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校花攻略

第二章 艳遇噩运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章艳遇噩运

这一生,绝爱并没有太大的梦想,但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总是在不知觉中,幻想着自己父母慈爱的脸容,这是一种血脉依存的情感,带着永不堙灭的牵连。

本以为有一天,成为真正的和尚,扔下三千烦丝,与师傅一样,成为方外之人,勤练佛家武学宝典,易筋经,悬壶救世,造福世人,但是不安分的心,让他期盼着这次远行。

火车开动的那一刻,他才想念师傅,有着无限的依恋,但是他并没有看到,在那孤峰上,为他送行的老僧,越来越寂寞的身形。

这里是很偏僻的山落,唯一的一座中学也是在十里之外,而在这座名不经传的中学里,短短的二年,飞出了二只凤凰。

二年前的张清,以县总分第三名的成绩,一举走入了帝国最著名的学府,北林学院,而今天,绝爱却是以华东县第一名的成绩,收到北林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心灵的激动,绝爱感受到内腑之中,气劲横流,有着爆发的**之势,连忙用无上玄功,易筋经的内力真力,慢慢的压抑平和,这可是他从三岁开始,就学习的一种最基本功法,转眼间,他已经学了十五年了。

学武,只是为了强身健体,并不是仗艺欺人,所以就算是张叔与兰婶,也不知道,这个最疼爱的小和尚,修练有一身奇妙的玄功。

从八岁开始,他就开始蓄发,而今天,他在二个老人的心中,都是和尚,最疼爱的小和尚。

从华东这个偏僻的小县,到帝国的首都,需要三天三夜,火车一周只有一趟,但是车上的人,却依然很少,这里人们习惯了这里的纯朴与安静,对于都市的繁华,他们既不羡慕,也不习惯。

“绝爱,帮帮我?”一个很出奇的声音,打断了绝爱的沉思,一个花样的少女,背着一个小小的背包,脚下还拉着一个大的手提箱,神色慌张的朝着绝爱冲了过来。

对她,绝爱没有好感,富有,自傲,而且充满着大小姐脾气,她就是徐盈,一个据说是华龙县平和镇首富的女儿。

长得不错,至少此刻看来,花样的衣衫,透着十八岁少女的风情艳动,那苗条的身材,灵珑的曲线,倒已有了半生半熟的青色诱惑,在她的身上,绝爱第一次领略,什么才是都市女孩。

可惜,他们是同学。

“有几个男人盯着我,我看不是小偷就是色狼,绝爱,你可是男生,不能见死不救?”徐盈高傲,有些少女的刁蛮,但是还不能算是太坏的女孩,而且十八岁的青春,看起来都挺漂亮的。

“好了,你坐下来吧,有事我帮你。”绝爱眼眸一扫,在那不远处的车厢门口,果然探出了二个鬼鬼祟祟的脑袋,看样子的确不算是好人。

“谢谢,绝爱,你真是好人。”徐盈身上高级的香水,与出彩的衣衫,在同龄人的眼中,都是最好的,这样的人在火车上,肯定就是扒手第一注意的目标。

当绝爱站起来帮她把手箱放妥的时候,徐盈已经霸占了绝爱靠近窗口的位置,而且拉着绝爱在身边坐下,笑嘻嘻的说道:“绝爱,你挡在我的外面,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我啊!”

绝爱无语,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与这种娇蛮的小姐,他也提不起说话的兴趣,坐下后,闭眸养神。

“绝爱,有人保护的感觉真好,难怪小花她们都找了男朋友,绝爱,要不,你也当我的男朋友,以后负责保护我,怎么样?”

绝爱刚上学的时候,还是一个光头,掉着鼻涕,而且被师傅严格要求,经常弄得鼻青脸肿,所以很不得小女孩的欢心,但是从进入了中学,他身上自然有了一种让人无法抵挡的青春朝气,俊帅雅致,沉稳温和,让那些有了些朦胧酸酸滋味的女生,对他着迷不已。

但是张清为此对他发了很多的脾气,不准他与别的女生勾来搭去,不准他与别的女生好,不然一辈子也不与他说话了,对那时候的他们来说,不说话,就是最大的要挟,至于一辈子,有多长,实在没有人知道。

“谢谢,你的好意我领了,我是和尚,戒色!”这是从小开始,师傅就训导他的,这么多年,绝爱真的有些把自己当成和尚了。

“切,现在花和尚多得很,你们古寺还不经常到镇里来买鱼买肉,骗谁啊?”徐盈说的没有错,师傅虽然是和尚,但是从来不戒酒戒腥,按照他的说法,不吃荤腥,这身体发育不好,那如何发扬佛祖佛法,传道世人呢?

