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逐神之旅

第十章 这样的朋友

收藏书签 字体:16+-

看着自己身边的三位债主瞪大的双眼,云伤眼珠子一转,一指黄寒,“这是我的生死之交,归化门的内弟子,黄寒。几位还不认识吧?以后可要多亲近亲近啊。哈哈哈。”

生死之交?归化门内弟子?

三人就感觉脑袋一下子嗡的一声。怪不得这么嚣张,开口就问‘还什么债?’,的确,有归化门这样的大靠山,只怕自己那点养气丹只能全当喂狗了。三人相对苦笑,青衣人看看黄寒,还板着脸看他们,叹口气对云伤说,“我那三千养气丹,借给你的前一天,我放在被窝里暖脚的……”

云伤一听,忍不住出声了,“我靠,老熊你真变态。”

倒是那位黄衫的修士,皱着眉头说,“大哥,别着急。这小子什么德行,咱们还不清楚?先看看再说。”

他这么一说,绿衣的那位马上开口对黄寒说到,“这位道友,既然是归化门内弟子,这弟子令牌可戴在身上?”

黄寒看看三人,面不改色,伸手掏出一面碧玉质地的令牌,有巴掌大小。正面刻着一座宫殿,居然能看清楚匾额上的四个字‘归元化一’,显然上面施加了什么阵法,有一波一波的灵力波动荡漾。

看见黄寒拿出这面令牌,三人顿时面如死灰。彻底的没希望了,他们这种散修,可不会因为这些养气丹试图惹怒归化门这样的大门派。

“走!”青衣人狠狠扔下一句,回身就走,“就算咱们栽了。”

云伤心里这个高兴啊,这回救了黄寒,真是一本划算的买卖。收罗了白天和吕岳两个人好几件宝贝,得到了紫霞狼的信息,有了可以正大光明出卖自己猎杀的妖兽的门路,现在居然还帮自己把债务清零了。哈哈哈哈……想不笑都不行啊,这在心里发出的一阵yin荡的笑声,震慑的姬姬只好躲到识海边角去了。

“我说三位,云伤到底欠你们多少,讨债也说说清楚啊。”黄寒再次开口,“你们这么一走,这债还要不要了?”

云伤顿时起了把黄寒杀了的心思。

那三位,直接成雕塑了。

#¥@%……&*……

什么?还债?

三人感觉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你们放心,作为云伤的朋友,他的债务就是我的债务。要是他还不起,我就替他还,你们等着,我们马上回来。”黄寒很仗义的对三人说着,然后一步跨进了多宝阁。

云伤看了看三位逐渐缓过神来的修士,嘿嘿一笑,“去翠红楼等着我,多叫几位姐姐。”然后一步跟了进去。

“老板,看看这些。”云伤一进去,就听见黄寒的声音。刷的一下子,多宝阁柜台前就多出来一大堆云狐的尸体。

“吆,黄寒,呵呵。最近没见你,原来去杀云狐发财了啊?”柜台后面那位满脸奸笑的刘掌柜一见是黄寒,脸上的褶子更多了,如同菊花一般灿烂。

“嗯。”黄寒含混的应了一声,“清点一下,我等着用。”

刘掌柜答应一声,迅速看了看那堆云狐,“一共六十三只,每只二百五十丹,一共一万七千五百丹。”

云伤一听心里暗骂,“靠,原来这多宝阁也是看人下菜碟啊?平时修士来卖,一只云狐只有二百丹的,一只就差了五十丹。”不过,一想到自己马上也成了拥有一万多养气丹的财主了,心里还是压抑不住的乐。

很快,刘掌柜安排下属把那些云狐抬进去,一只绿色小锦囊递给黄寒,“本店另外赠送丹囊一只,可以存放五十万养气丹。”

“我靠,老鬼真会巴结人啊。”这丹囊一只也要两千丹的,云伤一直嫌贵没买。

黄寒没说什么,直接接过来,回身就走。云伤心里这个郁闷,自己以前来买点东西,满脸奸笑,好话说上一箩筐,还是照样挨老家伙的宰。看看黄寒,正眼都不看他一眼,居然是超级优惠。人比人得死啊。

一出去,黄寒眼看四下无人,就把丹囊递给了云伤。“他们三个呢?”

云伤赶紧接过来,“翠红楼呢。”

“翠红楼?”黄寒一愣,“那是什么地方?我刚才听云兄弟说话,似乎对那里很熟悉啊。”

“啊哈哈……”云伤干笑两声,“一般一般,全城第三。走,咱就去找他们。”一面走,一面想象着老熊三人现在坐在翠红楼的那种神态。越想越好笑,几乎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黄寒就看云伤脸上表情非常古怪,忍不住问,“云兄弟怎么了?是不是刚才受了伤了?”

