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战医归来

第十一章 小病大病

收藏书签 字体:16+-

这美女怎么看怎么觉得就是漂亮,绝对是属于让男人看到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那种漂亮。

风医生稍一沉吟,随口出了一道考试题目:“小宜说你以前做到主任医师,吹牛的吧,你是哪家医院的主任医师?”

高明稍一犹豫也就豁达起来:“军区总医院,算是普通外科。”

风铃小嘴一撇满脸不信:“行了,别在我这吹牛了……你先说说,一个简单的阑尾穿孔都有什么症状?”

高明不假思索然后回答:“壁内水肿,中性多形核白细胞浸润,黏膜可能出现小范围溃疡,出血点。”

这要是换成外行,多半会回答恶心呕吐啊,什么压迫疼痛啊,那是完全不专业的回答,以高明的水平来说,区区十几个字就可以很专业的完全概括,而且一句话就表现出极强的专业素养。

风医生很可能也没料到他会回答的这么简短,又回答的这么与众不同,俏丽的小脸明显是听到发呆,想反驳的时候又觉得,这男人回答的实在无可挑剔。

风医生哑然片刻,才硬着头皮鸡蛋里挑骨头:“你说的这是单纯性阑尾炎,要是化脓性组织炎呢,合并性腹膜炎呢?”

高明看看她刻意绷紧的认真小脸,不由自主一阵好笑,心里一动却是很认真的纠正她:“是局限性腹膜炎,临**来说,阑尾穿孔通常会导致近端肿胀,然后闭锁,加之有大网膜包裹,很少继发弥漫性腹膜炎。”

几句话说到风铃小姐再次哑口无言,这会考官不但没有考倒搬运工,反倒被搬运工回过头来教训了几句,也难怪人家美女会哑然到说不出话来。

这美女也算是了得,目瞪口呆了一会,然后不得不艰难的点头了:“好吧我信了,身份证复印件拿给我,我去帮你报名医师资格考试。”

高明欣赏过她可爱的表情过后,一身轻松的把身份证交了出来,随手递到她洁白优雅的纤手里面。

一身白大褂的风医师,很明显不服气落在下风,一副恨恨的表情嘟囔一句:“你得意个什么劲啊,纸上谈兵谁不会啊,不是空有理论就能当个好医生的!”

高明很难得无奈耸肩露出无辜的表情,外面隐约传来几声压抑的嘻笑声音,明显是有人正在偷听。风医生面对他敷衍的态度,巴掌小脸上很快露出一副被气坏了的表情,应了一个成语叫做,宜喜宜嗔。

中午十二点,午饭时间。

经过一整个上午的时间高明也看明白了,这诊所虽然是私营的生意却很好,尤其看起来口碑似乎不错,一整个上午的时间就有十几个病人来打点滴,大多是感冒发烧之类的小毛病。

主诊医师就只有风铃一位,其他女孩子虽然也多少懂得一点医术,大多还是前台卖药的或者帮病人打针,做的都是护士的活。生意好到刚吃过中午饭,就有个年轻妈妈抱着个小宝宝来打点滴。

不满一周岁的小宝宝也算很可怜了,风医生一面露出小女孩一般娇俏的表情逗了几下,一边去找宝宝脚上的血管。也是女孩子家心慈手软,面对小宝宝的哭闹,折腾了好半天也下不了手。

一群女孩子都折腾到一身热汗的时候,不得不把眼神投到现场唯一的男人身上,希望他能够下的去这个狠手。高明吃饱喝足正在惬意的喝水,这时候也不得不站了出来,欣然站到小宝宝身边。

风医师同样折腾到香汗淋漓,抿了抿嘴唇不自觉的问:“你到底行不行啊,要不你帮我按着他,还是我来吧。”

高明心里哑然的同时,随手拿起病历看了几眼,沉吟过后算是很客气的提醒:“嗓子红,剧烈腹泻……四支菌必治?”

所有人都听出他语气里怀疑的意思,年轻的妈妈却是很不以为然的反驳:“这可是大医院的专家诊断,说这是病毒性肠炎应该以抗菌治疗为主……”

高明却是眉头微皱,这么小的孩子也就七八个月大吧,这就敢开四支菌必治还静脉滴注,这专家的风格未免太粗犷了一点。再看看之前用过的药物,VC,磷霉素……光是这么一串药单子就足够吓死人的。

病**小宝宝又不安分的哭闹一阵,孩子的妈眼泪都下来了,一阵手足无措只顾得擦眼泪了。

高明这会也看不下去了,说话口气仍旧相当冷淡:“不要打菌必治了,这不是病毒性肠胃炎,这是肠道菌群失调。”

同样在旁边皱眉的风医生瞬间被他点醒过来,小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很有可能!你这么一说我也想明白了,这可以叫做连锁反应,先是小小的炎症给用了阿洛西林,磷霉素,这都是可能引起腹泻反应的药物!”

白痴都听出来问题在哪了,孩子的妈擦了把眼泪,怔怔的问:“你们意思是问题出在药物上?不可能吧,这不是硬把小病给治成了大病吗?”

高明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发表更多的意见,不自觉的摸摸鼻子转过头去,以他出入境外这么多年的经验来说,或者以他一个战地医生的经验来说,小宝宝腹泻吐奶这都是很常见的症状,尤其是在环境恶劣的境外难民营里。他的做法是除非万不得已,他只会开些口服药物补充电解质防止脱水,绝不会动不动就给人诊断成病毒性肠炎。

他的做法也很低调,信步走到隔壁药店,随手拿出两盒常用药物,一盒口服补盐液,另一盒益生菌,然后轻轻松松摆在风医师面前。风铃小姐看着他的明显的暗示动作表情古怪起来,瞬间再次被诊所里的搬运工点醒过来。

风医师再说话的时候就轻松了很多:“口服补盐液防止脱水,益生菌调理肠道菌群,还是以调节免疫系统自然恢复为主……要不再加上一副蒙拖石散?”

高明不假思索轻轻摇头,是药三分毒,只有不负责任的医生,才会动不动就给人再多加几副有用没用的药。

孩子的妈已经在咬牙下决定了,看看小宝宝细嫩的小脚再看看粗大的针管子,这一支点滴打下去可真要命了,最终还是咬着牙点头了,答应先吃两盒试试看吧,实在不行明天再打那四支菌必治。

眼看着年轻的妈妈抱着孩子走了,漂亮的风医师脸色数个变化,最后还是忍不住抱怨几句:“这大医院的医生也真够狠的,这才七个月大的孩子,就算真的是病毒性肠胃炎,也用不着下这么重的手吧……还有你,下次没有我的同意不许你乱开处方!”

高明摊手露出无辜的表情,意思我只是在旁边提醒你,具体处方还是你给开的。风医师被他这副样子气到银牙暗咬,狠瞪他一眼再没说话。第一天上班的过程高明还算满意,除了被一群女孩子嘻嘻哈哈讨论了一整天,一切都是如此平和静谧,让他格外享受这种闲散的生活节奏。

现在的生活安逸,闲适,没有危险的猎杀没有路边炸弹,没有冰冷的山洞没有人满为患的难民营。

回家以后招来罗小弟挺不服气的质问:“我姐也真是多事,高哥你跟我做药品生意多好啊,男子汉大丈夫的,窝在一间小诊所能有什么前途……嘿嘿,高哥,我姐那个漂亮的女同学怎么样,够气质吧?”

高顺难得失笑莞尔,善意的拍拍他肩膀,然后回房间掀开被子呼呼大睡,这一觉睡的真是心安理得,想想多少年也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一觉。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