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剑傲九天

第一章 寒谭奇遇

收藏书签 字体:16+-

苍茫大陆,燕云州,云雾山。

云雾山绵延千里,山岭苍翠群峰林立,悬崖、山涧、峡谷、洞穴数不胜数,其中栖息着不知道多少奇禽异兽,哪怕是身手高强的武者也不敢轻易踏足大山腹地。

只见一道玉带似的瀑布从险峰之间挂落,流水落下百尺化为漫天飞舞的雨点,纷纷扬扬地飘洒在山脚一座深不见底的水潭里,激起绵绵不绝的涟漪。

水潭边矗立着一块硕大的岩石,一名少年正盘腿端坐在上面。

他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身材欣长剑眉朗目,刚毅的脸庞带着几分稚气。

少年上身精赤,淡古铜色的肌肤下,块垒分明的肌肉犹如钢浇铁铸般坚实,完美无暇蕴含着强大的力量,绝对令人惊叹!

他的名字叫做秦云,是五里之外上猎村中人,每天下午都会来水潭边锤炼体魄、修习武技,十年来无论风霜雨雪从不断绝。

只是此刻的秦云,内心远不如表面那么平静。

他从五岁开始锻体习武,整整十年苦修勤练,凭借出众的天赋和与生俱来的坚毅性情,一年之前就达到了锻体第九重天,家传的赤炎心诀修炼到第二层阳火三叠!

苍茫九州武者如云,实力高低分为锻体、炼气、先天、化罡、神通五大境界,每一境包含九重天小境界。

秦云身具武脉家学渊源,从小内外兼修,到现在无论筋骨皮膜还是血肉经脉都锤炼到足以承受真气冲击的地步,丹田之中真气雄厚凝实,却始终无法突破瓶颈开脉炼气。

锻体境到炼气境是质的飞跃,达到后者才算是真正踏上武道之路,卡在关口整整一年的时间,怎么能不让心怀大志的少年生出几分浮躁?

深深呼出一口浊气,秦云缓缓闭上了眼睛,将所有杂念排出心海,催动气海丹田之中蓄积的赤炎真气冲向武脉。

武脉又称气脉,是运行真气的特殊经脉。

武脉并不是谁都具备的,拥有武脉才能修炼内劲心诀凝练真气,没有武脉的人如果修习武道,最多也就到锻体九重天止步。

而武脉也因人而异,分出不同的种类品阶,有些人天赋异禀,修炼进境可一日千里,而有些则资质泛泛,如何努力都无法突破高层境界。

秦云的武脉粗壮坚韧,资质堪称是一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任凭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开脉引气。

所谓开脉,指的是运行真气打通武脉,引丹田真气直抵四肢头颅,进而贯通全身经脉,是晋升炼气境的最重要条件。

无法开脉,天赋再好也成不了真正的强者。

随着心诀的运转,三朵火焰形状的真气团在秦云的气海中迅速成形,它们飞速旋转着,转眼之间融合在一起,化为一道真气流束轰向连接丹田的武脉。

同以前的千百次努力一样,秦云的真气遭到了武脉的顽强抵抗,前进了几寸再也无能突破。

很快的,他的额头上冒出了豆粒的汗珠,丹田凝聚的真气一部分在冲击武脉时被消耗,而另外一部分则自行发散进入四肢百骸之中。

赤炎心诀是一流的基础内气心法,所修炼出的赤炎真气炽烈刚猛,由于秦云还没开脉,因此散发的真气无法控制吸收,对他的身体造成了影响。

秦云的皮肤变成了赤红色,整个人像是煮熟的大虾,汗水还没有从毛孔中渗出就化为了气体,五脏六腑更是如遭火焚。

如果没有十年锻体锤炼出的强悍体魄,发散的赤炎真气就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坚持了整整一炷香的时间,当表皮肌肤因为太过干燥而出现了细微的龟裂,秦云才无奈地放弃了不知道第几次的开脉努力。

睁开眼睛,他无奈地摇摇头长身站起,以一个漂亮的鱼跃姿态跳入水潭之中。

入水的时候,竟然没有激起半点水花!

