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第二十六章 变魔术

收藏书签 字体:16+-

跑到旁边的公交车站,挤上正要开出的十一路双层巴士,又挤上巴士二层,直到找了位置坐下,阿诚才长吁出一口气。

阿诚本来想打个出租的,后来想想打的到公司所在的高新技术园区也要花上近半个小时,终究是要迟到,所以还不如坐公交车便宜。

本来平常人说起十一路车有笑指双腿走路的意思,不过这城市的11路车却是大不一样,这十一路的车子破破旧旧的,也不知道是多少年没换,不过那些司机师傅的技艺却个个非凡,硬是能把这破旧巴士开出奔驰的速度来。尤其是坐在二层的,在急转弯时,那种从座位上漂起来的感觉,分明有坐过山车的味道。

不过现在就算司机师傅开出一百八十迈,他也懒得去管。迟到的事情也不用多管了,这个月的奖金是基本不用指望了,而这两天的遭遇却是得好好梳理梳理,否则总感觉象是在做梦,心里堵得慌。

刚才出来太急,也没问过老土他们年前碰到的老猴子究竟有什么古怪。而且他们说的先天五德全满,也没有仔细问过。

另外总觉得这学校也怪异得很,总感觉有些不伦不类,不古不今,让人生生觉着不舒服,也让人难以相信它的可靠。难不成他们那里也受了改革开放浪潮的大冲击,所以才搞了这么多名堂?阿诚乱想道,到时候得好好弄清楚,那样才不会觉得心慌。

不过不管怎样,事情也终是有了转机。本来是没有水囊练不了术法的废才,听木先生说却好像变成了五行术法都能练而且是更容易上手的全才。

一想起跟吕冒直比试的情景,阿诚不由有些兴奋起来。阿诚当然不是受虐狂,所以不是兴奋于自己当时被虐的情形,而是兴奋于自己居然能发出什么土墙术和火球术。

看来最初那梦境里火烧青光狼也不是完全空的,阿诚看了看自己的手遐想道。他忍不住打了打响指。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并没有什么意外的东西出现在他的指头。阿诚有些不甘,又打了几次,可还是没有效果。

车里的乘客大多还是睡意蒙胧,又或者忙着吃早点,所以对阿诚打响指颇有些不满,有几个还白了阿诚一眼。

阿诚却没留意身边的杀气,一边打个响指一边喃喃自语:“火来!——来火!——上火!”

没用!阿诚真要上火了!“火,火,火!”阿诚心中大叫。

“噗!”忽然一条火焰从阿诚食指迸了出来,连着阿诚的食指有如打火机开了最大气量出火一般,直射十几公分。阿诚正聚精会神看着手指,却差点被烧着了眉毛。

阿诚吓得跳了起来,赶忙用嘴巴吹了吹,却是吹不灭那火焰。他又赶忙甩起手来,直甩了好几下,指头上火焰才终灭掉。阿诚仔仔细细看了看指头,又吹了吹气,却发现手指完好如初。

巴士上一下寂静无声,大家都纷纷瞪大了眼看着阿诚,有个小姑娘手里的一罐牛奶都流在了地板上也没有察觉。

“糟了!”阿诚心想这下有点麻烦了,不知道该怎么跟大家解释。

“哇,叔叔好厉害!会变魔术耶!”一个小男孩突然鼓掌叫道,小脸满是崇拜。

车里众人都纷纷鼓起掌来,一个大伯凑过来对阿诚说:“小伙子,不错嘛,可以上春晚拉,没比台湾同胞差,还不用托。”

“那是,那是。”几人点头表示赞同。一层许多好事者听到楼上喧哗,都跑上来观看究竟。

“叔叔,再变一个嘛,再变一次给我看看。”小男孩粘过来讨好道。

阿诚挠了挠头,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而车上很多人也纷纷应和着让阿诚再变一次。

“好吧,那我再试试看,不过我也是刚学,也不一定能成功的。”阿诚说道,伸出右手。

“啊!”忽然后座有个女子一声尖叫。阿诚吓了一小下,心想我不是还没变吗,用得着这么激动?不过随即又有些得意,觉得是不是可以去参加什么演艺节目,好好秀一秀,保准别人怎么都猜不出这“魔术”中的奥妙。

“有老鼠啊!”女子又一声尖叫,后面一阵混乱。阿诚汗颜!

车后厢的人大多逃到了前面,有两个胆大的拿了拖把在后面驱赶老鼠。

“有好几只,好几只!”有人叫道。刚说完,三只毛发灰黑尖头尖脑的小老鼠从后排座位低下跑了出来,摇摇摆摆奔向阿诚。

阿诚吓了一跳。老鼠本来他是不怕的,但这城市里的老鼠却多是生活在下水道或者垃圾坑,肮脏不堪,所以阿诚还是有些忌惮,赶忙避向一边,又虚张声势一番,驱赶起老鼠来。

那几只老鼠却胆大得很,停在了阿诚身前,而后也不肯挪动,吓得周遭乘客连忙躲避。车里尖叫喧闹,一时热闹非凡。

直到司机把车停在了一个站台,几个人拿了拖把扫帚才把老鼠赶了下去。

惊魂刚定,车上乘客对阿诚的魔术也少了兴致,不再提起而阿诚却有些不安,不安于刚才几只老鼠的怪异表现。

半个多小时后,阿诚下了车,走了几百米,来到公司门口,而“剽历史”先生也是早早地等在了那里,肥脸上满是兴奋。

“哎哟哟,阿诚先生真是识大体顾大局啊,知道公司艰难,连这个奖金的奖金都故意不要了,真是好,好,好!”剽历史朝阿诚竖了竖大拇指。

阿诚因为心中有其它心思,索性对剽历史直接无视,奔向办公楼。

到了法务部所在的七楼,阿诚又在楼梯口碰到了严正花,严正花匆匆走过,目不斜视,却抛下一句:“你,这月奖金没了,再迟到,就扣工资!”

远远看着严正花一扭一扭离去的丰臀,阿诚有再变一次“魔术”把她那短裙烧掉的冲动,不过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魔鬼,阿诚空意**了一下就走了进去。

“你这两天去哪了?怎么打你电话都不接?”见到阿诚进来后对面的阿健忙站起来询问道,其他几个人也纷纷围了过来。

阿诚打开自己办公桌的抽屉,掏出已经没电关机的手机:“喏!”

“那你人去哪了?我都去你住处找过你,你却不在。”阿健说。

“上个礼拜五我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只会说话的狼,那狼不管我同意不同意就想带我走,而后我被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子所救,她带我到了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那里的人都是和尚和道士,个个会飞天遁地,我还和其中一个打了一架,直打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阿诚一本正经说。

“他们会不会排山倒海?”阿健张大了眼睛问道。

“当然会了,就是这样啊!”阿诚好像推着磨盘一样示范起来:“这是小儿科拉,他们还会呼风唤雨移山填海呢!”

“切,做梦呢你!”几个人无聊散开。

阿诚耸了耸肩膀自言自语道:“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只能怪你们不信。”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