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通天风神

第7章 女子劫

收藏书签 字体:16+-

云雾初开,阳光大方地一洒而下,照亮了风神獠后面的清明上河图,让人有一种融洽温暖的感觉。

“咦?獠儿,这么早起床啊?”三伯父一见他,惊讶他的早起。

“还早哩!你咋不早叫上我?这里是哪里啊?”风神獠举目远眺,但见,远处飞檐高挑,红墙高树,到处行人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伴着小贩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好不热闹。这里竟然是一个大市集。

“我忙嘛,来,咱们一起去另外一个地方聊。”这时三伯父把他拉入他面前的一大群人里。风神獠一看,这群人男女老幼都有,公子平民也有,合起来少说也有一百来人。

“人物气天地!起!”他面前的三伯父忽然轻叱一声,刚才那热闹非凡的集市一下子隐去了声音和踪影,四周换来了苍茫的群山和碧绿的草地。

那些人兴高采烈地纷纷把一两的钱投到三伯父摊开来的布袋里面,便欣然散去。

“这叫什么?”风神獠连学技术也不问了,他顿时被眼前的情形吸引住。

“这不就是通人费喽,也就是送了人回来的路费,比一般的马车要便宜得多,且——”三伯父在说,风神獠立马打断。

“我知道它是钱,我是问,你一次就赚这么少吗?”风神獠想起三伯父每年给的压岁钱,都是五十万至一百万不等。但照这样计算,他岂不是要把全年的钱都给了他!

忽然,风神獠心中有一种叫做感恩的心情在作崇。

“嘿,当然不止这一次啦,我还得去其他地方的。”三伯父说完,又把他带到了另外一个闹市,在他们的面前,也已经云集了一大群人。

“你们都是去哪的?”三伯父走过去,问其中一小群人。

“去海边玩的。”他们说。

“三伯父,这里这么多人,我帮你来送吧。”风神獠也看到了这大群人至少有几千人,各自分开不同的堆,恐怕都在等待着三伯父的通运。他便自告奋通地说。

“不行,以你现在的能力,顶多只能通运一个人,不可以一下子运那么多。”三伯父一口地拒绝。

风神獠这才意识到,刚才三伯父运送的就是一百几十人,不仅是单独一人那么简单,然而,为什么自己就不行呢?

“那你这是第几重能力啊?”风神獠想,这难道是比那千里之外的中级通还要高级?

果然,三伯父的答复令他茅塞顿开,他爽朗地说:“这就是高级通啊!”

“那,我要怎样修炼才可以炼到你这样?”风神獠很感兴趣,也很想快些学会。

然而,三伯父都脸有不悦,他说:“獠儿,你听我说来,要一步一步来……”

“嗯嗯嗯。”风神獠连连点着头,他知道急不来,但是,他真的很想早些学会。因为,在他的心中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春梦。

“你再站进来,我们到下一个地方再说。”这时三伯父又对他说,并且,准备发功。

风神獠刚站了进人群里,场景骤然一番连变,天空变得靛蓝,三伯父站的位置后面既然是一片湛蓝的大海,正有浪潮挟着白花花的浪头扑过来,溅得他们一身湿,那些游人倒显得十分开心呢。

“你呀,先要学会中级通再说吧。”三伯父边说,又边走向另外一群人面前,又示意他站进去。

“去哪?”三伯父问他们。

“回洪武城的。”他们说。

“好,人物气天地,洪武城走!”三伯父轻叱一次,立足处的场景即时转换到一处热闹的街头。

“好了,你过来,帮我把这些银票去存进钱庄里吧。”这时,三伯父叫风神獠过来,吩咐了他一些活儿。

“什么嘛,我是来学习通人术的,却叫干些风马牛不相及的碎活?”风神獠皱着眉喃喃地说,心里叹息着,老大不愿意地接过他那袋沉重的银票。哇,好家伙,少说也有七八十斤!

三伯父一听,呵呵一笑,便对他说:“那好,我这就告诉你,学习初级通,要的是诚意,百分百的诚意,学习中级通要的是意志,百分百的意志……”

三伯父见他圆睁着眼,一副认真的样子,便顺便告诉他,“其他的,你自己慢慢参详一下吧,存了银票,你可以不用那么快找我,可以在这里遛达遛达一下,也可以在这里找些人来试试。”

说完,三伯父又走到另外一群人里,一下子就把他们通运走了。

“诚意?意志?”风神獠听完后,还不太懂,但一想到自己已经学会初级通了,那不是表示自己已经有了诚意了?再想想当初即学即用强要送蝶月回家的时候,那个还真的不是平时的风神獠,是认真的风神獠。

“原来,对一个人好,这就叫做诚意啊?”风神獠边走边想,终于有了一些眉目,“那么,意志呢?意志又是怎么样的?”

