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第二十八章 元宵会(上)

收藏书签 字体:16+-

眼睛一闭一睁,却发现已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比先前通过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还要骇人,阿诚吓得把袋子一丢,仔细看了看身上,发现身上没少了什么零件后才放了大半心。

又看到木先生等人都定定地看着自己,阿诚有些奇怪,心里也莫名地有些心慌。

“老师们好,元宵节快乐!”阿诚硬着头皮打了声招呼。

“老土,你那衣服哪来的?”老火却问。

“阿诚给我的,他说过两天还要给我买件新衣裳呢?”老土一脸得意。

“什么?”老火一把抢过阿诚手里两个大袋子,翻弄起来:“那我呢?”

而木先生三人虽还坐在那里假装正经,眼神却飘忽,动不动就瞟向那两个袋子,面带些许期待。

“都有,都有,不过今天只带了些吃的,过两天给几位老师都买一件。”阿诚嘴巴上大方得很,心中却无比肉痛,暗中咒着面前几人空有厉害本事不好好利用,吃白食的功夫却是一流。

“哇,还有酒啊!这些什么东西?新疆牛肉干?泡椒凤爪?哇,还有花生米!”老火把吃食一样样拿出来,越来越兴奋。而老土则跟老火拼命抢夺起来,小小身子挂在老火肩膀上左右剧烈晃动。

“别抢了,大家都有!”阿诚帮忙把吃食拿出来,在每个人面前摆了一次性筷子和塑料杯子,又给每个人杯里倒了半杯二锅头。平常阿诚没事也不怎么出去,就呆家里看看碟,一个人看碟自然需要有点节目助兴,否则太显孤单,所以平常在家里也是备了一些酒,而有酒,自然也少不了下酒菜。

“阿薇呢,叫她也来吃点啊?今天元宵,总是热闹些才好。”阿诚问。

“呜呜,她在做晚饭,等下就会来了。”老土嚼着一只鸡爪含糊不清回道。

“这酒真难喝,一股糟味!”阿水抿了一小口后皱着眉头道。

“这二锅头本来就这样,阿水老师喝不惯的话要么喝啤酒?”阿诚取出一罐雪花。

“你个娘们真是挑剔!要喝好酒自己去跟王母要!”老火叫道:“我们才没这么多计较,来来来,阿诚,我们干一杯!”

阿水却难得好脾气,假装没听见,只小口喝着杯中的酒。

阿诚可吓了一跳,心想今天遇到喝酒高手了,恐怕不得善终。这二锅头是六十五度的,不说一般三十八度的白酒,比起五十二度的二锅头也是厉害了不少,不过入口却比五十二度好喝多了,不呛嘴,入口柔,一线喉,一喝下去肚子里犹如小火燎原,丝丝温暖蔓延全身。

“这个,老师还是慢慢喝吧,这酒度数还是挺高的,一不小心就得喝醉,而且我酒量也小得很。”阿诚十分小心。

“这怎么行,喝酒就是要豪爽,我最喜欢一口闷了,来来来,我先干为净!”老火红着眼把半杯二锅头一口喝了下去。

“喝,你也喝啊?我看着你呢,别想赖啊,跟老师赖酒可有些说不过去了!”老火指着一脸惊诧的阿诚说道。

阿诚正骑墙难下,左右为难时,老火手里的杯子却摔在了地板上,随之老火也仰天躺倒,脑袋碰一声重重叩在地板上。

“怎么了,火老师?”阿诚大惊,忙站起来察看究竟,却看老火神色正常,只是呼呼睡了过去。

“喝醉了,嘻嘻!”老土伸出小腿踹了踹旁边睡得象头猪的老火,杯中的酒没了一半,小脸也是红了几分,跟光亮的秃顶相映成辉。

这时,阿水却慢吞吞站了起来,然后走到老火身边,用脚在老火脸上狠狠踹了几下:“蠢货,叫你说我!”最后又一脚把老火踹到一边才回了自己的位置。

“汤圆来拉!”阿薇端着几碗汤圆走了进来。

阿薇外套一件麻布围裙,倒让阿诚看得有些分神。

阿薇却依是风雨不惊,似早知道了阿诚的到来,端了一碗汤圆放在阿诚面前,然后自己也坐下小口吃起那热乎乎地汤圆来。

元宵月圆夜,在这里却是月不团圆人也不团圆,阿诚看了看外面明朗的天空,不由有些想家,也有些落寞。

……

酒至半酣,出乎阿诚的意料,那所谓喝酒豪爽的人早已去跟周公喝酒去了,而木先生、老金和老土喝光了杯中的酒也是双颊微醺,眼目迷然,唯有那阿水和阿薇却是越喝双眼越明,脸色也是丝毫未变。

不过阿薇吃了一会就离开了,唯留下阿水还是那样慢吞吞地喝着二锅头,而阿诚则换了啤酒,把第二瓶里剩下的那半瓶二锅头留给了她。

“老师门有什么话就说吧。”阿诚见木先生和老金停了筷子看着自己便说道。

“你心中没有疑问吗?”老金却说。

“有,很多。”

“那还是你先问,我们回答吧。”

阿诚却一下子有些不知道该从何问起,沉思片刻后,他伸出右手,打了个响指,看着食指上的火焰,阿诚有些兴奋问道:“我是不是个天才?”

“不,其实你是个废才!”老金却冷冷回道,不过眉目间却隐隐带着些许欣喜,木先生等人也是如此,只是阿诚却是没有察觉。

“为什么?你们早上不是都说我是什么五行元灵体吗?”阿诚忙熄了火,忐忑问道。

“那五行元灵体本非你所有,你本来是没有丝毫五行灵力,我们一开始也就跟你说过的。”

“那怎么会?”

“你不是说以前遇到过一只猴、猴子吗?其实所谓的五行元灵体指得是他。”

“什么意思?”阿诚不明白,却隐隐感觉情况有些严重。

“你被那猴子元神附体了!也可以说是强行夺魄或者说夺舍了!”

“什、什么意思?”

“简单来说,你身上现在寄宿着那猴子的元神,而用不了多久,你将会失去自己的意识,身体也会被那只猴子的元神夺走。”

“不可能!我怎么一点都没感觉?那只猴子都死了,虽说有可能他是被我一句话吓死的,可青天白日的,怎么会有强行夺人身体的事情,我只听说过借尸还魂,可我明明是活着的啊!”阿诚不敢相信,人也激动起来。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了!”老金冷冷说:“那猴子的能耐岂是你能想像。”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是因为那猴子的元神附在我身上,所以我才能学术法,不过这却并不是一件好事。”

“差不多。”

“那我——该怎么办?”阿诚颓然坐倒。

“炼气,学术。”

“炼气?学术?”

“现在你们共用一个身体,却有两个元神,哦,你的算不上元神,只能说魂魄。他的元神现在虽弱,却正在快速加强,等有一天就会灭了你的魂魄,夺了你的身体。所以你要趁着他的元神给你身体带来的改机,加紧修炼,尽力阻止他的夺舍。”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