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尸帝

第六节 林十焰

收藏书签 字体:16+-

羽道人与蝶道人商量好计策之后,他们就迫不及待地带走了璇茗和赵玄魁。

化血池位于嫡传群殿正中心的一座大金字塔之中,这个由奇异的五色水组成的池子,算是茅山派的一个异宝。打开这座金字塔的大门,需要茅山派三十名嫡传弟子共同发力,反之低于三十人和高于三十人都是无法开启的。当然,茅山派的长老们和掌门可以随意开启大门,使用化血池。

没有人知道化血池为何能吸收僵尸体内的僵尸血,也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去研究,因为有时间研究的人都被化血池里的五色水毒死了。

羽道人以嫡传二弟子的身份召集到二十八名嫡传弟子,众人合力打开大金字塔的门后,他面朝众人,高声道:“有些师弟师妹或许是第一次来化血殿,这化血池里的五色水剧毒无比,不想死的就别触摸。”

他话音刚落,那些师弟师妹们立刻噤若寒蝉,现场顿时静了下来。

璇茗被蝶道人和羽道人架了起来,在众人的瞩目下,璇茗被送入了散发着奇异香味的化血池中。

赵玄魁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化血池,不禁好奇起来。他仔细打量着化血池,发现化血池由一团团的五色水团汇聚而成,每一团五色水都在旋转,在蠕动,好似拥有生命,仿佛一个独立的生命体。

化血池还有一个别名,那就是让四品极甲尸都谈之色变的“化尸池”。这些五色水团,内部蕴含着一股奇异的引力,专门吸收中三品甲尸和下三品凡尸体内的僵尸血和尸毒,除了无限接近僵尸王实力的极甲尸之外,其余甲尸和凡尸一旦掉进化尸池,唯一的下场就是变成凡人。

赵玄魁已经是僵尸王,可以生儿育女,且身负许多神通,不怕化尸池。但是璇茗不行,任何一团五色水对于璇茗这样的非极甲尸的甲尸而言,都是严重的摧残。不过璇茗不在乎,她愿意重新变成一个凡人。因为对她来说,变成凡人有很多好处,其中最大的就是她有了加入茅山派,成为茅山弟子的机会。

璇茗在化血池中,就像在泡温泉,她闭着双眼,绝美的脸上尽显享受之状,羡煞了许多年轻的女弟子。没有痛苦,没有尖叫,就像洗澡。

小半天后,璇茗从化血池中飞了出来,好像被弹簧弹起一样。另一边,早就准备好的蝶道人纵身飞起,非常稳当地把璇茗接了下来。不多时,化尸池中飞出一滴血红色的**,羽道人取玉瓶收了。这滴**,就是赵玄魁咬璇茗时留下的一粒微不足道的魔种,加上那个极甲僵尸血的混合物。看起来不如指甲大,但这么一丁点儿东西,却可以搅的人心惶惶。

赵玄魁确定璇茗相安无事后,目光再次落在了化血池上。当年,三派高手前往不灭幽冥府偷袭他的老巢时,镇守幽冥府的三百玄甲尸就遭到了五色水的摧残,以至于毫无招架之力,最终全部被活捉。

五品玄甲尸,生黄金夺魄眼,智力发达,速度和攻击力尤其突出,而且不怕雷电和火,非常难对付。还有,达到玄甲尸后期,僵尸就再也不用吸食鲜血为生,凭借天地之精华就可以存活,也就是所谓的辟谷,且身如金钢,更加不怕超高温的太阳火,达到了真金不怕火炼的境界,犹如穿了一层黄金甲,因此也叫金甲尸。

这三百玄甲战士个个都是五品巅峰实力的金甲尸,他们都是赵玄魁的后裔,是赵玄魁花了数千年时间,一个个培养出来的金骑士。

当年,赵玄魁为他的后裔金甲尸们打造了三百套黄金战甲,并且降服三百只金毛虎,做为金甲尸们的坐骑,那时所有走兽类妖兽中最凶猛的就是金毛虎。金甲尸身披黄金战甲,骑着金毛虎,所以这三百不死战士被三派修士们称为金骑士。

“可恶!”赵玄魁心中一团怒火在燃烧,他恨不得把眼前的化血池碎尸万段。若不是化血池中的五色水团,他的金骑士就不会被三派抓走,强行一分为三,沦为三派的苦力。

羽道人见到赵玄魁凶狠地瞪着化血池,好像与化血池有不共戴天的大仇,他拍了拍赵玄魁的肩膀,道:“放心,我绝不会把你投进去!”

