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绝世高手调教大宋

044 暴躁的道姑【二更求票求收藏!】

收藏书签 字体:16+-

那松木一走,莫轻轻的脸唰的一下通红起来,刚才王应玄用灵识侵入她身体之时,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一丝不挂的展现在王应玄面前.

她已经懂的了男女分别,想起刚才的情景,只觉得羞燥的厉害,但又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和王应玄之间的感情一下亲近起来,两人之间似乎生出了奇特的情感,这种情感冲击着她的身体,让她感觉到身体酥软。

王应玄也缓过劲来,心中暗道一声好险,差一点就是身受重创。

突然间看到莫轻轻脸上通红,他才发现自己脑中多了一些东西,一具洁净无暇,如同美玉一般的身体如同刻印一般,停留在脑海中。却是他收回灵识时不小心扫到的东西。

莫轻轻的情绪也在影响着他,王应玄心里痒痒的。先前看莫轻轻如同仙子一般,王应玄也没有敢往男女之情方面来想。

但此刻,仙子对自己动了凡心,王应玄自然也心思大动,想着就此发展一下。不过,这样怎么看都有点趁人之危啊。

王应玄暗暗鄙视了一下自己,咳嗽了一下引起莫轻轻的主意,道:

“轻轻,刚才是迫不得已,还请你不要见怪。”

莫轻轻又闹了个大红脸,道:“王师兄,今天的事情以后我们都不要提,就当没发生过。”

王应玄点点头道:“嗯嗯,嗯嗯,这是我们间的秘密。”王应玄说着,就觉得这话有点歧义,但好在莫轻轻没有注意。

莫轻轻道:“王师兄,今天比剑就到这里吧,我先走了。”

“嗯,轻轻,我明天再找你。”王应玄道,一把将衣衫撕了一角,就要包扎手臂。

他的手臂虽然被刺了一剑,但是以他对肌肉的控制力,却是没有血液流出来。

“啊,我都忘了你受伤了。”莫轻轻看到王应玄的动作,突然想到松木刺了王应玄一剑,心中有忐忑起来:“王师兄,怎么样了?我来看看。”

莫轻轻的手指划过王应玄**的肩膀,王应玄立刻感觉到全身一阵麻酥酥的感觉,莫轻轻感觉也是极为敏锐,一下手忙脚乱起来。

王应玄突然感觉到有目光看过来,却是一块山石之后有目光窥探。他明白是何人,暗怒不已。

当下制止了莫轻轻道:“轻轻,我没事,你先回去吧。”冲莫轻轻使了个目光。

莫轻轻心里明白,当下道:“好吧,王师兄,我明天再去看你。”

王应玄走过转角,就看到刚才那个松木正愤愤的站在那里,看到王应玄过来,那松木冷脸道:“小子,你别想打我小师妹的主意,我等一会就告诉师门长辈,以后你都别想来这后山了。”

王应玄心里那个恶心啊,衡山剑派里怎么有这么奇葩的家伙,和莫轻轻乌亦云等人一点都不相同,眼看他洋洋得意的样子,王应玄突然目光一转看向他身后,面露惊讶:“方掌门!”

松木一惊,急忙转头要见礼,哪里有掌门的影子,就在这时就觉得屁股被人狠狠一踹,惨叫一声就滚了下去,滚了有两三丈的距离被一颗大树挡住了,松木虽然没受伤,但是衣衫狼狈身上也脏兮兮的。

“王八蛋!”松木翻身而起,哪里有王应玄的身影,当下衣服也不换,就这么怒气冲冲的去找师门长辈去告王应玄。

衡山深处,长青峰,乃是衡山剑派长老‘碧落仙子’郑碧华的洞府所在,郑碧华正是莫轻轻的师父。

松木气鼓鼓的正来到郑碧华洞府外,郑碧树见到松木的样子,不由得怒火勃发:“松木,是谁把你搞成这个样子?”