不知不觉地他路过了钱庄也不觉察。

“哎,小哥,你要存钱,来这里啊。”这时,钱庄的老板连忙跑了进来。

风神獠一见到陌生的老板,不禁一怔,“老板,你怎么知道我是要存钱的?”

“哎,这是风神老三的钱袋嘛,他都是我的老主顾了,还会不知道吗?”老板指着他手里的钱袋嘿嘿笑说。

“哦,原来是这样,”风神獠也高兴地想,这样也好,不用自己四处找了。

“来来来,请进来吧。”老板满面堆笑地把他请进了钱庄另外一间茶座里,“这是VIP房,是老主顾才可以进来的,看来,你一定和老三有莫大关系了。”

“哦,我是他的侄儿。”风神獠这里望着在外面柜台取钱一对如胶似漆的情侣,男的矮胖秃顶却满身财气,女的芙蓉面,勾魂眼,风流多情笑,巧言如蜜语。

“哦,这是城西的李大官人和他的新欢。”旁边正在替他点算银票的老板,见他心不在焉地往外看,不禁在一旁介绍地说。

风神獠忽然心中一动,呵着气吹乱长发,拍拍那些银票对老板说,“老板,这些钱我不存了,给我兑换成百两的银票吧。”

“这样啊——”老板有点为难。

“放心好了,我会跟我三伯父说清楚的了。”风神獠怕他不好向三伯父交代,便解释说。

“那好吧,你稍等一下。”老板匆匆点完银票,即时进内拿银票去。

这时,那对情侣已经打情骂俏地走了出钱庄去了。风神獠嘴角勾了勾,接过老板递来的一沓银票,也跟着富贵地走了出去。

老板一直挠着后脑勺,就是不明白他想要干什么。

这时,前面的情侣来到市场,那女的吵着要到首饰摊里瞧瞧,她左戴右试的,对一枝珠钗十分喜爱,那公子二话不说,即时掏出十两银想扔给小贩。

“老板,你这摊首饰,全部多少钱?我全包了!”风神獠走过去,豪气地说。

“呃,少爷,是一千零一两。”那小贩一惊,随即也报出了个价。

风神獠随即边看着那女子的嫩脸,边从那沓银票里甩二十张过去,“这是二千两,不用找了。”

那女子一见,对着风神獠回眸嫣然一笑,眼眸里光彩如虹,笑意里透着的慧黠和妩媚。

“难得与小姐因缘际会,这珠钗,就当是我俩的见面礼吧。”风神獠一脸暗送秋波,魅力四射,很少人会不领情。

“这,可是要十两银子的,挺贵的。你也……”女子有点犹豫。

“客气了,小姐没有看到,我都二千两买下了,这区区十两,我还会在乎吗?只要你喜欢就是了。”他说完,轻呵着口气,吹动着他额边垂下来那几辔长发。

“那,那谢谢了。”那女子见了,心中一动,终于欣然地接受了。

“走。”她旁边的矮胖公子,向风神獠翻翻白眼,拉着她便走。

风神獠再对着女子的留恋目光,邪邪一笑,对小贩说,“给我打包吧,我待会儿再来拿。”

“是是,少爷请慢走!”一出手就赏钱九百九十九两,这少爷还不是一般人。

风神獠又不紧不慢地跟着他们拐进了另外一条街,一路上都是笑眯眯着,那女子不时的回头看他,一路上眸光流溢,遗下风情万种。

“公子,请可怜可怜我吧。”突然,那公子的脚被一个乞丐拽住了,求他施舍。那公子正想发怒,却瞥见后面悠然自得的风神獠,不禁把心一横,把一两银票扔给了乞丐。

风神獠一见,微微一笑,“刷”地甩出一张银票,扔在他脚下的那个褴褛的剑客面前。

“咣啷——”那公子望着他又再扔出了十两,扔到了乞丐的砵里。

风神獠又笑吟吟地望着他,“刷刷”扔多几张银票。

“哼!”那公子铁青着脸,轻哼一声,转身又拉着女子上了酒楼。

呵呵!风神獠心中一乐,又跟了上去。

“店家,来几碟凤爪、牛肉丸、虾饺吧,还有,来一壶花雕吧。”

风神獠上了楼,就看到临窗的公子正在为女子点美食。

“哎呀,你干嘛要喝酒啊?你不是答应我不喝酒的了吗?”那女子娇嗔着他。

“好好,不喝不喝。”公子对她可是千依百顺。

“店家,把你店里最好的都给我上遍!”风神獠朗声一喝,也在他们后面的桌子旁坐了下来,和公子背对背地仅隔着一条过道。

“喂,这位少爷,求你了,你不要跟我争好不好?”这时,那公子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转身哀求风神獠说。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