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玩世至尊

10. 第十章:桃园结义

收藏书签 字体:16+-

夏逸浩拍了拍刘备的肩膀,安慰说道:“贤弟不必伤感,为兄到有一两全其美的办法,即可保住酒楼,又可组建军队。”

听夏逸浩这么一说,刘备方才停止了啼哭,转悲为喜道:“什么办法?大哥快快说来。”

“巨鹿人张角率领十万黄巾军反叛朝廷,也没有听说他花了大量的经费组建什么军队啊!” 夏逸浩微微一笑,顿了顿接着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个道理贤弟应该明白吧?”

刘备心有所想地沉思了老半天,才愕然醒悟道:“大哥的意思是效仿张角,激发起广大劳苦大众的救国的热情,让他们无条件地跟着我们干。”

夏逸浩摇手笑道:“贤弟只说对了一半,但现目前光靠救国的满腔热情是远远不够。就拿黄巾军起义为例,他们人员之众多,救国热情之高涨,都可谓是空前未有的,但他们结果注定还是失败收场。我们需要的是一支来至于人民的队伍,服务于人民的队伍,这支队伍一切工作都是为了人民。”

“虽然我不完全明白大哥说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但听起来直叫人神经里热血沸腾,jing神上英勇无敌了。”刘备jing神抖擞地笑了几声,猛然起身拍着ing口说道:“大哥你说怎么做我就跟着你怎么做。”

刘备、张飞已经出现,按照历史来看关羽定在涿县某个地方,为了尽快找到关羽,我拍了拍刘备的肩膀欣然一笑道:“我初来涿县,人地生疏不如我们出去逛逛。”

刘备一下来了jing神,再次将ing口一拍,夸夸其谈道:“要说逛街大哥可算是找对人了,我自幼在涿县长大,镇上每大街小巷我都m得滚瓜烂熟。什么茶馆、赌场、酒楼、当铺、ji院等等我都是熟记于心。”

“那贤弟可曾遇到过一红脸长须之人。”

“红脸长须的好像没有,不过黑脸长须,白脸和须的到有几个。”

“我找的不是黑脸,也不是白脸,而是像猴子一样的红脸。”

“天底下那有天生红脸的,只有酒醉之后脸才会红。”

“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在我们那里连两个脑袋的都有。”

“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夏逸浩大笑了几声后,一本正经地说道:“想必就在这几天这个红脸之人便会出现,可得派多些人手四处留意。”

“知道了。”刘备忙点了点头。

夏逸浩同刘备从早一直逛到晚上,一路走走聊聊,不曾发现关羽终迹,沿途问之也没有人见过红脸之人。夏逸浩猜想以关羽那副独一无二的尊容是人都会记得,看来他还没有流窜到此处。

一晃过了十天,仍旧没有关羽半点消息。但这段时间,谁也没有闲着,夏逸浩同刘备兵分两路。一路四处张贴招兵榜文;另一路游说张飞入伙。起初张飞听二人要起兵说什么也不干,后来在夏逸浩糖衣炮弹的轰炸之下,在mei女金钱的yu惑之中,方才欣然答应了起兵之事。

张飞在涿县一带颇有影响力,很多青年见张飞继刘备之后第二个站出来起兵。那些原本徘徊不定的人顿时下定决心,跟着时代的潮流积极投身到起义的队伍之中。

半月后,夏逸浩终于组建了一支五百人的农民起义军。虽然军队没有统一的服装,没有统一的兵器,但却有统一的目标,统一的宗旨,那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

在涿县南面约十里处有一座废弃的山神庙,据说以前这座山神庙的香火非常的旺,附近的村民大都来此烧香拜神,求得一年风调雨顺。但自黄巾起义以来,兵祸连年,社会生产力遭到极大破坏,人民遭到空前的浩劫,以致出现了“千里无鸡鸣”、“白骨蔽平原”的惨景,所以也来这里拜神的人越来越少。

为了保佑起兵成功,夏逸浩同刘备、张飞三人择了一良辰吉日带上香烛、纸钱、烧ru猪等祭品结伴来到这座废弃的山神庙烧香拜神。说实话夏逸浩不相信鬼神之说,更不信天,不是有句话叫做人定胜天么?可是夏逸浩曾经还是跟着妈妈去拜神,跪在菩萨面前祈祷、求签,也许这便是某种jing神上的寄托吧!

正午十分,三人来到庙前,环顾四周到处是残垣断壁,枯木乱卧,荒草萋萋。夏逸浩伸手拨开门前密布的蜘蛛网低头进入庙中。放眼望去,正中的一尊大佛也是残破不全,佛头早已不知所踪,佛身斑驳不堪,大大小小的窟窿密布其上,唯留一只佛手却也少了三根手指。大佛下方是一个蒙着厚厚灰尘祭台,在祭台正前方有三个歪倒在地上的香炉。乍一看,这破落相令人胆战心惊。

三人忙将烧ru猪等祭品一一摆放在祭台之上,然后扶正香炉,点燃香烛、纸钱,跪在佛身面前,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虔诚拜膜,似乎没有因为佛身的残破而有任何的不敬。刘备更是肃穆,他虔诚地祈祷着,希望大慈大悲的菩萨大发慈悲,保佑起兵成功。

正当三人虔心拜佛之时,突然从佛身后面隐隐传来一阵“呼噜”的打鼾之声。刘备、张飞二人顿时惊呆了,以为是菩萨显灵,忙点头作辑。而夏逸浩却不以为然起身绕到了佛身之后,只见一大汉卷缩在稻草之中,正自斜靠在佛身上呼呼大睡。

夏逸浩轻咳一声,忙唤来刘张二人,那人也随之翻了翻身,原本以后脑勺示人的他将那长长的胡须,那红红的脸庞,那丹凤眼、卧蚕眉一览无余地展现出来。夏逸浩定睛一看当即傻眼,摆出一副似乎幸福来得太突然,把自己给砸晕过去了m样,自吟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香火破庙处。”

“他…他不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吗?”刘备显然也是激动万分,说话声不由也结巴起来。

张飞却不知何故,呆若木鸡般站在一旁,但从夏逸浩与刘备兴奋的脸上猜想到了事情的十之七八。

众人相继说话后,关羽揉了揉惺松双眼,低声抱怨道:“你们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我那香喷喷的烧ru猪就这样泡汤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