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第三十三章 小六来袭

收藏书签 字体:16+-

“谁!”光影突然消失,阿诚却是醒了过来,一抬头发现房子角落居然有个黑影,他几步跳前,朝黑影拳脚相交:“小贼,竟敢偷我的东西,看我不打死你!”

猴子被光影打了重重一拳,已是眼冒金星,分不清南北,只能象一破沙袋一样,任由阿诚拳脚硬实打在自己身上。阿诚正值青春壮年,力七当然也是不小,直把猴子打得七晕八素,连爹娘也不认识。

“爷爷饶命,俺不是小贼。”猴子一边用拐棍挡着阿诚的拳脚,一边有气无力叫道。

“好啊,原来是个老贼,年纪一大把,拄着拐杖偷东西,好不知羞!”阿诚手脚毫不放松,有如疾风骤雨。

“误会,俺、俺不是贼。爷爷不认识俺了么?俺是小流啊!”猴子说。

“小六?”阿诚终于停了下来,睁大了眼睛:“燕捕快,燕小六?!”

“……是小流啊!”猴子拉住阿诚的裤脚,一把鼻涕一把泪:“爷爷不记得俺了么?”

阿诚急退几步:“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你爷爷,也不是那刑捕头,可不认得你。”

猴子却紧抓着阿诚的裤脚不放,所以也被阿诚拖到了月光下,肿胀的胖脸上满是眼泪和鼻涕:“爷爷真不记得俺了么?当年可是爷爷封俺做得元帅啊!”

其实猴子现在心里最多的还是害怕,先前被贪婪所蒙蔽,竟然想弑主,现在被大王发现,只能拼命求饶了。

“猴子?”阿诚看到影子的真面目,吓了一跳,赶忙踹开脚下的小六:“别过来,你到底是谁?”

“爷爷,大王,祖宗?”小六委屈无比,哭得死去活来。完了,完了,他想,大王装得不认识我,是要痛下杀手了。悔啊!

“啊,我知道了,你是那老猴子的手下?”阿诚明白过来。

“老猴子?”小六终于止住哭声,轻声问道。

“对啊,你说的大王是只猴子吧?你看清楚了,我可是个人,不是你爷爷。”

“你真不是俺大王?”小六有些不信。

“当然不是了。”阿诚本来想说他大王正在自己身体里,深思熟虑后还是觉得不说为好,眼前这猴子是他的手下,天晓得他会对自己做什么。

“不可能啊?你身上的气息明明就是俺大王的气息,俺怎么可能认错?”

“这个,可能是你年纪大了,所以鼻子也没以前灵光了吧,呵呵。”阿诚看了看猴子那灰白的毛发说道,心里却是紧张不已。

“既然,是这样,”小六两颗眼珠转了转,忽然尖声笑道:“那俺就吃了你吧,权当作你刚才打俺踢俺的赔偿!”

“别过来!”阿诚大惊,赶忙从床下拖出一跟棍子挥了挥叫道。

“嘿嘿,你一个凡人可不是俺的对手!你身上有俺喜欢的气息,肯定是美味得很了。”小六奸笑道,一步步逼近,手里的拐棍也是一戳一戳虚空点向阿诚。

“蠢货!亏你跟了俺这么多年,还没明白情况么?俺现在正在他身体里,你有本事就吃吧!”小六的脑子里忽然闪过那熟悉的声音。

小六脸色大变,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爷爷,饶命!”

阿诚大惊,心想这妖怪一会说要吃了自己一会又忽然又哭又拜的,莫不是得了间歇性癔症吧。

“爷爷,小的知错了,既然您在他身体里,那小的就算有十万个胆也是不敢吃他的!”

“……,你怎么知道你大王在我身体里的?”阿诚大惊。

小六却半天没回话,只是匍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磕头,听着某人的训导。哭了好半晌,他才从地上爬起,抹了脸上的鼻涕和眼泪,装出一副道貌岸然:“你是叫阿诚是吧?”

“你怎么知道?”阿诚更是惊讶。

“恩,呵,这世上俺老流不知道的事情可不多。”小六神气十足地摸了摸下巴稀疏的胡子,一副神仙派头,只可惜那一身奇怪装束和肿胀的鼻子以及破裂的嘴唇却是出卖了他。

“你真是那猴子的手下?”阿诚依然戒备着。

“当然了,俺以前可是他手下最得力的大将,本领高,能力强,不象其它三个,只会溜须拍马,大王可是最器重俺的。”小六挥了挥拐棍,一副指点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势。

“三个?你还有同伙?”

“没有拉,俺现在就一个人。”

“你能告诉我你大王究竟是谁吗?虽然他在我身体里,可我一点都不了解他。”

“不能。”

“为什么?”

“因为不能说所以不能说。”

“……”

过了半天,阿诚掂量掂量后觉得自己只怕还不是眼前这猴妖的对手,便说道:“你还有其它事吗?没事的话你走吧,我还要接着睡觉呢。”

“俺不走。”

“为、为什么!?你刚才不是说不吃我了吗?”阿诚放松的神经一下又紧张起来。

“现在你就是俺大王了,”猴子又转了转眼珠,奸笑道:“俺就跟着你混了。”

“为什么?!”阿诚又吓了一跳:“我可不是你大王,而且我也不想做什么大王。”

“这可由不得你。”猴子拖着拐棍跳上阿诚的床,美美地躺了上去:“唉,这床可真舒服。”

“起来,你不走我可不客气了啊!”阿诚舞了舞手中的棍子,色厉内荏道。

“你做大王的可不能这么自私,自己好吃好喝,却不管手下死活。”猴子说道,面带不屑。

“谁说要做你大王拉?”阿诚哭笑不得,手里的棍子敲了敲床角:“再不走我可真不客气了啊!”

“俺还怕你不成?”猴子跳将起来,一条拐棍舞得阿诚眼花缭乱,不过舞了半天,他终究没敢真正往阿诚身上招呼,最后他收了棍子,迟疑片刻后,他的眼珠又是溜溜一转,忽然一把抱住阿诚的裤脚,哭将起来:

“大王,您就行行好吧,您看俺七老八十了,无亲无故,无依无靠,没得吃,没得穿,整天流落街头,被别人白眼被别人欺负,您难道就忍心么?”

“……”

见阿诚没反应,猴子哭得更大声了,举起双手,又解了衣服:“你看看俺,三个月没洗澡,三天没吃东西了,手指上都是泥垢,真是生不如死,生不如死啊!”

这哪是一只三天没吃饭的猴子,明显就是一头猪啊!阿诚看了看猴子那圆滚滚的肚子想道。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