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战医归来

第四十八章 全力以赴

收藏书签 字体:16+-

所有人听到一头雾水的时候,蓝先生愕然停下脚步,沉吟片刻突然又露出狂喜的表情,随即又被他精心的掩饰过去。

最终的结果是蓝先生强忍住突如其来的狂喜,转身的同时居然苦涩的笑了:“谢谢你看的起我,荣幸,告辞。”

他真实的反应当然瞒不过高明,心里暗骂一句虚伪的老狐狸,也就无所谓的摆摆手赶紧把他打发走人。

门关上的瞬间,整间诊所里安静了片刻,随即爆发出一群女孩子唧唧喳喳的讨论声音,甚至连风铃脸上都是一副惊疑不定的表情,即便是再白痴的人这会也多少明白了,她精心挑选的男朋友,恐怕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一个神秘的有钱朋友,一连串莫名其妙又惊人诡异的对话,最惊人的是这位高明先生,只用了几句话就把人家蓝先生给打发了,那种不真实的感觉让诊所里所有人,都有点毛骨悚然又觉得相当刺激。

到最后才有人试探着问:“十四局……是干嘛的,非洲修铁路的?”

高明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风铃却终于从震惊中醒悟过来,然后做出无所谓的样子拍拍小手,也帮别人解围:“好了都散了吧,你跟我来一下,我们去楼上搬点东西。”

被点到名字的高明很轻松的站了起来,然后跟着她走到楼上,那间单独的小仓库里边。

风医师刻意把声音压低:“你以前到底是干嘛的,怎么会认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人?”

高明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标致小脸,心里一软也就点头了:“我以前是特战分队指挥官。”

风铃听到又是一阵错愕,随即露出满脸不信的表情:“你能不能正经点,你……再这样我生气了啊。”

这回轮到高明发呆,说实话了她又不信,只好胡乱再编个借口:“我以前做药品生意的朋友。”

风铃瞬间露出恍然的表情,表情这才轻松了起来,高明心里一软轻轻拥她入怀,风铃仍旧是呼吸逐渐粗重了起来,却是很难得的没有抗拒,大眼睛轻轻闭上的时候香软的女体逐渐升温。

到十分钟后重新回到诊所,但凡不是傻子总看出来风医师俏脸泛红的可爱样子,诊所里一群女孩子同时露出暧昧的笑意,终意识到她们一向眼角甚高的铃姐,终于谈恋爱了。风铃是心虚之下无力反驳,又是一阵娇羞的样子愈加美艳。

下午三点,有客来访。小说整理发布于W.l.N

张峰张老先生在儿子的搀扶下,拄着拐杖推门进来,高明看到他的时候很自然露出轻松的笑意,站起来打个招呼让他坐下。老头大难不死这会气色不错,还有说有笑的随口打几个招呼,也让整间诊所里再次热闹起来。

寒暄过后高明算是很随和的问了一句:“手术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张家长子这会恭敬的回答:“都安排好了,我们找到了南方医学届最有名望的两位医生主刀。”

高明也很客气的轻一点头,张老先生却是无所谓的摆摆手:“我信不过他们,我来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这个病到底还能撑几年。”

张家长子明显是一副很郁闷的表情,苦口婆心的劝了一句:“爸,您怎么就这么固执呢,我们给您找的可是国际知名的心血管病专家!”

张老先生也有点火气了,瞪起眼睛不讲道理:“我固执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了老大,你还要给你老子我改改脾气是怎么的?”

面对父子之间的争执,包括高明在内的所有人都很识趣的转过头去,不愿意牵扯进人家的家务事里。这时候就看出来张老先生的权威,一看老爹发脾气了,张家两个儿子同时闭嘴,不敢再惹老头子生气。

张老先生这才闷哼一声,很快再次露出轻松的笑意:“我考虑过了,我这条老命是你救的,我正式邀请你做我的主刀医生,这是诊费。”

又一张大额支票推了过来,连风铃在内的所有女孩子都同时露出古怪的表情,几天之内这是第二次了,也不知道这年头人是不是都傻了,争着抢着给人送钱。支票上十万块的数字,足够一个普通人在这种经济发达的沿海城市里,开销几年绰绰有余。

这回说话的轮到张家二儿子,大皱眉头又劝了一句:“爸,高先生对您有救命之恩,您想帮他这想法我们都可以理解……我看这样,这十万块留下,我和大哥这几天正在帮高先生安排工作……主刀的事情我看就算了吧。”

这回连风铃都不自觉的露出不高兴的表情,明摆着这是看不起人。

张老先生果然是个很固执的老头,脸色一冷把话说死了:“我说了,别人我信不过。”

诊所里气氛一阵尴尬,张家两个儿子也彻底放弃了,虽然心情不爽终究还是不敢背上忤逆子的骂名。片刻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高明身上,话都说到这种程度了,现在只等他一句答复。

高明仍旧是那副清冷的表情,不自觉的看看自己纤长的手指,随即露出坚决的口气伸出手来:“病历。”

张老先生和风铃同时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然后是诊所里一群女孩子很自然的欢呼一声,唯一不太高兴的是张家两个儿子,面对亲爹的固执也一时束手无策。高明这会的心态其实也挺简单,他亲口答应下来的事情就会全力以赴,能力做及之处自然当仁不让。

此外他现在再不是孤家寡人一个,他需要面子,需要新的人生,他决不容许自己丢掉刚刚到手的幸福。

张老先生也很高兴,指着自己的鼻子口气很严肃:“我这条老命,现在交给你了。”

高明一边低头看病历,同样严肃起来轻一点头,然后凝神静气认真思索起来,他上一次涉足这种大型的心脏外科手术,大概还是在一年多前。面对大医院开具出来的各种检查结果,各种专家会诊结论,足足十几份病历光是阅读量就十分惊人了。

高明只看到第二份专家会诊结果,差不多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张老先生会信不过那些所谓的名医,两份会诊结果就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一边要求尽快做支架手术,另一边坚持认为没有必要,置入几个支架就能解决问题。

高明再看一本也就干脆放弃了,首先在进口心脏起搏器一栏打了个问号。

张家长子很自然的提出质疑:“这可是进口的国外最新产品,样品都已经订购了,十九万的价格您说拿掉就拿掉了,这钱不是白花了吗?”

高明也是几乎用完了他的耐心,表情清冷咧嘴冷笑:“单腔起搏器,进口单价5800元,你这个冤大头做的挺称职。”

诊所里大部分人是听到会意窃笑,张家两个儿子却是瞬间尴尬起来,互相看了一眼怎么也不肯相信。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