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时空创神帝

第二十一章 水落石出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卷:异世篇第二十一章 水落石出与此同时,宇宙的另一个没有任何星球存在的角落,那里是宇宙最黑暗的地方,一种黑色的物质正吸收着从附近飘过来的更黑暗的物质,正缓慢的成长。

宇宙之神的宫殿,金发男子严肃的看着某个方向,皱眉,小声地喃喃道:“该死的,我居然现在才发现这个东西,叫烈干的事看来要变了……”************远在克莱木星的某人突然打了个冷颤,缩了缩脖子,有些恶劣的想,看来哥已经发现那个东西了啊?“烈,是什么东西?”夕尘屁颠屁颠的迎上来,他早就看煜的魔杖眼搀,自己的那把红炎剑好差,虽然自己很喜欢拉~但是更喜欢强大。

“这个咯,镶在你的剑上。”

那个本有手掌大小的球现在变的只有珍珠大小了。

“这是什么?”黑黑的东西?球?珍珠?宫烈见他疑惑,干脆把手上的黑球丢到他身上,“你镶上去就知道了。”

魔神的东西被他压缩压缩再压缩,就变成了现在的黑珍珠,和魔神的契约联系早就被他除掉了。

“要滴血认主。”

“什么。”

夕尘慌忙用手接住黑珠,“要滴血认主的都是有自己思想的神器啊,(他也只见过父亲有一把而已)你是说,这个小东西有思想???”怎么看都不象。

“在沉睡罢了,只有你真正被他承认他才会苏醒。”

“承认?”“对,要得到他的承认,每一件神器都有自己的思想,更有自己身为神器的高傲,如果你不能得到他的承认,那么你永远也不可能发出他真正的能力。”

这也是神器少的可怜的原因吧。

夕尘满脸凝重的把黑球镶在自己的剑上,看得宫烈和景直想笑,但又不忍破坏现在的气氛,憋笑憋的很辛苦。

此时,一旁的精灵齐声欢呼“精灵王主万岁……”“大人万岁……”“圣树万岁(?)……”晕忽忽~~~~************“是在火精灵村庄外的山洞?”景问泪光。

泪光肯定的点点头,“是的,我父亲带着精灵已经在那里驻守,以防止魔法阵再次被打开(那是被烈封印了的,显然不可能再被打开)。”

“魔界怎么会发动兵力来人界?”景支着下巴,斜靠在椅子上,“神界并没有动静啊。”

“不是神界不想出动,而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出动。”

宫烈一派悠闲的样子,仿佛他早就已经知道所有的事情。

“没办法?”“是的,光明之神的消失让神界实力大减。”

夕尘有意无意往煜看了一下。

宫烈继续道:“当年光明神为了和平与安宁,毅然选择让自己消失,而在那个时候,光明神在神界是最强的,虽然所有的神中是没有头头或王这些的,但是他精湛的实力与技术让所有人认可,可以他当年还是太善良,战斗,战争,本不适合他的东西一一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战争,是随着世界一起诞生的。”

“魔神是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生物,光明神的死亡是它带来的,也预示他的封印,神界即使要恢复实力也要必须找转世的光明神才行。”

“而魔界根本不用估计,光明神消失正好和他们的意,而不久,被封印的魔神就要苏醒了……”不容质疑的话语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许久无语……“哈哈,小烈,你的“恶趣味”,我可是为这些小家伙默哀啊。”

一金发男子出现在众人之中,不同于景的沉静和温和,他给人一种飘渺的感觉。

“大哥。”

宫烈暗叹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你来是什么事?”“烈,我要改变主意了。”

宇宙之神——阳,彻底否定了君无戏言(或说出去的话有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这一远古真理。

“你决定了??”宫烈直起身子,一字一顿道。

阳点头,他怎么有一种被审问的感觉?好象,不该是这样子的吧?“哈~”宫烈轻吁一口气,非常干脆的甩甩手,“好吧,随便你了。”

转身,灯光,音乐,pose。

“重新介绍一下,本人宫烈,虚岁十七,真实年龄忘了,未婚,暂无定所,职业无业游民,身份创始神……”抬手,昏光,击鼓。

“这位,姓名阳,虚岁二十五,真实年龄一个字,老,同样未婚,但有关系的不少,身份宇宙之神,ps,我老哥。”

…………沉默是金,沉默是金。

宫烈神色有些黯然,“我并不想瞒你们的,只是,害怕而已,我的身份,我的力量,只会让人感到恐惧,不会接近,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很不舒服,我是想真心结交你们,不是为了显示我的能力,只是……”(语无伦次?)他转过身,所有人都看见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那是极力克制后的结果。

“烈,”夕尘道,“我知道的,朋友,是不会在乎这些的。”

煜接口道,“是啊,虽然对于你瞒了我们这么久有些不爽(可怜的煜,完全不知道夕尘早就知道了),但是,从我们当初成为朋友这一点来看,我们本来就是同一类的人,你应该了解我们的,我们象是那种人吗??”宫烈颤抖着蹲下了身子。

夕尘和煜对看了一眼,走到了他的面前。

看到的是,使劲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的宫烈。

“宫烈,你想死了是不是……”于是,在这个嚣张的午后季节,整个精灵皇宫,响彻两人的怒吼。

可恶,他们早就该知道,这家伙,不可能哭的……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