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少年除灵师

第三十夜·探望

收藏书签 字体:16+-

时钟指到了十一点,林锋洗刷完毕后,准备睡觉,却听到自己家的门被打开了,除了自己谁还会有他家的钥匙?答案很明显,除了那个柳茹云,还会有其他人吗?

“你……”质问的话还没出口,就被柳茹云华丽的行李堆吓坏了,她打算住我这吗?“我说,你搬那么多东西来我家做什么?”“来和你同居!”只看见柳茹云双手叉腰的站在门口,大声宣布道,“见鬼,她到底是哪个外太空来的……”林锋一把将她拉进了房间,并关上了铁门,“怎么,你还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无所谓啊。”柳茹云跳到了沙发上,舒服的坐下,“我说,你这到底是……”“离家出走。”柳茹云就像在自己家一般,打开了电视,“我爸要我和你断了来往,我不同意,然后他叫我滚,那我就只好滚到你这来了。”说到着,还不忘朝林锋可爱的眨巴了下眼睛,还想说什么的林锋,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了默认,转身朝自己房间走去,“等一等!”柳茹云跑到了林锋跟前,“还有什么吩咐,大小姐?”林锋的双眼中充满了血红,可以的话,他一定会宰掉眼前的女人……

“我睡房间,你睡沙发。”“为什么?”林锋皱起了眉头,“这还有为什么?”柳茹云挺了挺她的胸脯,“我是女孩子,而你是男的。”林锋也不理她,一把将她甩开,管自己走进房间,“喂,哪有人会让女孩子睡客厅,自己睡房间的?”柳茹云还是不肯放弃的拉扯住林锋的衣服,“夏天也是睡外面的,你为什么不可以睡?”林锋真觉得眼前的她,正在挑战自己的耐性极限,“我就是不要和她一样!”说完,柳茹云决定来个先下手为强,拼命朝房间里钻去,“好吧好吧。”林锋退让似的朝后一步,“不过,你爸妈怎么也跟着来了?”看见林锋回头朝着大门那,柳茹云不禁吓了一跳,难道自己父母现在就来带回自己了,正探出头去看时,只听见林锋在自己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晚安。之后,就是房间门重重的被关上的声音,“你敢阴我?”柳茹云瞪大了那双美丽的眼睛,对着房间里的林锋大呼起来,可里面的人没半点反映,到最后,也只有无奈的睡在了沙发上。

或许是因为太累的缘故,柳茹云很快趴在沙发上睡着了,而房间里的林锋则接到了一个令人意外的电话,“米凯尔?”“是啊,怎么,那么吃惊的声音。”电话那头的米凯尔调笑道,“我的电话,是杰森告诉你的吗?”“哎,你就别怪他了,他也是被我逼的嘛。”听米凯尔说的那么理所当然,林锋也实在无话可说,“最近我们六室的人还将继续停留在H市,所以你要小心。”听到米凯尔的话,林锋不由得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中,“是因为修罗还在H市?”“修罗的话,已经不知去向了,问题是,幕的人还在不断朝H市涌入。”“幕?”林锋记的,古诺斯也提到过,“就是那个新兴的组织,目前风头可是仅次于教会了,那群家伙的实力也是相当可怕的。”米凯尔说到这,顿了顿,然后又带着异样的口音,慢慢的继续说道:“洛凝霜的情况不太妙,你最近有时间就去看看她。”“她怎么了?”林锋才想起,最近没看见她,“她的母亲死了,根据目前的情报,可能是一名招灵师下的手。”“我知道了。”挂上电话,林锋不禁想起第一次遇见洛凝霜的时候,“眨眼已经过去两年了,希望,现在的她,别迷失了方向才好。”

“灵帝大人,总部又来催了。”血鸦小心翼翼的说着,眼前的少年面色可不好看,“知道了。”灵帝望了眼手里的长刀,修长的刀身正散发着异样的气息,“所以,我也要加快速度了。”“你是要解决掉加百列吗,这可不是那位大人的本意啊。”一个人闯进了房间,“谁?”血鸦转身时,那人已经到了灵帝跟前,“朴松,你怎么来了?”灵帝对眼前这家伙没什么好感,朴松虽然是招灵师,可喜欢用刀具去杀人,特别是妇女,“最近H市似乎有个专杀女人的凶手,难道是你……”看到灵帝眼神不善,朴松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拿出了手里的飞刀,“这个嘛,谁知道呢?”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奇怪起来,“我不管你做了什么。”最后,灵帝像是屈服般的说了句,“不过,你要帮我一个忙。”“哦?”朴松心里清楚的很,这个忙估计会要了加百列的小命!

