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第三十四章 宝贝请变身

收藏书签 字体:16+-

猴子又干咳几声,硬是擤出一把鼻涕,然后甩在阿诚裤脚上:“俺这个礼拜还得了肺结核,医生说俺没几天可以活了,您就大慈大悲收留了俺,给俺一个善终……,你心肠好,人又长得帅,老天一定会保佑您多福多寿,美女多多,金钱多多……”

“好了,好了,”阿诚终于吃不消了,一脚踢开猴子:“收留你也不是难事,只是你是个妖怪,我现在却正好在一个妖怪猎手学校学习,只怕让那些老师们看到你可不好。”

阿诚看了看自己睡裤上湿了半边的裤脚,感觉一阵恶心。

“这个不难,俺给大王一件宝贝。”猴子立马止住了哭泣,从脖子上解下那个蝴蝶结,递给阿诚。

“这算什么宝贝?”阿诚拿过那只鲜艳如玫瑰的蝴蝶结,翻来翻去看了看。

“大王可别不信,这可是一等一的宝贝呢!”猴子眨着眼说。

“那这东西有什么用?”

“大王不是说怕俺跟在您身边被别人发现吗?大王可以带着这个宝贝,俺藏在这宝贝里面,别人就发现不了了。”

“你怎么藏在这东西里面?”阿诚不信。

“大王先跟我说一声‘宝贝请开门’。”

“宝贝请——开门?”

阿诚刚说完,猴子就化成了一道光消失不见。

“人呢?”阿诚忙问道。

“大王,俺现在在宝贝里面呢。”猴子声音变得细小,从蝴蝶结里传出来:“这宝贝不错吧?”

“这、这是怎么回事?”阿诚吃惊不已。

“这宝贝可是堪比神器,大王想装什么就装什么,只要说一声宝贝请开门就行。”

“储物戒指?”阿诚大讶。

“差不多,差不多。不过这比一般的储物戒指可好得多了,不但能装东西,还可以装人,甚至还可以做武器,把人给吸进来。”

“真有这么好?”

“那是当然,俺可从来不说假话的。”

“那你怎么出来?”

“苯,只要再说一声宝贝请开门就行了。”

“宝、宝贝请开门,你还是先出来吧。”

猴子又化成一道光钻了出来,得意洋洋问道:“怎样,不错吧?”

“是还可以,只是我带着这么个红红的蝴蝶结总还是太碍眼了吧,又不是天天去参加酒会。”阿诚想了想说。

“这个就是这宝贝比一般储物戒指强的地方拉,大王想它是什么样子它就可以是什么样子的。”

“真的吗?怎么弄?”

“大王只要拿着这东西,然后想像他的样子,再说一声宝贝请变身,它就会变成你想的样子了。”

“宝贝请变身。”阿诚拿着蝴蝶结将信将疑说了声。说完,那蝴蝶结忽然变化起来,最后变成一条粗粗的金链子。

“哇哈哈!”阿诚带上那条粗金链,在镜子前照了照,兴奋不已。

接着他又取下链子连变了好几样东西,从粗到细,又从细到粗,又从链子变成领带夹,皮带扣,最后变一个古朴的铜戒指,阿诚摸了摸戒指,说道:“什么都能变吗?”

“??那也不是拉,像一些活物是变不了的。”猴子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也不错了。”阿诚是满意的很,不过忽然他心中疑惑又起:“对了,那万一这东西落入别人手里该怎么办?别人也能用吗?”

阿诚之所以这么问,主要还是担心眼前这猴子的用意。这猴子是那妖王以前的手下,自己带着这么个东西,万一哪天睡觉的时候,那猴子背里从里面钻出来刺自己一刀,那可了不得。

“这个,这个,好像只有大王能够用的,别人拿了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猴子犹豫了一下后回道。

“为什么?”

“因为这宝贝本来就是大王的贴身宝贝,除了大王谁也用不了。”

“你是说你以前的大王?”

“是的。”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您身上有大王的气息,所以这宝贝听您的话。”

“……”

“大王,现在可以收留俺了吧?”猴子说。

阿诚还是有些犹豫,几秒钟后猴子忽然叫道:“大王,有人来了,快放我进去。”

“宝贝请变身,哦,不,宝贝请开门!”

猴子化成一道光钻进阿诚左手小指上的戒指。

……

一个小时前。大红灯笼猎手学校,五行分院。

在阿诚平常学艺的那屋子里,坐着六个人,除了金木水火土五人,还有一个老道士,道士身材颀长,白发长须,手拿一个拂尘,脸上神采奕奕。

“听说,你们给老道我找了个学生?”老道微笑道。

“正是。”几人沉默片刻后木先生回道。

“不错,不错,那老道也多了教学生的借口,以后就不用这么频繁往上面跑了。”老道似乎挺高兴。

“只怕老君对这个学生不大会满意。”老金却有些冷冷说道。

“金公此话何意?”

“这学生情况有些特殊。”

“怎么个特殊法?”老君好奇道。

“他身上有妖王元神附体,随时可能被夺舍。”

“妖王?”老君悚然坐起。

“不错,而且这妖王你也认识,正是那两千年前……”木先生说道,不过后半句却是越说越轻,几不可闻。

“是他!”老君目放精光,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想是心中激动异常。

屋子里一片沉寂,只有老君踏步声,象钟声一样敲击在众人的心窝里。

过了好半天,老火说:“怎样,老君该不会又要把他拘了送给上面吧?我老火可丑话说在前头,我与他也算有旧缘,两千年的事我没有插手,这次我可是要管上一管的。”

“咳,往事休得再提!”老君忽又坐下:“火公也是多虑了,我有个提议,不知诸公意下如何?”

“什么提议?”

“唉,算来算去都是命数,该来的终归要来。”老君说:“我们五人收他为徒如何?”

“啊?”老火等人却是大吃一惊,他们本来想以那妖王跟老君的过节,能劝老君罢手不管已算好事,实不想老君的反应却是出乎众人意料。

“诸公也不必太过意外。”老君笑了笑说:“两千年前,妖王作兴时,你们也应该有所听闻,老道我当时还是手下留情的。本来不愿管,只可惜上边有令,面子上终究是过意不去。如今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数,与其如以前般袖手旁观,还不如迎面对之,也算补偿过去一二。”

木先生等人却面面相觑,似乎还是有些不理解。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