“是啊,是啊,恋尘师傅说的是,那这肉,咱们还是勉为其难的吃了吧,不然佛祖会怪罪的。”其他的和尚,口水早就已经淌了三尺,巴不得有人开口,所以佛山古寺,经常也会打打牙祭。

见到绝爱兴趣缺缺的不开口,徐盈已经把绽放的玫瑰花般的脸庞凑到绝爱的眼睛下面,带着几分诱惑的说道:“绝爱,行不行,做我的男朋友,我以后只对你一个人好,其他的男生,我理都不会理的。”

徐盈十八岁了,家境的富裕,让她胆子也比一般的少女大了许多,在中学学校里,她的很多朋友都喜欢绝爱,情书写了无数封,但是从来没有人能拿下这个最帅气的男生,在他的眼中,除了学习,似乎一切都漠不在意。

与同龄的男生相比,绝爱要成熟许多,只要看着绝爱,那份少女心房的悸动,就没有办法平息。

“这怎么行呢?小妹妹,大哥可是很喜欢你的,这小白脸有什么好,不如跟着我混吧,保证让你吃香喝辣的。”

随着话声,二个很是流里流气的青年已经坐在了二人的面前,一个小车厢里,有二排凳子,中间的小桌,根本挡不住他们满身的臭气,染着绿色的头发,气态嚣张至极,手里夹着的烟丝,挑衅与无视着绝爱的存在。

绝爱不懂什么叫新潮,但是看着这二个青年头的绿毛,他就很是奇怪,人们都憎恨绿帽子,但是怎么有人连头发也染成绿的,当绿毛僵尸,真的很好玩么?

“你们少放屁,我不认识你们,再不滚,我让我男朋友教训你们。”看着这二个青年,满牙的腥黄,带着一种熏臭,一向爱干净的徐盈哪里受得了,根本已经忘记了对方可是二个人,破口大骂。

表情变得很快,更是在这一瞬间,纯真的容颜,变成了娇怒,她的温柔,只对绝爱一个人,别的男人,没有这种福份。

挽住了绝爱的脖子,好像她已经认定,绝爱就是他的依靠,一种少女心思的萌发,此刻茁壮的发芽,对绝爱,她全心的信任。

娇蛮的个性,却也爱恨分明,此刻表现得淋漓尽致。

“二位走吧,我这位同学,脾气一向不太好。”绝爱开口了,温和的解说道。

“小子,挺牛B的吧,告诉你,这个女人我们要了,你识像点就快滚,不要烦碍老子与美女聊天。”那其中一个好像对上了泼辣徐盈的胃口,这人一看起来,就是贱骨头。

“小子,不要装B,英雄救美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救的。”另外一个,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出了一把很是锋利的匕首,在指间绕动,也如此的装做,对绝爱恐吓道。

见动了刀子,徐盈还真是有些慌了,玉手缠着绝爱越是紧凑,她还真是怕这一刻,绝爱会舍她而去,那娇蛮的脸上,现出几抹惧怕的恐慌,身体也不经意的颤动起来。

绝爱的眼睛变得更是通亮,那一种平和的脸上,出现了很是莫名的笑容,笑得让两个流氓有种惊恐,接着,如风般的一只手,他动了。

匕首到了绝爱的手中,如影子般的转动,如玩魔术一样,幻化着锋利的光芒,二个流氓,只觉得脸上一凉,等到绝爱再把匕首放回到他们手中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的眉毛,已经被刮掉了。

“如果你们想免费理成光头,我也很乐意效劳。”眼中的神光,在这一刻,息掉了炙热的神彩,两个流氓,吓得几乎都尿了裤子,哪里还敢留,连哼也不敢哼一声,就已经撒腿逃开了。

徐盈惊喜,这一幕给她的震撼,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周围都投来敬佩的目光,都没有徐盈眼中的光芒旺盛。

“我决定了,我一定要做你的女朋友,绝爱,从这一刻起,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认定了。”

果然蛮横无理到了底,绝爱没有吭声,只想着师傅的话:“绝爱,武学之道,永无止境,即使你练成了易筋经的无上玄功,出去也不可以轻意的泄露你的武功,这对学武之人来说,就是大忌。”

绝爱没有想到,第一次用武功,会是用来英雄救美。

而且这个看起来很美的少女,其实是一个大麻烦。

除了少女的高傲与无知,绝爱又发现了这个少女的又一个毛病,腻人,连他上趟洗手间,她也非要跟着在门口等,让绝爱想斥喝,但是又经不起他盈光散动眸子里的伤意感动,算了,三天而已,三天后,他们就不需要在一起了。

但是三天之后,当二人走下火车的时候,绝爱向徐盈道别。

“绝爱,你上的是北林大学吧,嘻嘻,我也是。”在火车上那帅气潇洒的玩刀手法,让徐盈爱到了心底,美女爱英雄,更何况是这种俊逸得无以加复的英雄。

绝爱差点昏倒,徐盈虽然也很聪明,但是心思并没有用在学习上,所以成绩只能算是中等,不可能考上北林大学的。

看着绝爱眼里的疑问,徐盈有些羞赧的说道:“我爸,我爸给学校一些赞助,所以他们给我这个名额。”

绝爱被打击了,但是更打击的事,竟然是徐盈泪眼婆娑的把所有的行礼一股脑的塞给了他,而且还很有理由的说道:“你是男生,而且是人家的男朋友,重的活,当然由你干。”

绝爱恨————-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