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第二十七章 鼠灾

收藏书签 字体:16+-

星期一上午,照常是例会。会开了一个多小时,剽历史在前面慷慨激昂了一番,法务部里的人却多昏昏欲睡,只有阿诚因为感觉肚饿,坐立不安显得亢奋,剽历史看到了还以为阿诚真被自己无尚魅力所感染,从此皈依意**门。

会议终于结束了,剽历史整理了手上的东西,颠着肚子朝门口走去,而严正花则一脸笑意殷勤地帮他打开会议室的门。剽历史走出去后,回头朝严正花点头笑了笑,一脸暧昧。

可不过一秒时间,剽历史就紧步退了回来,脸上满是惊骇,结结巴巴叫道:“老鼠,很多老鼠!”

本来无精打采的一群人顿时激动起来,凑过去观看究竟,而探头一看后,那几个女同事却吓得哇哇大叫。

阿诚挤过去一看,却见外面的办公室里竟然真有很多老鼠,大约估摸一下,差不多有几十只上下。那些老鼠或静坐吃食,或追逐跳蹿,倒象也在开会一般,办公室里一片狼藉。

几个男同事有的拿扫帚,有的拿簸箕,壮了胆子驱赶起那些老鼠来。可这一搅更是了不得,那些老鼠不退反进,纷纷反蹿进了会议室,吓得几个女同事纷纷跳上椅子和桌子,尖叫不已。

剽历史本来红光满面,现在也是肥脸煞白,抱着严正花蹲在桌子上战战兢兢地给保安室打电话。

阿诚骇异无比,直觉告诉他,出现这么多老鼠,很有可能跟自己有关,就象早上巴士里那三只小老鼠一样。

折腾了近一个小时,保安和打扫卫生的大伯或抓或赶,清理了那些老鼠。可事情似乎没这么简单,不过十几分钟却又有老鼠出现,于是又叫保安。可保安一走,老鼠就又来了,反复几次,保安也不胜其烦,来得一次比一次慢。

隐隐约约地有人看到老鼠在室外走廊上明目张胆的出现,好像自已家里一般,而其他楼层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喧哗,一打探,却也是出现了老鼠游行。

“该不会是要地震了吧?”阿健说。

阿健这么一说,一个女同事小脸顿时吓得煞白,哇哇大哭起来,那哭得凄惨,好像真到了世界末日一般,接着其它几个女同事似乎也受了感染,一脸戚戚然。

“给、给有关部门打电话问问看。”剽历史哆嗦着说道。

“什么部门?卫生局还是地震局?”阿健问道。

“都打,都打啊!”剽历史有些歇斯底里道。

两个小时后,公司的总经理带着卫生局和地震局几个专家匆匆赶到。

地震局的很快下了结论:跟地震无关。而卫生局的则建议经常打扫,搞好卫生等等。呆了不过几分钟,“砖家”们就在总经理的盛情邀请下施施然吃午饭去了。

一天下来,那些老鼠是赶了又走,走了又来,搅得人心惶惶,困苦不堪。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时间,一群人犹如奴隶被解放一般,熬熬叫着冲出公司。

快走出公司大门时,阿健叫住阿诚:“前辈,晚上要不要去喝几杯?”

“今天是元宵,不陪你女朋友了?”阿诚问。

“在她老家呢,还没回来。”

“那晚上再说吧,我要看情况,有空的话给你打电话。”阿诚有些犹豫,他想着今晚是该在这边过元宵还是去学校。

对了,去学校又该怎么过去?难道又去撞那个该死的大石柱?想到这,阿诚有些犯愁了。

“阿诚!”忽然有个声音在外面叫道。

阿诚抬头一看,却是吓了一跳,原来叫他的是老土。老土还是穿着那件背心,脚上半挂着那双拖鞋,短手招招,豁嘴傻笑。

众人纷纷侧目,指指点点。

“前辈,他是谁?”阿健疑惑道。

“啊,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奇怪了,他怎么叫我的名字?呵呵!”阿诚厚着脸皮说道。

“小子,总算找到你了!”老土却小步颠颠跑了过来,一把拉住阿诚的衣袖。

“老人家怎么只穿这么点衣服?现在大冬天的不冷吗?”阿健说。

“我愿意,怎么了?臭小子多管闲事!”老土白了白眼说。

阿诚有些尴尬,指了指脑袋说:“他,这个,有点,哈!那你先回去吧,今晚可能没空了,以后再喝吧。”

打发走阿健,阿诚把老土拉到一边:“你干嘛呢?出来吓人啊?”

“我来接你的啊!”老土嘻嘻笑道。

“那你也不能穿成这样出来啊!现在可是冬天诶!”阿诚没好气道。

“冬天怎么了?我只有这一件衣服啊,这衣服还是阿薇三年前给我买的?这件衣服不好看吗?那要么光膀子好了,以前我都是光膀子的。”老土说。

老天啊,你怎么能这样玩我?阿诚激动得涕泪横流,悲愁交加。

忽然,一辆尼桑停靠在阿诚边上,车里探出剽历史的猪头,剽历史竖了竖大拇指感慨道:“哎哟哟,阿诚先生真是有孝心啊,竟然在冬天给长辈穿这么厚实的衣服,上天也会感动的,主会保佑你的,真是好好好!”

不等阿诚解释,剽历史便关上车窗一骑绝尘离去。

“他是谁?”老土问。

“棒子!”阿诚咬咬牙说。

“什么?”老土歪着脑袋问道,想是不理解。

“对了,你能不能让他翻了车子?”阿诚说。

“能是能,不过我不会这么做的!”

“切!”阿诚拉了老土拦了一辆的士。

“去哪?”阿诚上车后司机问道。

“城西医院。”阿城说。

“去医院吗?看精神科的话还是去第七医院的好!”那司机师傅看了看老土后好心建议道。

“我是回住的地方,在城西医院旁边。”阿诚有气无力道。

……

“来这干什么?”老土看了看忙着收拾东西的阿诚。

“会不会喝酒?”阿诚问。

“酒?当然会拉,你有么?”老土一脸兴奋。

阿诚却没回话,又拿了一件厚衣服给老土穿上,可惜那衣服一穿到老土身上却几乎长及膝盖。

“将就一下吧,过两天我给你买新衣服。”阿诚说。

“买衣服?为什么要给我买衣服?”老土疑惑不解。

“走吧。”阿诚拎起两个大塑料袋子说,袋子鼓鼓的,似乎装满了东西。

“去哪?”

“你不是来接我去学校的吗?”阿诚有些生气。

“是啊。”

“那不是得去那个什么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吗?”

“不用不用,来,我带你过去。”老土说着,抓住阿诚的左手:“闭上眼!”

阿诚刚一闭上眼,只觉得外面一暗,耳中传来沙沙声,几秒钟后,眼外复又亮堂,听得老土说:“到了。”

阿诚睁眼一看,却发现自己和老土已然站在了那个熟悉的木屋前,屋里坐着木先生等人。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