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第十七章 争风吃醋

收藏书签 字体:16+-

“首先说说我们学校吧。”赤脚老头说:“我们学校建校于六百多年前,学校老师主要由各门各宗抽调前辈和有学人士担当,而分学院的设立也由此而来,大者分佛院和道院两大学院,而佛院有毗昙宗、成实宗、三论宗、涅槃宗、律宗、禅宗等十三个分院,道院则有五行、八仙、全真、龙山、天师、峨嵋等十五个分院。另外虽然在这界还有很多宗派没有在我们学校设立分院,不过他们大多跟我们学校有很多的教学往来,联系一直紧密,很多宗派的前辈也都在我们学校兼有教职。”

听赤脚老头这么一说,阿诚才发现在他这一边所坐着的站着的人都是一些道士和俗家打扮,而对面的却大多是一些光头和尚,想必一边是佛院的一边是道院的。

赤脚老头却在那里继续说道:“我们学校自建校起,就一直以除妖为民为宗旨,六百多年下来,也是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到如今,可以说这界绝大多数的俊杰新秀都是出自我们学校。而且近年来,我们学校引进了一些西洋的先进管理制度,比如说我们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不止管理上取得了重大的进步,在广告上取得了很大的效应。”

什么跟什么嘛?感情在那里树个木牌,美其名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就算是引进西洋先进管理制度了?阿诚恍然大悟,却又几乎气咽。

“接下来,我再介绍一下学校的一些领导和老师。”赤脚老头指了指右边最前一个光头和尚:“这位是佛院的学督明灯上人。”

那所谓的明灯上人白白胖胖,想是保养的不错,不过两条长达几寸的白眉却又让人猜测不出他的年龄。他站起身,一脸笑意,朝对面和下首微微点头,口唱一声“阿弥陀佛”,而厅里众人也纷纷站起,朝他颌首致意。

明灯上人复又坐下,不过在坐下前却特意看了阿诚一眼,还点了点头,以致阿诚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

赤脚老头又指了指左边最前一个中年道人说道:“而这位则是道院的学督宫鸣真人。”

那宫鸣真人面圆脸黑,颌下短须,不过却没有站起,而是仍坐在蒲团上只微微点了点头,还冷着一张脸,倒似别人欠了他很多钱没有收回来一般。不过厅里众人却还是如对待明灯上人一般,起身颌首致意,可见身份也不是一般。

“还有这位是学校的文化顾问射阳上人,射阳上人在凡界文名卓著,我想应该有不少学生也听说过他的名字。”赤脚又指指左边第二个人说。不过这人却是未挽高訾,一副旧时俗家书生打扮。

“凡界,射阳上人,文名卓著?怎么没有听说过?”阿诚却不由疑惑自语。

“而右边明灯上人下依次是毗昙宗明远上人、成实宗了凡上人,三论宗……,”赤脚老头又依指左右介绍道:“而左边宫鸣真人下依次是五行水火木金土五老,天师张行真人,全真丘理真人,峨嵋静清真人……”

阿诚因为好奇也随赤脚老头所指一一看去,不过除了身上衣着相貌有些怪异外,倒没留下多少印象,唯一说到那峨嵋时,阿诚却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因为偌大的厅堂里,除了阿诚旁边的阿水老师,那峨嵋清一色的女学生在一群和尚和道士中还是显得比较惹眼。

而峨嵋那些女生不知是不是察觉了阿诚的视线,也都一边打量着阿诚一边不停地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被一群姿色尚可的年轻女子看着,不管其是什么原因,但表面总感觉是不错的,所以阿诚有些飘飘然,不忘拉拉烧黑了一侧的衣服,也放慢了啃吃苹果的速度,装出一副斯文样子。

“哼!”在中间的吕冒直却冷哼了一声,狠狠瞪了阿诚一眼,随即他又换了笑脸走到峨嵋派前,手拖着一个苹果对最前一个女弟子讨好说道:“璇妍,这是我从我父亲那里讨来的,给你吃吧。”

那璇妍面貌清丽文秀,一直乖乖侯在静清上人身后,在一群唧唧喳喳的师姐妹中倒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不过当吕冒直拿着苹果送到他面前时却一下愕然胀红了脸,似乎不知该如何应答。

阿诚却是无名火起,端起老土和老火面前的果盘也走到峨嵋派前,对着那群女孩子说道:“各位姐姐妹妹,小弟初来乍到,一点心意,还请多多关照。”

阿诚本不是爱出风头或者说喜欢无故搭讪的人,只因为这吕冒直三番两次无故挑衅,却着实让他有些受不住。

“谁是你的姐姐和妹妹?”女生们假嗔道,不过却还是大方地从果盘里挑了一些水果,因为阿诚相比只讨好璇妍一人的吕冒直自然更讨他们的欢心。

阿诚呵呵笑了笑,又把果盘对向璇妍:“这位不知道是姐姐还是妹妹,也拿一点吃吃吧,站的时间长了嘴巴也是要渴的。”

“不,不用了。”璇妍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低头小声回道。

“你干什么?”一旁的吕冒直却是怒气冲冲,大声问道。

“没干什么啊,我想既然帽子师兄这么体贴关心同学,小弟我自然不能太落后了。”阿诚一脸无辜。

“你们两个做什么,校长还在讲话,你们跑来跑去的成何体统?我们峨嵋面前吃的水果也有,何需你等来献殷勤?”这时静清真人一脸冷意,斥道。

吕冒直红脸讷讷而回,而阿诚则依然笑着脸朝着静清上人躬了躬身后也走了回来,心里却不怀好意揣测静清真人是否正处更年期。

“在座的老师都介绍了,他们都是各学院的院长,也是一些大派的掌门,另外还有很多老师都在各自学院里,我就不一一介绍了,其它的不知明灯上人和宫鸣真人还有没有什么要跟同学们说的?”赤脚说道。

宫鸣真人坐在那里却是摇了摇头,意思自然是没什么要说,而明灯上人则站起来,依然一脸笑意道:“有些需要注意的东西各个分院的老师可以和同学们说说,我就讲几点,第一点是同学们最需要注意的,学校左边有个迷雾森林还有前面有个万灵渊,同学们切记不得随便进入;第二点是既然我们学校叫妖怪猎手学校,那自然是要以降妖除魔为已任,因此到时候学校会组织学生分别组成几人小队到各地除妖,在这里先跟同学们知会一声。其它也没什么了,阿弥陀佛。”

“好,那我们接着下来的内容。”赤脚说。

“等一下,我有话说!”那天师张行真人忽然站起来说道。

“不知张行真人有何话要说?”赤脚似乎有些意外,问道。

“我们天师教想退出学院。”张行真人顿了顿后说道。张行真人刚说完,厅里顿时哗然,连一直低着头闭目打坐的宫鸣真人也睁开了眼,表情奇怪。

“你疯了,说什么胡话呢?快坐下吧,张兄!”张行真人旁边的全真丘理真人却急忙拉了拉张行真人,一脸焦急。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