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第四十四章 五行斗法(中)

收藏书签 字体:16+-

(今天第二章,收藏收藏)

“怎么,你们还想搞车轮战?”阿诚走回场中说。

“我们五行宗五个长老都来了,自然不可能以一战定胜负。”土长老说。

“我来吧。”阿薇走了上来说道。

“还是我来好了。”阿诚现在正如刚赢了钱的赌徒,兴头正起,怎肯就此罢手。

阿薇也不多说,退了下去。

“请吧。”阿诚说,双手揉了揉肩膀。阿诚虽然激动,不过刚才一战已是损耗了他近一半的真气和体能,所以也不敢太大意。

“你先请!”土长老瓮声瓮气说,他心想既然已知道对方用的是水术,土克水,自己正好可以后发制人。

“好,我就不客气了!”阿诚一说完,忽然手做拳头,朝土长老冲去。

土长老本来还等阿诚发出水龙术什么的,想自己正可以用土墙术克之,谁知阿诚竟然徒手蹂身而上,一下没有防及,被阿诚胸口一拳打了个踉跄。

“你,你竟然不使术法?”土长老连退几步,捂着胸口恨声道。

“谁说一定要用术法了?好,既然你想看我用术法,那就接招吧,神龟冲击波!”阿诚笑嘻嘻说,接着突然面色一改,学着‘七龙珠’里的悟空双手齐齐向前一推。

神龟冲击波?什么术法,也是水系的吗?土长老严正以待,暗自揣测道。可惜,阿诚手掌上并没有什么东西出来,过了几秒钟,土长老回应过来,叫道:“臭小子,装神弄——啊!”

土长老刚说了一半,眼前却突然出现一条水龙,等不及土长老唤出土墙,便一头罩住土长老,把他冲出好几米远,又是一头撞在外围一个弟子身上。

“不好意思,我的水龙术有个时间差。”阿诚笑道。

“臭小子你敢耍诈!”土长老虽有惊吓,受伤却轻,他抹了抹脸走回来:“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土长老一说完,便双手掐诀,凭空变出一把像铲子一样的东西,只不过那铲子却比平常土铲小了不知道多少,倒更象一把炒菜用的小铲子,他连挥铲子三下,召出一面厚约两寸的土墙,朝阿诚盖去。

阿诚再不敢嬉笑,忙挥手换出水龙,迎着土墙撞去。只可惜,那水龙一遇到土墙,大半是飞溅洒地,小半则渗入土墙中,土墙只是来势稍租,随即又徐徐朝阿诚盖来。

阿诚赶忙扭身急退,却听土长老叫道:“想跑,没这么容易!”土长老拿炒菜铲子朝地上一点,唤一声:“黄龙流沙旋,锁!”

阿诚只感觉脚下一软,低头一看,却见那脚下泥土忽然出现一个流沙旋涡,把自己双脚裹了进去。

“土壁囚牢,结!”差不多同时,那土墙也是正好袭到,土长老手和菜铲结印,然后那土墙轰隆隆结成一个直径约有两米的圆土球,把阿诚给裹在了里面。

阿诚在里面用掌用力拍了拍,却发现那土球甚是硬实。见土球里传来通通掌击声,土长老得意笑道:“怎样,你还是乖乖认输吧,否则不到一刻钟,你就得窒息而死!”

“认输吗?我就这样认输的话只怕等下要被我几个老师给活活打死。”阿诚说。

“那你还想怎样,恐怕不等你被打死就要被闷死了,哈——呃——怎么回事!?”土长老笑意未散,突然感觉脚上一紧,低头一看,发现脚下土里竟然钻出两条如手腕粗细的树枝,一把卷住他的双腿,然后生生把土长老双脚给拖进了土中。

大惊之下的土长老连使土诀,拼命挣扎,可惜那枝条怎么可能听他的使唤,人却是越陷越深。

“好一个五行分院,竟然暗箭上人,快给我出来!”五行宗里那绿色外星人叫道,他以为是五行分院里那用木术的老师也就是木先生潜伏在旁边,伺机阴了土长老。

“这也算暗箭伤人么?”这个时候,裹着阿诚的土球突然也长出无数树枝,那树枝越生越多越长越大,随即撑破那土球。

阿诚挥一挥手,木根又钻回地中。他走近大半个身子陷进土里而骇得拼命挣扎的土长老说:“怎样,认输地应该是你吧?”

“金长老,救我!”土长老只剩下了一个头露在外面。

那第十九铜人也赶忙跑近,双掌贴于地,大喝一声之后,手上阵阵金光闪过,随后那土长老面上一松,人也慢慢钻出土来,双脚却还缠着两条被截断了的手臂粗细的木根。

“我来会你!”那绿皮外星人走了出来,堵在阿诚面前,冷冷道。

“木长老,还是我来吧,刚才金长老不是说他也会用金术么。”另外那个尖细声音不男不女的家伙走出来说。

那绿皮外星人也就是五行宗木长老犹豫了一下后退了下去。

晦气!阿诚哀叹,刚才看到这木长老出来是吓了一跳,因为他那奇怪的长相。不过等一看新出来的这不男不女的家伙阿诚却更感反胃,这家伙瘦瘦的身材,长长的头发,一张脸涂着厚厚地粉,白如白灰墙,又画着黑黑的眼影,猩红的唇,不过这黑白红搭配也不算最冲突最让人碍眼,但一加上他鼻下两条黑黑的胡须暗青色的下巴还有那大大的喉结,却一下子把阿诚给镇住了。惊为天人呐!

“小伙子,很不错嘛。我是五行宗的水长老,”‘天人’摇摇手上一面小镜子说道:“在这破地方有什么好处,值得你这么犯险,我看你还是投入我门下好了,我可以破格让你做首席大弟子哦,保证让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你们不就是来抢这地盘的吗?怎么又说这地方不好了?”阿诚强忍寒意说。

“呵呵,”水长老掩嘴一笑(阿诚又是一身鸡皮疙瘩):“现在我对你更敢兴趣,怎么样,还是跟我走吧,恩?”

阿诚抖了抖身上的疙瘩说:“可我对你没兴趣,我只对美女感兴趣。”

我的老天,这辈子总梦想着能被美女倒追,可倒追是有了,不过这美女……咳,阿诚不禁咒起老天无眼来。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