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第十九章 色即是空

收藏书签 字体:16+-

花儿迎风飘摆,她是为谁而开?是不是因为有人挂念,所以才会开得如此鲜艳?

……

阿薇一走进来,却吸引了大殿里不少人的目光,象吕冒直旁边的韩邦直本来跟吕冒直一起直看着峨嵋那里一直低着头的璇妍,一听到阿薇的声音却是忙转了过来,一脸傻乎乎地盯着阿薇不肯放。

其实除了韩邦直,道院这一边有不少年轻学生都是这么一副表情。而峨嵋璇妍身后那些女学生也几乎都停下了私语,睁睁看着阿薇,眼里分明带着一丝嫉妒。

阿薇却全不受众多目光的影响,径直走到了阿水他们这里,然后跟赤脚老头以及诸多老师打了招呼。

“阿、阿薇,你来了?”这时,站在对面三论宗朗空上人身后一年轻弟子胀红着一张圆脸讷讷说道。

“你好。”阿薇面无表情回了一句便站到了阿水身后。

“你,你好。”照失和尚的脸却更红了,面上却带一丝欣喜。直到朗空上人口宣一声“阿弥陀佛”才又重正了身子,干咳几声以饰尴尬。

“女色者,世间之枷锁,凡夫恋着,不能自拔;女色者,世间之重患,凡夫困之,至死不免;女色者,世间之衰祸,凡夫遭之,无厄不至。行者既得舍之,若复顾念,是为从狱得出,还复思入,从狂得正,而复乐之。”朗空上人却又唱道。

“是,学生错了。”照失和尚躬身道。

“回去后审过室无食面壁二日,望你能好自为之。”朗空说。

照失和尚:“是。”

阿诚本来还在抱怨阿薇来得不是时候,现在却被这照失和尚和朗空上人这一对师生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也没了再争论的兴致。

“狗屁不通!”阿水却给了那朗空上人一个白眼,似乎很不满朗空的说法。

朗空却端坐在那里,听到阿水一骂,赶紧低下了头,口宣一声阿弥陀佛后就不敢再言语。

站在前面的赤脚老头手拿着一个寺庙常见的那种抽签用的竹罐说道:“我手里有五十六支竹签,上面分别标了一至五十六,各个分院在推选出两个选手后来这里抽签,抽到一的和抽到二的比赛,三和四,五和六,依此类推来决定各自比赛的对手,如果人选好了,那就上来抽签吧。”

虽说这比赛有交流友谊塞的意思,而且不排名次,但要比赛总会有胜负,胜者自然光荣,败者也多少丢些颜面,所以各个学院还是比较重视,坐着的老师也纷纷打量自己的学生,斟酌着让谁上去为好,而那些学生也都是神态各异,有毛遂自荐者也有惶惶然隐藏别人身后者。

只有五行分院倒是清爽,本只有两个学生,也不用再筛选和为难,不过阿诚却是一脸苦色,犹如被赶着上架的母猪。

几分钟后,各学院都派了学生出来抽签,抽到签的人也多报了自己的号码,在明确了对手之后,有的欣欣然,有的则暗叹晦气。

等阿诚也犹犹豫豫着最终上前去抽签时,赤脚老头露出奇怪表情:“恩,阿诚同学,你也参加比赛么?看来真是精神可嘉,后生可畏!”

畏你个大光脚,你个光脚老头明摆着是明知故问,假装糊涂!阿诚不屑,白了白眼,心想道。

翻开手里的签,上面写着个三十七,阿诚也不做声,静等着三十八号出来。

“阿薇丫头抽了几号?”老土却等不住,问阿薇道。

“三号。”阿薇静静地回道。

阿薇刚说完,对面的照失和尚却一个激动,手里的竹签也掉在了地上。旁边几人纷纷看向他,照失和尚似惊似喜,表情丰富,过了很长时间才吐言道:“我、我是四号。”

“好。”阿薇依然一脸平静。

“我,我……”照失和尚却神情呆滞,半天说不出话来。

“唉!”朗空上人似乎失望自己这个学生的表现,轻声叹了口气。

“不以物喜,不以已悲,朗空和尚似乎不够自持啊!”阿水瞟了一眼说,语带讥讽。

“是。”朗空赶忙擦擦额头,接着闭上了双眼轻声念起经来,手上佛珠也转得飞快。

“谁是三十七号,谁是三十七号?”这时,吕冒直在那里喊道。

犹豫了一下,阿诚还是举了举手:“我。”

“是你啊,我是三十八号,真是巧了,哈哈哈!”吕冒直愣了一下后甩了甩手中的签子笑着说道,面带得意。

三八,巧你个大头帽!阿诚暗骂。

“现在大家都抽过签了,”赤脚老头拿着个空竹罐说道:“那么请大家移架大殿外广场。”

众人随赤脚校长来到殿外,一群人站在平坦宽阔的矿场上,熙熙攘攘,倒也壮观。本来在大殿里人都挤得实,现在在外面了都徐徐散开,阿诚估摸一下,倒有四五百号人。

赤脚老头又转头寻着了阿水,低了低头说道:“为了能让同学和老师们能近距离观看比赛,又要麻烦水先生了。”

“废话,知道麻烦就好。”阿水冷哼一声,以示不满。不过在她说话的同时,她挥了挥手,顿时在广场人群中间出现一个巨大透明的半球行水泡,有点象小孩子平常玩耍时吹出的那种肥皂泡,不过大小却是不能同等而语。

阿诚跟许多好奇的同学一样,拿手指小心翼翼地戳了戳水泡,却发现手指竟能轻易戳入,不过奇怪的是水泡居然怎么戳都不会破。

“这是什么?”阿诚忍不住好奇问老土道。

“等下你就知道了。”老土手里还抓着一把葡萄。

“一场比赛限时五分钟,以这个沙漏为计,大家点到即止,也可中途认输,不必太过计较输赢。现在请抽到一号和二号的同学出列。”赤脚老头说道,又拿出一个小沙漏放在场边。

这时人群里站出两个人来,朝着大家抱了抱拳,一个自我介绍道:“全真随风。”另一个:“龙山崔全。”两个人说完,便走进了那个直径有近二十米的水泡,看他们的熟悉样子,应该不是新来的学生了。

两人进去后,那叫崔全年轻人苦着一张脸说道:“唉,本来还想能够乘这次表演赛对着新生出出风头,却没想竟然会遇到随兄,真真是倒霉,看来人算不如天算。”

“崔兄太谦虚了。”随风微笑回道,显得淡定从容。他白衫飘舞,腰系一把长剑,外貌俊朗,倒吸引了场外大多数人的目光。

“哎!”崔全摇摇手说:“我不是谦虚,我说的是实话,三年前学校正式比赛时你勇得第二,我却只得了第十五名,三年来,虽说我自诩进步不小,但只怕你也不会停步不前吧?”

“呵呵,这也不过是表演赛,崔兄不必太过放在心上。老师们现在都在看着,我们还是开始吧。”随风说。

“那还请随兄手下留情。”崔全说。其实崔全表面谦虚,但心里还是较着一股劲,想要好好跟随风比试比试的。

“彼此彼此。”

“准备好了吗?那开始。”见随风和崔全都点头示意,赤脚翻转沙漏计时。

“请了,”崔全取出背后的长剑,长剑连剑鞘宽逾两寸,长约一米,一拔出剑鞘,却见剑身全呈赤色,崔全双手持剑,凭空朝随风一剑斩去:“烈焰狂龙!”

只见那赤色长剑劈出时,一条粗达半米长长的火龙迅疾从剑头钻出,张牙舞爪朝随风扑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