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食天记

第12章大武师的战斗

收藏书签 字体:16+-

“胡老贼!!!你还要脸吗?你一个大武师竟然想杀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你真不是个东西。”胡高水竟然连自己族内的孩子都不放过,这让张泰火气冲天,彻底的暴怒了。

一招星火拳打出去后,张泰并没有罢手,紧接着,张泰直接运转起了体内的【武丹】,一道火红色的元力,立马笼罩其了全身,就好像一副铠甲一样“套”在了张泰的身上,十分的威武、霸气。

张泰拼命了!!!动用了体内的武丹!!!

见张泰急红了眼,另一边的胡高水不慌不忙,也动用了【武丹】,随即,一道淡蓝色的元力立马也笼罩其了全身。

四拳交加,双腿相撞,武技横飞,水火不容,场面十分的震撼!!!

这让躺在地上观战的张禅都忘记了身上的疼痛,感情这才是真正的战斗,自己此前跟胡万的打斗,那根本就是挠痒痒,小孩子过家家而已。

“这就是武丹之势么,好厉害。”张禅目不转睛,紧盯着张泰跟胡高水的决斗,生怕会漏看一眼。

武丹由武元凝聚而成,是进入到大武师境界的必需品,只要在丹田内凝聚成武丹,那么就可以元力外放,形成这种类似于铠甲一类的元力战衣。

武徒五阶练出内劲,武徒九阶巅峰时,内劲转换为元力,修炼出武元,成为一名武者,真正的踏上修炼之路。

紧接着,淬炼武元使其成为一星点,这时候,修炼者就会从武者九阶巅峰踏入武师行列。

武师,在这青腾镇内,寥寥无几,只有三大家族的一些长老才会有这实力,那就更不用谈武师之上的大武师了。

从武师进阶成大武师,必须要把淬炼过后的那星点,也即是武星,也可算作为压缩过后的武元,慢慢的凝结成武丹,之后,便会突破成为大武师。

大武师之上,更有强者存在,这些强者都已经超凡脱俗,人们称他们为武灵境强者,想成为武灵境强者,必须丹破成灵,只有体内拥有武灵的人,才可以称为武灵境强者。

据说,武灵境强者已经不食人间烟火,都开始饮食魔兽血肉,因为稻谷、小麦一类的俗物根本提供不了他们能量,武灵境界是个分水岭,也是一道坎。

在想到这里的时候,张禅也不敢再往下想了,因为后面的东西,张禅想了也没用,此时的他连武元都还没练出来,那就更不谈后面的武丹、武灵了。

青腾镇上的大武师,一共就只有三位,分别是张禅面前的张家家主—张泰,胡家家族—胡高水和还未出现的惠家家主—惠松。

说曹操曹操就到。

惠家家主—惠松出现了。

“两位家主好雅兴啊,切磋武技也不叫上我。”惠松手拿鹅毛扇,正在一旁乐滋滋的观着战。

见惠松来了,张泰跟胡高水立马停下了手,分别回到了张禅跟胡万的身旁。

这要是张泰跟胡高水两败俱伤的话,一旁观战的惠松肯定会直接出手将他俩给击杀的,这也是为什么青腾镇的三大家族,表面上风平浪静,经常在背地里面争乱不休的原因。

“胡老贼,给我纳命来!!!”

张泰跟胡高水刚收手,一道急促而又愤怒无比的巾帼声从天空中传了过来,张禅的娘亲祝霞儿赶来了。

玄介高级武技——风雷哮!!

还未见人,一道肉眼可见的风浪,就朝着胡高水的全身笼罩了过去。

见是风雷哮,胡高水立马运转体内的武丹,因为这风雷哮不仅有风,而且还有雷,若不运转武丹形成元力铠甲,胡高水肯定受伤,毕竟这可是玄介高级的武技,十分的强悍。

“禅儿,你没事儿吧?”此时的祝霞儿双眼透红,紧紧抱着张禅,一丝丝泪珠也从她的眼眶里,滴落在了张禅的脸颊上。

“娘亲,我没事儿。”见祝霞儿流泪,此时张禅的内心无比难受,这都怪自己,都怪自己太弱了。

我要变强!我要变强!!我要变强!!!

张禅紧紧咬住牙龈,心中激亢呐喊。只要自己变强,就不会被人欺负,只要自己变强,爹爹跟娘亲就不用为自己担心了。

“胡万!!!南岩学院招生的时候,我要跟你武道决斗,赌注的话,我要你的命!!!”张禅霸气外露,指着对面躺在地上的胡万,大吼道。

“正合我意。”胡万笑了笑,收下了这封战书。

张禅跟胡万的心中所想,此时一模一样,谁都想要了对方的命,所以这才达成一致,定了下这场武道决斗。

南岩学院,是南岩城内的学校,每年八月会来镇上招生,15岁以下的孩子包括15岁,只要达到武者实力,就可以录取,然后进入学院学习。

若想杀这胡万,也就只有在这天了,因为要是胡万进入这南岩学院学习的话,张禅根本没机会再去杀他,还有就是,2个月的时间,也刚好够张禅修炼了,所以张禅这才把武道决斗日期,定在了这天。

由于惠家在场,张家跟胡家就没能开战,若是开战的话,一旁的惠家肯定渔翁得利,这一点,张泰跟胡高水都很清楚,所以就互相对峙起来,并没有真正动手,也就只是打打嘴仗而已。

“禅儿,你能修炼了?”握住张禅的脉搏时,祝霞儿发现了张禅体内的内劲,随即立马转悲为喜。

“是的娘亲,我遇到了一位高人,他指点了我一下,咳~咳~咳。”正好,张禅可以借势跟祝霞儿提出去魔兽山脉的事情。

“禅儿,我们回家,先回家疗伤,其他的,等你好了之后再说。”见张禅咳嗽不止,祝霞儿一把抱住张禅,立马朝着张家大院跑去。

张禅一走,围着的张家族人立马也跟着走了,因为留在此地,根本就是浪费时间,还有,张家跟胡家,今天算是彻底的扛上了,估计以后就算是照上了面,也不会再说什么话,更有可能会直接当场打起来。

见张家跟胡家彻底结上了梁子,惠松那是高兴的不行:“我们也走。”惠松挥了挥手,让惠家族人也都离开。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