赵玄魁收回心神,苦笑了一声。

众人打开大门,前脚刚踏出去,就有一名穿着洁白羽衣的童子,从七八米外的休息台急忙跑了过来。

童子道:“见过二师兄!”

羽道人道:“什么事?”

“回禀二师兄,大师兄有令,晚饭后于嫡传总殿开会。”

“知道了。”羽道人摆摆手,然后吩咐众人散去,准备稍后的会议。

赵玄魁和璇茗都不是茅山派嫡传弟子,所以没有资格参加稍后的会议。

忽然,又一名童子焦急地跑了过来,他向蝶道人禀告道:“大师兄让弟子把这个交给师姐。”说着,他双手奉上一个信封。

蝶道人拆开信封,迅速读了一遍,然后面朝羽道人轻轻一笑:“如你所料!”

羽道人成竹在胸地道:“一切按计划行事!”

羽道人有自己的打算,他故意带着赵玄魁到众人面前晃悠,就是要告诉那些嫡传弟子,他羽道人从今以后不会再怕长老院和大师兄。六百株泰坦魔芋已经成熟,璇茗体内的僵尸血也已经回收在手。只要过了今晚,服下六百枚魔芋毒丹和璇茗僵尸血的赵玄魁,必定会成为玄甲尸。有玄甲尸在,他羽道人还会害怕吗?

当天夜里,蝶道人把璇茗带去了炎道人那里,当炎道人得知璇茗已经变成凡人之后,略显失望,不过他为了能够获得蝶道人的芳心,并没有表现出半分的生气,反而向蝶道人示好。蝶道人让炎道人求茅山掌门收璇茗为徒,炎道人答应了。

不过,炎道人安插在羽道人身边的眼线,通过当日的化血池之行,已得知铜甲尸赵玄魁的存在。所以炎道人连夜通知了茅山派第七长老。

第二天,林十焰骑着一头金鹤来到了嫡传群殿。

林十焰是茅山派第十代嫡传弟子中,非常杰出的一个。他能成为茅山第七长老,并非因为他是掌门唯一的儿子,而是他有服众的威信。他练成了第五品的茅山降魔法,而且参与了数千年前的正邪之战,是有功之臣。所以他被选为长老,不仅是众望所归,也是名副其实。

林十焰很清楚,第十一届茅山形象代言使者,关系着本届楚国贡品的数量。如果他弄砸了,不仅名誉会扫地,恐怕他的长老位置也会因此动摇。没人会因为他老爸是掌门就给他面子,在修士的圈子里,实力才是一切。

羽道人擅自创造铜甲尸,虽然没有违反茅山派的门规,但已经触犯了长老院的利益。长老院由茅山派各代长老组成,根据门规,他们不得收徒,不得培养自己的势力,但为了维护实力和地位,他们需要另找了一条路,这条路就是培养灵药、研究僵尸、创造傀儡。

羽道人私自研究灵药,虽没有违反门规,且门规也同意嫡传弟子私下研究,但谁不是偷偷摸摸地研究,一旦公之于众,就等于明目张胆地抢夺长老院的研究开发权。是可忍孰不可忍,长老院必须有所行动。

林十焰坐在金鹤背上,阴沉着脸,他看了着对面的羽道人和赵玄魁,又看了看另一边的炎道人和其余嫡传弟子。

三个方位,三种意识形态,他们三者之间的安静保持了小半天。

忽然,羽道人的一声吼叫打破了平静。

“我不是废物!”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