冰寒刺骨的潭水顿时将秦云完全淹没,瞬间吸走了他肤表的热力,整个人立刻清醒舒服了许多。

这座云雾山脚下的寒水潭面积并不大,但是相当的奇特,平常无论下多大的雨都不会满溢,大旱之年也从不干涸半分。

潭水极为冰冷,上猎村的人从来没有人敢进入潭里游泳嬉戏,因为敢于这么做的人全都沉入谭里死不见尸。

秦云却是个例外。

他所修炼的赤炎心诀炎力极盛,除非服用专门的药物加以调和,否则长期修炼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损害。

而寒谭潭水却正好能够中和赤炎心诀的炎力,秦云也是在无意之中发现它的好处,所以每天下午都来寒谭边修炼心诀。

事实上,他的赤炎心诀能修炼到阳火三叠层次,和这寒谭有莫大的关系。

在水里吐出一串气泡,秦云舒展手脚朝寒谭深处潜去。

越是往下,寒谭越是冰寒幽暗,还有随之带来的巨大压力都让人难以承受,但是秦云长年累月早已习惯适应,所以混不在意地继续深潜。

谭水的寒力和压力,对他来说都是对心性体魄和赤炎真气的锤炼,秦云曾经一度潜到谭中数十丈多深。

而今天开脉再次失败,让他心里憋了一股邪火,忍不住想要冲击自己的极限,看看能不能一探寒谭的最深处。

几条尺长的青鱼从他身边悠然游过,寒谭并不是生命的禁区,生活在里面的鱼类为数不少,而且味道都极为鲜美。

正当秦云准备出手抓鱼的时候,周围的青鱼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惊吓,猛烈摇晃着尾巴四散遁逃。

一道黑影蓦地出现在秦云的附近,无声无息速度极快。

一尾慌不择路的青鱼正好迎头撞上,躲闪不及被黑影张开嘴巴一口吞下!

但是秦云却没有丝毫的惊讶,脸上反而露出笑容,伸手冲着黑影挥了挥手。

黑影迅速地贴靠到了他的身边,赫然是一头足有七八尺长的硕大鲤鱼。

它用长长的鲤须轻触秦云的手臂,鱼身上巴掌大小的暗红色鳞片在潭水中泛动着点点寒光。

秦云伸手在它滑不溜手的脑袋上摸了摸,显得十分亲热。

这头赤鲤是寒谭里的霸主,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岁,很有灵性。

每次秦云潜入寒谭,赤鲤总会过来陪伴嬉戏,给他枯燥的修炼生涯平添了几分乐趣。

玩耍了片刻,秦云继续向着潭底潜去。

赤鲤一路陪伴,直到秦云一鼓作气潜到大约三十多丈深,它才恋恋不舍地掉头离开。

但秦云并没有停住,他想试试自己的极限。

到了这个深度,潭水的压力已经是很大,不过还在秦云的承受范围之内。

周围已经看不到任何的鱼类,虽然阳光无法达到如此深的地方,但是水里有许多漂浮的藻类,它们散发出点点微光,让秦云勉强能够看清四周十来尺范围内的情景。

又往下潜了十几丈,秦云才感觉到了真正的压力。

潭水的寒力压过了他体内残余不多的赤炎真气炎力,身体骨节因为外力碾压而发出细密的爆裂脆响。

差不多了!虽然依然没有能够达到潭底,但是秦云知道这差不多是自己的极限了。

入侵的寒力让他头脑清醒无比,不会去做会送命的蠢事。

然而正当秦云准备转身上浮的时候,他眼角余光忽然觉察到在自己左下方什么有什么东西。

这个发现让他心中一动,稍稍调整了姿势运足目力仔细看去,发现在更深处有一团散发出淡淡光华的物事,只是朦朦胧胧无法看清真容。

那是什么?秦云的好奇心立刻提了上来。

他毕竟只是十五岁的少年,虽然明明知道在这里很危险,但却忍不住内心的冲动,冒险朝着那团东西游去,想要一探真相。

潜了七八尺,秦云终于看清楚,那团发光的东西竟然是一枚鸭蛋大小的奇特宝石!

它的表面浑圆,并且不停地变换着颜色,从赤红到青蓝流光溢彩,半埋在黑色淤泥中极为美丽醒目。

在宝石的周围,呈现出一副半掩半露的灰白色人体骨架!

从位置上看,这枚宝石被置于胸骨的部位,像是被尸骨的双手捧着。

秦云忍不住睁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到达了寒谭的底部,还发现了这么一件东西。

不过身上骨骼发出的痛苦呻吟和透体的寒意提醒秦云,他现在的处境可不妙。

来不及细想,秦云猛一咬牙,展臂蹬腿朝着宝石游去。

潭水的压力陡然暴增,秦云只感觉眼前一黑,口鼻耳朵之中溢出了丝丝的鲜血,但是手指却碰触到了那块五彩宝石。

奇异的触感从指尖传来,他一把将宝石牢牢抓在手里,拼尽最后一丝力量转身向上游。

一口气上浮了十几丈,潭水的压力大大减轻,但是秦云体内的真气炎力已然消耗一空,被入侵的寒力冻得浑身发僵。

更可怕的是,他的双腿竟然在这个时候抽筋了!

巨大的痛苦和淹没全身寒意交织在一起,终于摧毁了秦云的最后意志。

他昏迷了过去。

收藏书签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