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玩世至尊

9. 第九章:翼德入伙

收藏书签 字体:16+-

夏逸浩仔细地看着mei女丫鬟的动作,欣赏这浴洗凝脂的绝美画卷,像是很全神贯注的模样,心底也跟着泛起了阵阵让人心跳加速的酥软。

“这是荷花香jing。”mei女丫鬟一边在身上搓抚着,一边对着夏逸浩细声细气地说道:“除了可以让肌fu滑润细致,舒开毛孔外,更能让室内布满令人放松的香气。”

夏逸浩不停地喘着大气,猛地将她娇弱身子揽抱着,只觉得心中说不出的舒服,柔嫩肌fu散发出玫瑰般颜色,mei女丫鬟很快迷失在夏逸浩宽厚的怀抱中。

mei女丫鬟腰间乍收的曲线,彰显出她那纤细的腰身,是那么样的柔软,又那么样的轻嫩,好像稍微用力一些,就会把她的腰肢给折断那般,令人不忍用力,但又忍不住地想用力!夏逸浩轻抚下她的肌fu,像是唤醒了最深沉的yu望,微微轻颤着,敏gn得连雪肤上纤微的汗毛都轻竖了起来,纤长柔软的泛出了一层亮艳的水气,丽光至极,令人神魂皆摇微红的眼睫,ue白的皮肤,淡淡的雅丽中,依旧一股铮铮的奇艳。

清晨,房间内仍旧弥漫着朦胧水雾,夏逸浩满zu地躺在温暖被窝里熟睡,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脸上挂着幸福满zu的甜笑。

突然,?楼下传来一阵吵闹将他从梦中惊醒。夏逸浩睁开眼睛这才发现mei女丫鬟已经不在自己身边,屋中那大大的木桶也不知了踪影。若不是身上还保留着那股淡淡的荷花香jing味道外,夏逸浩完会怀疑昨晚那缠min的一幕是一场un梦。

楼下的叫嚷声越来越大,叫人心神不宁,已无睡意的夏逸浩,不得不翻身起床。走出房门才知,已经有很多客人都被吵醒,大家抱怨着爬在各自房门前的围栏上往下看。夏逸浩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走到围栏前漫不经心地往下一看,只见一豹头环眼,威风凛凛大汉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站在大堂中间。

昨日当街强抢逼婚的壮汉也在其中,见夏逸浩出现在三楼的走廊上,他将夏逸浩一指,一脸献媚地对着大汉说道:“三爷,就是他坏了我的好事!”

那大汉一听,也不说话,抬头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夏逸浩。只见他额上青筋暴起,双手捏得咯咯作响,显然心中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了极限。

正这时,刘备风尘仆仆地从门外走入大堂,脸上带着一丝倦容好像一夜没有睡觉的样子。刘备走到大汉面前,双手抱拳,十分客气地说道:“原来是张三哥,大清早的不知是那股风把您给吹来了?”

大汉见刘备到来,怒气显然消了不少,但还是恶狠狠地指着夏逸浩说道:“刘兄,这位客人昨晚打了我的兄弟,你知道我眼里可容不得沙子,我今天来的目是就是来讨个说法。”

刘备满脸堆笑道:“原来就这屁大点事,看把你急的!不瞒三哥,他是我的朋友,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

“想就这么算了,那不可能!”那大汉叫嚷起来,其身后的小喽啰也跟着狗仗人势地附和道:“对,不可能!”

刘备眯着双眼,摆出一副笑里藏刀的表情,冷冷一笑道:“既然三哥这点面子都不给,那以后你家的猪肉就不要送过来了。”

“你…你有种!”大汉气得y牙切齿,但又不愿和钱过不去,只得妥协道:“看在猪肉的份上,我今天就给你这个面子。”

刘备将脸一变,随和地笑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刘某人是从来不勉强别人做不愿意的事。”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说过的话,我一向认账。”大汉朝着刘备抱了抱拳,抬头指向夏逸浩,阴森森地说道:“小子,我今天看在刘兄的份上就放你一马,如有下次我可不饶你。”说完,带着众人走出大门。

“不——送!”刘备怒不可竭地看着大汉离去的背影,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冲上去揍他一顿。因为起先大汉说看在猪肉的份上,最后却说看在刘兄的份上。这分明就是把刘备和猪肉画上了一个大大的等号。

刘备怒气渐消,便邀夏逸浩到他房中饮茶。待夏逸浩进入房间,只见此房除布局幽雅以外,最大的亮点就是房间四壁除窗门以外,剩余的墙壁的空间处堆满了大困困的竹简,从一点可以看出刘备是酷爱读书之人。

夏逸浩坐定后,趁刘备沏茶之际,开口谢道:“感谢贤弟刚才出手相助,若不然定会被大汉痛打一顿。”

刘备沏着茶水微微一笑道:“大哥的事就是我的事,要是适才我不做这和事老,恐怕你二人定会大大出手,到时候我这小店就得遭殃了。”

“呵呵…贤弟真是幽默风趣!”夏逸浩笑了笑,接过刘备手中那散发着清香的香茗,问道:“刚才大汉倒也甚是可爱,不知乃何方高人?”

刘备将茶杯端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茶水,说道:“此人姓张名飞,字冀德,乃当地一泼皮。”

“什么?他便是张飞?”一听那大汉便是张飞,夏逸浩顿时喜出望外,大力将手中的茶杯重重放到面前的茶几之上,震得杯中的茶水荡了出来。

刘备见夏逸浩这情不自jin地表情,试探性地问道:“难道大哥与那张飞有什么血海深仇不成?”

“非也,非也。”夏逸浩顿将什么君子风度置于脑后,完全不顾形象哈哈大笑道:“若要想成就大事必拉此人入伙。”

刘备一脸惊疑,不以为然地摇手笑道:“此人屠夫出生,丈着天生神力和家资丰厚,时常带着一群闲耍之人欺压乡邻,在涿县一带口碑可是极坏。”

“自古英雄不问出处,贤弟可别以事取人。”夏逸浩重新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茶水,只觉得口中甘甜无比。

刘备一脸忧心忡忡地说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个道理我自然明白,但恐张飞加入会引来百姓非议。”

“我看那张飞并非大奸大恶之人,反倒骨子里充满了英雄气概。只不过一时误入歧途罢了,只要善加教悔他日必成大器。”夏逸浩目不转睛地看着刘备,不停地玩弄着手中茶杯。

刘备被夏逸浩盯得发毛,迫不及待起身,说道:“既然大哥如此看好此人,那我这就前去拉他入伙。”

“贤弟不需着急,成就大事也不差一时半刻。”夏逸浩笑了笑,将话锋一转,问道:“贤弟一脸倦容,难道昨晚失眠了不成?”

“哎!”刘备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昨晚我一夜未睡,忙着四处寻找接这酒店的东家。”

夏逸浩惊讶万分之余,暗想这酒店生意兴隆又怎么会转让呢,但为了知道原因他开口问道:“这么好的酒楼,贤弟又怎么舍得卖掉呢?”

“这酒店是祖上传下来的基业,其实我也不想买它,只不过组建军队需要大量的经费,所以不得不…。”说到伤心之处,刘备这堂堂七尺男儿也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