“你们是谁?”洛子华打开门,只看见一个打扮阴沉的男子和两个与他完全不相称的美丽女孩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礼物。“伯父,你好,我们是洛凝霜的同学,因为她很久没来学校,我们非常的担心她,所以来看看。”柳茹云很是礼貌的说道,“这样啊。”洛子华想到自己的女儿,也是感慨万千,这才让三人进来,“她的房间就是那间,你们去看看她也好。”说着,心事重重的返回了书房。

“洛凝霜,我们来看你了!”开门而入,三人对眼前房间的第一感觉就是,灰暗。洛凝霜正坐在**,楞楞的发呆,“喂,你没事吧?”见到这模样,夏天和柳茹云才急坏了,而林锋却不紧不慢的坐在了洛凝霜面前,“你来了?”洛凝霜看了眼林锋,“打赢你的光头蛇我已经帮你杀了。”林锋不着边际的说了句,“是吗……”洛凝霜的身子不由的一颤,显然,对那场失败是相当的不甘心,“你还记的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吗?”林锋又问了一个毫无关系的问题,“喂,叫你来安慰别人的,谁让你来谈情说爱的?”柳茹云有拎起鞋子砸过去的冲动,但被夏天制止了。

“记的。”洛凝霜至尽还记的很清晰,那一天,她的命运改变了。“我那天问你的问题,看来你还没寻找到答案。”“答案?”洛凝霜凄凉的一笑,“都不重要了。”“我很明白,失去最爱人的痛苦。”林锋苦笑着说道,“也明白,那熊熊燃烧的愤怒与仇恨之火有多雄烈!”房间里的三个女孩都同时注视起林锋,“你将来的路,该怎么走,由你自己决定。但是,首先,要先找到我那个问题的答案。”说完,林锋起身走人,“喂,等等,你这就走拉?”柳茹云追出了房间,一把拉住林锋,“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这就叫说完了,神神秘秘的说了半天我听不懂的事。”柳茹云撅着嘴抱怨起来,“我是在安慰她还是安慰你?”“安慰她啊?”柳茹云才回答完就被林锋一句话气翻,“那我说你听的懂的事做什么?”

而房间里的洛凝霜脑海里不断盘旋着那一天——林锋带着洛凝霜走在教会的内廷,就在要进入三室的一刻,林锋停住了,回过身来,似乎想说什么,“加百列大人,你想和我说什么吗?”洛凝霜问的很小心,“是的。”林锋的表情变的很严肃,“在你成为除灵师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好。”“你为什么要成为除灵师?”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洛凝霜却一时无法回答上来,“我……”难道说是父亲送自己来的,自己根本不想做什么除灵师?“这个答案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出的,所以你也不必急着回答,总有一天,你会找到适合你的答案的。”

“我为什么要成为除灵师?”当洛凝霜现在再度问自己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一片迷茫,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头,好痛啊……

“夏天拜拜。”和夏天道别后,柳茹云就和林锋两个人晃悠晃悠的朝家方向走去,“我说,你打算住在我家到什么时候?”林锋多是不满,“我也不知道。”柳茹云不在意的回了句,“你父母那不要紧吗?”林锋对眼前的家伙实在是束手无策,只好拿她父母来压她,“你就那么讨厌我,不想和我在一起?”柳茹云已经很忍耐了,可是,林锋的态度让她也实在受不了了,为什么自己都做到这一步了,他还是不肯正面看她一眼呢?还是一味的赶自己离开?

“和我在一起很危险。”林锋这句话已经说了几万次,“我也说过了,我根本不害怕有什么危险。”说完,气鼓鼓的管自己跑了,“真是受不了她。”林锋也懒的去理会,准备自己先回去,突然,一股灵气在附近闪现而过,“不好,难道是帝的人?”林锋已经顾不得和柳茹云吵嘴的事情,立刻朝她刚才跑的方向跑去。

柳茹云一个人走在商店街上,心里,有失落,还有说不尽的苦闷,自己以前从来没想过,会那么与父母争吵,为了一个男孩子而离家出走,可是,就算做到这一步,林锋还是不肯接受她。

