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大盗无痕

第三十七章 这是作弊

收藏书签 字体:16+-

修为上弱于李强,苏衍早有准备,心里也不慌。在李强学会灵技之前,这个优势会不断加大。苏衍对此很有信心,这个世上,能在剑法上胜过自己的人,不多!

所有,在战斗一开始,苏衍就占据主动。真气质量高于对方,苏衍的每一击与李强相差无几,在真气耗尽之前,他可以说占尽优势。

不过李强的修为同样不凡,剑法也不错,身法上在同辈之中也是翘楚。苏衍虽然占了优势,却没办法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

好在李强经常与野兽搏斗,经验虽然丰富,但在与人搏斗的时候多有不足,掌控局面上略有欠缺。

攻其必救!苏衍的每一击都直中要害,要么躲闪,要么用剑格挡。偏偏苏衍掌控着局势,李强越来越狼狈,最后只能被迫用剑格挡。、

“铛铛铛~~~”每一击都会在李强的剑上留下一个缺口,这样下去,长剑必断,那个时候只有死路一条。

李强不禁气急败坏地骂道:“你有本事公平决斗,断我兵器算什么英雄。”

苏衍淡然一笑,临走之前,师父就说过,生死搏斗之时,要利用自己的一切优势。放弃自己的优势与对方搏斗,这是在那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发现语言攻击没有效果,李强只能不停地被动防御,尽力躲闪,尽量不让双剑碰撞。久守必有失,李强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现在局势就是如此,没办法转变。为了保住武器,他的身上已经被划出几道伤口。

此时,李强已经有了退意,保全性命才是最重要。

“放我离开,这株灵药我放弃!”

“放弃?我怎么相信你!”

此时,在那片未知空间内,董兰君一直在观察这个战局。他表情焦虑,徐家的人就要来了,这样下去可不妙。

“看来只能如此,若是徐家人过来,我消耗的更多!”

……

双剑再次碰撞,苏衍意料中应声而断的情况并没有出现,李强那把剑居然毫发无伤!

李强本来以为死定了,谁知长剑居然完好,顿时有了斗志,不过依然尽量避免碰撞。

苏衍有些诧异,他不信邪,再次发动攻击。“铛~”一声清响,李强的剑依然如初。不过苏衍感到一股极微弱的气运之力涌入灵魂。

“该死,这是在作弊!”苏衍脸上阴沉,心里也在狂骂。发泄过之后,欣喜涌上心田,他的每一击居然都会吸取一部分气运之力。

气运之力有多重要,苏衍自己明白,那是性命最大的保障。此时他完全可以用气运之力将李强的长剑震断,但他没有。气运之力,必须留到那个隐秘的敌人杀自己的时候。

李强,说到底只是个傀儡,幕后操纵者才是最大的敌人。对于这个隐藏至深的敌人,只能同样神秘的气运之力才能与之抗衡。

甚至,苏衍此时都没有用尽全力,那样只会让幕后之人亲自出手,现在还没有对付他的实力,保命的把握只有两成。

对于这种变化,苏衍很兴奋,杀死李强不再是第一目标,也不可能成功。窃取气运才是关键,现在每一次碰撞,对于他的裨益都超过那枚玄罗果。

李强同样很兴奋,他发现苏衍对自己的剑没有任何的威胁,因此信心大增,攻势开始明显。

“哈哈,小子,你完了。交出那种增加武器锋利的灵技,我饶你不死!”在李强看来,苏衍刚刚使用的是灵技,如今应该真气不足,为了保命,只能使用普通招式。

苏衍对此一笑了之,继续攻击他的长剑。李强也乐意如此,反正长剑不会出问题,吸引了苏衍的攻击力,那么本体受攻击的几率就会降低。

交手双方两个人都很乐意,在未知空间观战的董兰君却气个半死。只是眼下已经如此,只能硬撑。还好保住一把剑所花费的气运并不多!

搏斗之中,苏衍渐渐发现,李强的战斗经验增长非常迅速,如今他控制局势的难度越来越大。苏衍心里不禁臭骂:“该死,又在开外挂!”

当森林边缘的营地上空雀鸟飞起的时候,苏衍知道,徐家的人到了。

随着雀鸟飞起的地方越来越近,苏衍明白时间越来越短了。徐家人到来之后,他只能逃跑,他毕竟没有气运之子那样的免死牌。

至于一枚玄罗果,苏衍还没看在眼里。如果愿意,他的财富可以买到促进进阶的丹药,并不比玄罗果差。

再不杀李强,就来不及了!

此时苏衍觉得自己的气运逐渐丰盛,可以一试。说实话,他对普通人杀不死气运之子很不感冒,也许有其他原因没有被记载吧?

苏衍此时就想创造这个神话,他决定全力而为,不再留手。

长时间同一种防御方式,让李强的身体乃至思维都形成一种惯性。当苏衍再次进攻,李强依然习惯性地横剑格挡。然而,这次苏衍没有再找他的剑,而是刺向他的心脏。

李强大意了,他刚刚一边防御,一边准备进攻。突然的变化让他没有余力防备,眼看长剑就要刺入胸膛,一直淡然地苏衍也忍不住咧嘴微笑,这是胜利者的笑容。

李强极速后退,尝试摆动着身体,长剑来不及回防,只能尝试着攻击对方。

“不!只要不被击中要害,就还有活命的机会!”李强退无可退,只能尽力闪过要害。

苏衍向前踏一步,长剑距离李强的胸膛只有一指长,只需要一步就能杀死他,他已经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这一步,苏衍信心万丈,只需要防备住神秘人的攻击,自己就自由了!

然而,右脚落地,苏衍感到有些不对劲,像是踩入陷阱一般。脚下一空,苏衍一个踉跄,长剑偏离目标,在李强的衣衫上划过。

从出剑、踏空到刺偏,都在一瞬间发生,电花石火之间,局势骤变。攻守之势变幻,苏衍失了先机,开始被李强压制。

“就是现在!”李强尽显生平所学,源源不断地进攻苏衍,如浩瀚巨浪般一波接一波地打在大坝上。在这狂风骤雨般地攻势中,苏衍如大海中的一艘小船,损失都由倾覆地危险。

“就是现在!”未知空间中的董兰君也一声厉喝,在苏衍背后的草丛中,钻出一条花斑五步蛇,被咬中片刻之后就会反应迟钝,任人宰割。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