

约莫个把小时后,聂空停在了一处满是灌木的山脊,气喘吁吁地躺了下来,长时间的奔跑几乎耗干了他窍穴中的灵力。

“啊——”

一声惨叫在山间回荡。

又来了!

聂空心头一跳,猛然翻身坐起,前面那次惨叫让自己遇到了聂修戈、聂风波,希望这次不要那么衰。

隐约间,激烈的喝斥声和碰撞声随风传来。

聂空循声往山脊内侧走了数十米,便见下面的谷口位置有近十人在激烈地厮杀……错了,是八个少年在围攻一道白影。

凝目望去,聂空很快就辨认出了那白影的身份,赫然就是那童颜巨R的白家少女白玉卿。

白玉卿衣裳胜雪,在人群中飘忽闪烁,犹如一朵盛开的雪莲花。那八个少年看样子都有通灵境界的修为,却被通灵八品的白玉卿一个女孩逼得手忙脚乱,惊叫之声迭起,场面混乱不堪。

“啊!”

白玉卿突然出现在一名少年身后,手掌闪电般击中他后背,只见那少年胸脯下面的部位快速覆盖了一层碧蓝的冰晶,而后右脚轻轻一勾,那少年顿时摔倒在地,大半个身躯都四分五裂,凄惨的叫声随即从他嘴巴里迸出。

“竟然是冰系灵师!”

看着那挥舞双臂惨嚎一声毙命的少年,聂空暗暗咋舌,既惊讶白玉卿狠辣干脆的手段,也震惊她那特别的体质。要知道冰灵师虽是从水灵师中衍生而出,可在整个天灵大陆却非常罕见,没想到这女孩竟是其中一位。当然,论稀罕程度,冰灵师还是很难与聂空这样的木灵师相提并论。

……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