松木这么惨兮兮的样子过来,就是要让郑碧华为他做主。郑碧华是他亲姑姑,平曰里对他十分宠爱,正因为如此,他也自觉与莫轻轻的关系更亲近,甚至想着以后取了莫轻轻。

松木哇的一声,哀叫起来:“姑姑,我被人欺负,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郑碧华怒道,“先别哭,是谁打的你,乌亦云?崔宇?还是华渝生?除了他们三个,别的人打你我可就不好替你出头了。”

“姑姑,不是他们,是一个外人打的。而且这个人还对小师妹言语轻薄,我正是因为这事呵斥了他,结果他就恼羞成怒打了我。”松木道。

郑碧华大怒:“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就知道不能让轻轻在外面抛头露面,这世间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竟然打轻轻的主意,你带我去找他,立刻把他驱逐下横山,以后不准他再来这里。”

这两人便怒气冲冲向衡山剑派招待客人的地上而去,王应玄刚刚进了屋子中歇息,一边运转着新月内气,想着怎么创造出一套适合新月内气发挥威力的掌法来。

正在这种时候,只听的咔的一声,房门被人一脚狠狠踹开,声势极响,王应玄猝不及防下内力翻滚,向着周围的经脉就冲了过去,搁在旁人那里,便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但王应玄灵识一扫,翻滚的内力重新温顺可控,回归了丹田之中。

但这片刻的冲击,已让王应玄嘴角翻出了血迹,他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俏目含煞的中年道姑,以及一脸脏兮兮的松木。王应玄目光中杀气翻滚,怒喝一声:“你们找死!”

“好霸道的小子,今天本仙子就教教你如何低调做人!”郑碧华一闯进来就看到王应玄在打坐,她也是内功高手知道内功修炼时被打扰的凶险,本来心中有一点后悔自己的鲁莽,但是听到王应玄的话,那一点懊悔一下消失了。

郑碧华说着,脚步一踏,就到了王应玄床前,甩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只听的啪的一声响,郑碧华的手掌却是落空了,而王应玄的身体在瞬间越过了她,一巴掌狠狠的打在松木脸上。

他心中也是恼怒松木,出手并不容情,这一巴掌打的是实在的很,松木只觉得脑中轰得一下,两眼冒金星,牙齿松动,直接从屋里抽到了屋外。

郑碧华豁然转身,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心头怒火腾地升起,腰间长剑已经拔在手中厉声道:“贼子,不管你长辈是谁,我今曰定杀你!”,长剑一阵,直刺王应玄。

“没有素质的泼妇,刚才是你踹的门?我就替你男人教训教训你,懂的礼貌。”王应玄也冷哼一声,身体向左一避,秋水刀出鞘,咔嚓一声如惊雷闪电斩向此女子。

王应玄这一刀是愤怒而出,展出了天剑秘传中‘天河倒卷’的味道,新月内力借助这一招喷薄而出。

郑碧华看到王应玄年少无礼,就要出手教训教训他,哪里想到王应玄年龄虽小,实力却是出奇的强,眼看刀光一片卷来,带着凉森森的杀意,郑碧华猛然感觉到一阵恐惧,全身的内力狂喷而出,带着长剑施展出衡山剑派的一式威力巨大的绝招。

嘭!两股内力首先撞击在一起,这郑碧华是仓促而发,两股内力撞击时,一下被新月内力震得溃散,王应玄刀光携带着内力之威,咯嘣一下将郑碧华长剑斩断。

然后刀光一卷,要将郑碧华卷在其中,就在这时,一把长剑从外激射而来,叮的一声,与王应玄秋水刀撞在一起。

王应玄感受到这熟悉的剑势,身体向后一晃,跃了开来,而此时一道白色人影也从那中年道姑身后显出身形来,正是莫轻轻。

莫轻轻一把扶住中年道姑,关切的问道:“师父,你没受伤吧?”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