云伤再也忍不住了,“没有,我只是想起三只老鼠跑到猫窝里去,会是什么情况。哈哈哈哈……”

离着不远,云伤指着那座粉红色的小楼,“黄兄,那就是翠红楼。咱们枯月城的修士,有了什么烦心事,都是到这里来爽一下的。”

“哦?”黄寒两眼放光,“心里不高兴,到这里来有用?”

“那自然,不管你有多不开心,来这里保准你从头爽到脚。”云伤哈哈大笑。

一到门口,两个大汉一下子拦住了去路。

“云伤?还想来这里占便宜?一壶酒喝三天,你也不怕憋出青春痘来。”

云伤翻翻白眼,一指黄寒,“我的生死之交,归化门内弟子黄寒。今天我要请我大哥爽一把,怎么,不开面?”

大汉一愣,狐疑的看着黄寒,“归化门?”

黄寒似乎也懂了,这些家伙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伸手掏出令牌,在大汉眼前一晃,直接晃着就往里面走。云伤忍不住汗了一把,看来这黄兄之所以这么纯真可爱,主要还是因为大把时光都在归化门里潜修,基本不出来走动。这要是跟着自己混上一年半载,绝对也是枯月城一号混混。

一进去,云伤不用找,就发现了老熊他们。原因很简单,他们那一桌子,三位姐姐都离着座位至少五六步远。那里是翠红楼的姐姐啊,还真成了酒楼的小二姐了。

“啊哈哈……”一把坐下,云伤直接伸手就把一个红衣的姐姐往老熊怀里推,“熊大哥来了这么久,你们也不好好招呼一下?你们怎么做生意的?”

黄寒挨着云伤坐下,左看看,右看看,一脸的好奇,“云伤,怎么这里这么多女的啊?他们酒楼没有小二哥的吗?”

“小二哥?哈哈哈……”云伤放肆的大笑,“这里只有小二姐的。熊大哥,今天这一顿,是不是你请啊?”

老熊现在坐在那里,好像坐在火炉上一样,冷汗一直不停的往下淌。一来,他就在埋怨那两位,“都说了不要了,你们不听。这下好了,不但债没要成,还要搭上一桌子酒钱。”

现在听见云伤这么问,老熊又是一头虚汗,“云老大,求求你了,咱们换个地方行不行?”

云伤稍微想了想,大声喊道,“刘妈妈,开个包房。”

进去包房,老熊马上把跟进来的几个打扮妖艳的女子轰了出去。

“切,不要我们,包房费也少不了一丹的。”

“就是,来翠红楼,开了包房赶我们走,你来干什么来了?”

“难道几位有特殊嗜好?那可是要另外加收费用的……”

听见那位瘦溜溜的姐姐说的话,云伤也汗了。

“要保密的话,加密费三百丹……”

最后这位看上去很伶俐的姐姐,说的才最有杀伤力。

老熊一脸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掏出一把灵丹,“这是六百丹,一直到晚上,你们谁也不要上来。我们处理完了,自己会走。”

那位很伶俐的姐姐接过去,一副‘我懂得’的表情,“放心,我们是很遵守职业道德的。一直到晚上……你们保重身体。”

说完,这位姐姐带着很惋惜的表情,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老熊面如死灰,“云伤,这次你算把我们害惨了。说吧,你还想怎么样?”

云伤一笑,“你们不是要债吗?我来就是和你们处理债务的啊?”

老熊哭丧着脸,“要债?要你个大头鬼啊,只要你以后放过我们就行了。”

黄寒一脸惊奇,“怎么这里这么爽吗?这才进来一会儿,你们就爽的连债也不要了?”

老熊三个,明显是彻底认栽了。三人也不说话,呆呆的看着云伤,不知道这小子还有什么歪点子。

云伤反倒很淡定,“你们三个,当初都是我的朋友。以前我总共欠了你们四千五百丹,没错吧?”

三个人似乎充耳不闻,一副随便你的样子。

既然不能抗拒强奸,不如享受**。

云伤叹口气,“你们想到哪里去了?我云伤像那种赖皮不还债的人吗?”

“不像。你本来就是。”

云伤眼睛一瞪,啪一下子,把刚拿来的那个丹囊扔在桌子上。

老熊他们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云老大发达了?”

云伤得意的把头往后一仰,“哪里哪里,发点小财而已。”

老兄三人明白事情出现了转机,其实他们并不是真的把云伤看成无赖。真要是这样,云伤当初也不可能从他们手上借走那么一大笔养气丹。只不过,后来云伤一直还不了,这也是事实。

“我来介绍一下,熊山君、胡耀、巴固,我当初最好的三位朋友。没有你们,哪有我云伤的今天啊。”云伤哈哈笑着,把三人介绍给黄寒。

“咱们以后,也一定要成为这样的朋友。”黄寒很激动,居然站了起来,慷慨陈词。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