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第十六章 百年野山桃

收藏书签 字体:16+-

看着脚下山峦水流,感觉耳边凉风习习,而抓着自己的老火红衣飞舞,临空飘行,阿诚羡慕不已,又不免好奇问道:“老火老师,你怎么能这样凭空飞行,好像阿薇她都是踏着一把长剑的。”

“哈哈,这个自然是不一样的。”老火笑道,面现得意。

“有什么不一样?”阿诚问。

“到了!”老火却说道,带着阿诚停在了浩渺峰上,把阿诚放在地上后指了指前面的楼子说道:“进去吧。”

阿诚跟着老火进了楼子,却看到原来空旷无一物的大殿里却是挤满各种各样的人,有女有男,有道有僧有俗,其中一些人分两排坐在大殿中央,坐下的蒲团,前面还放着长长的矮几,上面放着各式水果酒品,有苹果有葡萄还有阿诚没见过的。

而在坐着的人后面,还站着更多的人,那些人看去大多低眉顺眼,诺诺无声。阿诚心想坐着的大概多是老师,而站着的多是学生了。

“来,来,来,诸位老师,”赤脚校长却还是光着一双脚,也不嫌弃害羞,他站在两排人中间,手举着一个小桃子说:“这桃子是后山真果园的,百年才得一熟,与天庭仙桃自然不能比,不过延年益寿、滋身健体还是可以的。每位老师面前都有一个,先尝尝吧。”

赤脚老头说完,便把正个桃子送入了大嘴,然后嘎巴嘎巴咬嚼起来,一边吃着一边闭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

老火带着阿诚来到左边,跟木先生他们坐在一起,阿诚看了看已经坐在那里的老土,心里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多问。

坐着的老师们也多拿起桃子吃了起来,有几个还啧啧出声,连叹美味。

阿诚看着正要把桃子送入嘴里的老土,忍不住问道:“老土老师,这个桃子真是什么一百年才成熟的吗?”

说实话,那桃子看去小小的,青青的,就跟那山上还没熟的野桃差不多,阿诚怎么都不信这个桃子是什么一百年一熟的奇珍异果。

听阿诚问自己,老土忙停下手,看了看阿诚后似讨好说道:“应该是百年差不多了吧,要不要给你尝尝?”

阿诚吓了一跳,忙说:“这个,还是不用了吧,既然是这么珍贵的,还是老师自己吃好了。”

阿诚咽了咽口水,其实他心里还是想吃的,不是说那桃子看去有多诱人,而是听去非常的诱人,不管是真是假,还是很让人心动的。

还小的时候,阿诚看过一些武侠小说,说主人公在某个山崖什么的偶遇千年灵芝万年人参或者一些其它的奇珍异果,吃了之后,突然就增加一甲子两甲子功力,从此横扫江湖,无敌于天下。每每向慕之下,冲动之时,阿诚就跑进家后的山里,找寻那些自己以前从没见过的野果子,只可惜吃了之后却是从没有奇迹发生。

现在想想,不再是遗憾没有找到奇珍异果,而是庆幸自己没有被不知名的毒果子给毒死。

不过,今天却有些不一样,一连串的奇遇让阿诚沉寂已久的梦又蠢蠢欲动,虽然屡受打击,但某些东西却是真真那么出现在了阿诚眼前。所以对这个桃子,阿城还是有些心动的。

“恩,还是还是给你吃好了,反正老头子我也不需要这种东西。”老土却客气的很,把桃子塞进了阿诚手里。

“我的这个也给你吧?”老火也凑了过来,把自己的桃子塞给了阿诚。

既然如此,阿诚也不客气,拿起一个咬了一口。嚼了几下后,阿诚却有些失望,本以为有多美味,却不想这桃子的味道比起自己老家山里的野桃子实在是好不了多少。

大殿里却一下子静了下来,众人纷纷看着老土身后的阿诚,坐着的老师是一脸奇怪表情,而站着的那些学生在他们看着阿诚的眼神里却分明闪烁着羡慕甚至是嫉妒。

“这桃子真的很稀罕吗?”阿诚心想,他翻了翻手里剩下的桃子,很快又把它送进了嘴里,咀嚼的速度却更快了几分。而随着他咽下桃子,那群狂咽着口水的学生的脸色也变得黯然。

阿诚现在吃了两个桃子后,却勾起了食欲,也发现肚子饿得厉害。也不知道自己先前睡了多少时间,从公司加班回家,急冲冲的,手机也是落在了公司。他抓起老土面前一个苹果问道:“这个可以吃吗?”

“可以可以,你想吃就尽管吃吧。”老土说。

听老土这么一说,阿诚自然不客气地消灭起手里的苹果来。而那些站着的学生却表情奇怪,似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那些本来各自交谈着的老师则也被这个有些嚣张好没规矩的阿诚所渐渐吸引了目光。

“咦?土先生,站在您身后的又是何人,怎么劳您把自己的桃子让给他?”对面一个光头和尚好奇问道。

“学生,新来的。”老土却头也不抬,吃起桌子上的葡萄来。

“土老师等的手段实在是高明,怪不得这么快就召到新学生了。记得上次五行分院召到学生差不多是五年前了吧,昨天我听冒直说五行分院招到了个新学生,本来还有些不相信呢,今天看了土老师笼络学生的手段,却不得不信了。”在阿诚同一侧下边却有人说道,语气里明显带有讥讽。

阿诚循着声音一看,看到说话的是一中年道人,而他身后则站着两个阿诚有些熟悉的人,却正是吕冒直和韩邦直。

“你说什么,吕兜秉?别自以为了不起,惹得老子生气,一把火烤得你神形俱灭!”老火霍然站起,摞起袖子骂道。

“哼,好大的口气,老道我还真不信了!”吕兜秉也站了起来。

“干什么?在学生面前吵吵囔囔的,成何体统?”赤脚老头却不知何时出现在吕兜秉面前,本来眯着的眼也瞪得老大,对着吕兜秉说道。

“是。”吕兜秉面色变了几变,终是坐了下来。

阿诚却有些好奇,他没想到看去邋遢的赤脚校长居然还有如此威严。

赤脚老头走了过来,面带着笑,又低下头轻声对老火说:“您老消消气,别跟小辈一般见识,他们是什么都不懂的。”

老火哼了一声坐了下来。

这一下阿诚更是纳闷了,他看了看一脸眯眯笑的赤脚老头,又看了看一脸霸道的老火,心想赤脚老头为什么对那个吕兜秉和老火的态度是如此不同。难不成这老火确实超人一等?阿诚还是不怎么信,他有些恶毒地猜想这赤脚老头是不是欠了老火很多钱。不过这个推测也很快就推翻了,因为如果老火有钱的话,先前也不用为了一千块钱那么为难了。

“好,”赤脚老头在干咳了几声提醒大殿里诸人注意了以后说道:“吃过了桃子,开学典礼也算正式开始了。今年好像也来了几个新学生,既然这样,那我先简单介绍一下学校里的情况以及学校的领导和老师。”

阿诚怎么觉着这开学典礼啊、领导啊听起来特别的别扭,尤其是从赤脚老头嘴里说出来更是如此。不过他还是静了下来,竖起耳朵听赤脚老头说话。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