“柳茹云!”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可是,不同于平常,现在,声音的主人很焦急,看见林锋跑向自己这,柳茹云并没开心的反映,反而奇怪起来,他这么紧张,肯定是发生了可怕的事,就在她全神贯注思考的时候,一个诡异的身影出现在她身后,那人正是朴松,一把匕首无声息的刺了过来,“小心!”林锋不顾周围看自己的人群,一个箭步上前把柳茹云拉了过来,让朴松的匕首擦过了柳茹云的后腰,“嘿嘿,正好。”本来的计划就是引他上钩,现在正好。“想走?”林锋把惊魂未定的柳茹云拉到自己身后,双眼死死盯着眼前这个男人,“有本事就来追吧。”朴松嬉笑着钻入了人群,“柳茹云,你先回去,我去追他。”“不要……”明白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的柳茹云已经小脸惨白,“我怕。”看到这么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林锋才意识到,她也是个女孩子,不管那么的暴力与任性,内心,还是很脆弱的。“好,那跟着我,别离开。”林锋带着柳茹云追了上去,对方明显是有等两人,并没逃太快,直到两人追入了一条僻静的小巷,朴松跳上了一旁的屋顶,林锋正想带柳茹云上去,却感觉到两股灵气封杀了自己的去路。

“我们又见面了,林锋。”是古诺斯和天狂!两人一前一后的包夹过来,“帝的人和他们联手了?”林锋有点意外,其实这倒与灵帝无关,只是两人也在一起监视林锋就是了,“找我有什么事?”林锋已经唤出了雪落,“当然是讨债。”天狂也拿出了吉他,“你把我们的计划破坏了,不杀你,对不起死去的两名同伴。”古诺斯脚才朝前一步,就停住了,因为,一个更可怕的人出现了,“戒空?”林锋抓着柳茹云的手不禁一紧,但听到柳茹云疼痛的叫声后,就立刻松开了,“不错嘛,已经能控制住自己情绪了。”戒空看着林锋在可以压抑自己的愤怒,露出了意义不明的笑,“不过,我今天来不是找你,而是找夜风。”“找我们做什么,交易已经结束了。”天狂才说完就听见什么东西碎裂了,戒空的黑剑什么时候砍过来了?

“天狂!”古诺斯震惊的看着天狂被戒空一剑刺死,“为什么这么做?”古诺斯动怒的咆哮起来,而林锋和柳茹云也不明白戒空这么做的含义,“你还没明白吗?”戒空带着怜悯的目光看着古诺斯,“夜风,只是我的棋子而已,如今,你们没用了,自然要摧毁掉才行啊。”“你做梦!”古诺斯话音才落,一阵剑风卷来,把他整个人弹到了墙上,连石墙也在这强大的冲击下,凹陷下去,看到戒空挥手间解决了夜风的两大高手,林锋更是意识到自己与他的差距,“那么,我告辞了。”戒空挥手解开了周围的界结,不然刚才这么杀人,早惊动别人了,“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林锋越来越不明白眼前人的身份,“我吗?”戒空面具下的表情,一定是恶作剧的表情,“我的目的是破坏掉,我认为无趣的东西。”

戒空就这么走了,林锋和柳茹云也在之后回到了住所,可是,楼下停着的轿车却让柳茹云意外的叫出声来,那是自己老爸的,岂会不认识?“小云。”柳母和柳峰从车里跑了出来,拉住柳茹云,“你们怎么来了?”柳茹云才说完,柳父也从车里走了出来,“小云,跟我回去。”柳父的气似乎消了不少,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女儿,“可……”回头看了眼林锋,他仍是那副冷漠的表情,又想起今天自己差点被杀,又或者被抓的,可能,又是人质的份,到头来,自己果然还是总是会防碍到他,“知道了。”所有人都意外这个回答,原以为会很艰难。

“对不起。”柳茹云走到了林锋的面前,“我不听你话,给你添麻烦了。”林锋先是一呆,随后无所谓的耸耸肩,“习惯了。”说着,朝自己家走去,“就告别的话都没吗,我果然,在他眼里就和不存在一样……”柳茹云有点黯然的想到,到最后,果然到最后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做梦而已。

正当柳茹云觉得一切破碎的时候,忽然听到那冷漠的声音有点便扭的传来,“对了,下次临时来投宿的话……我可是要收费的。”走到楼梯口的林锋突然丢出这么一句话来,然后立刻跑了上去,“什么还想下次,你做梦啊,臭小鬼,勾引老子女儿!”柳父很没风度的开骂了,而柳茹云的脸上,在短暂的迷茫后,立刻多了一份灿烂的笑容,还有一点点的泪光,原来,梦没结束,因为,她与他之间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我真是多事……”林锋站在窗口,看着车子的离去,有点茫然的说道。

PS:晚上可能还要出去,下午先发了今天的份,晚上有时间,再多发一章-O-~~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