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玩世至尊

38. 第三十八章:老黄射箭2

收藏书签 字体:16+-

“的确如此!”夏逸浩诡异地笑了笑,黑下了脸,阴阴地说道:“但是现在射击区距箭靶的距离是101步,所以他永远都射不中的!”

“原来如此!”赵云和魏延向夏逸浩投来崇拜的目光。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只见黄忠在射击区内活动了几下筋骨,然后摆好姿势,拉开弓,专注地看着前面箭靶上的小红点。

太阳照射在大地上,抚过黄忠的身i,在地上投射出一道拉长的影子。夏逸浩心理暗暗的佩服着,眼前这人根本就不像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而像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突然发出“嗖”的一声箭响,箭矢正对着红心飞去。众人的眼睛向前再向前,当箭矢离红心一步之遥时忽地了,垂直掉在地上。夏逸浩等人一下就欢呼起来,口哨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黄忠明显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怎么也不相信,认为这只是一场噩梦,唯有呆呆的站在原地。

裁判员大声喊道:“u——耙!”

“u耙!”这两个字像一把锋利的尖刀深深的扎进这个坚强老男人的心。夏逸浩暗自窃喜地走到黄忠身边,却故作一脸感谢地说道:“前辈!谢谢你让我一局。”

听夏逸浩这话之后,呆若木鸡的黄忠,突然哈哈大笑道:“没有什么呢,在你兄弟面前我总不能不给你留点面子吧。呵呵…”

“第二射准备!”裁判员再次喊道。

只见黄忠以极快的速度摆好射击姿势,对这前面的小红心就是一箭。“咻”,箭矢像闪电一样一晃而过,众人皆露出了惊叹的目光。当箭矢离箭耙还有一步的时候,遗憾地了,羽箭垂直落地。

黄忠脑子一片空白,两眼呆泻地望着空空的小红心,仿如世界m日已经降临,人正置身于这末日之中。

“u——耙!”裁判员再次冷冷说道,声音中仿佛带着一丝鄙视。

“u耙!”这两个字像一个ing感漂亮mei女把黄忠挑du地yu火焚身,然后冷冷地扭着i股离他而去。夏逸浩内心狂喜地走到黄忠身边,感激流涕地说道:“前辈!你心ing太宽广了,不要再顾及我的感受,不要再给我面子,你就恨恨的射吧!”

“兄弟!我给足你面子了吧,你可要请我喝酒哟。呵呵…”黄忠又哈哈大笑起来。

“第三射准备!”裁判员喊道,声音中带着失落。

只见黄忠慢慢的抽出一支羽箭放在弦上,拉开弓,对准前面的小红心。然后原地来了一个360度的大旋转,只听见“嘭”的一声弦响,箭矢速度太快根本就看不到飞行的轨迹。

正当众人寻找羽箭踪迹的时候,突然听见箭靶处的裁判员,大声骂道:“你他m会射箭吗?射中老子大ui呢!”

“你——他——妈——会——射——箭——吗?”这七个字像七张嘴泼妇的利嘴,反反复复地对着黄忠耻笑。黄忠一直以射箭为骄傲,一直以射箭为自豪,一直以射箭为光荣,一直以射箭吸引mei女眼球。可谓是射箭无数,每射必中,今天既然有人骂他不会射箭。黄忠几乎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眼前一黑就晕倒了。

夏逸浩急忙命人打来一桶凉水泼在黄忠脸上,黄忠打了一个激灵睁开失望的眼睛,四肢无力的像烂泥一样躺在凉椅上。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夏逸浩得意洋洋地向射击区走去,偶尔听见黄忠所部将士在远处小声议论:

“哇塞!真的太酷了,跟着他混一定很有面子!”

“他头发好有型哟!”

“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夏逸浩呀,简直帅呆了…”

夏逸浩飘飘然地来到起点位置,取弓搭箭,用力将虎筋弦弓拉了个满月,“当”的一声,箭如流星一逝而过,“绑”的一声箭深深的射中红心。这虎筋弦弓,因为是用老虎的筋作为弓弦,所以能轻易的射到150步的距离。

众人看得两眼发直,全都傻了。然而黄忠报着平局的愿望被夏逸浩无情的打破了,一下从凉椅上滚了下来。

接下来的第二箭、第三箭,夏逸浩仍旧不偏不歪地射中红心。最后我以3:0的好成绩,大获全胜。所部将士为夏逸浩的胜利而欢呼,新野军将士为夏逸浩的jing彩表演而呐喊。众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有甚者既然情不自jin,相互含情默默的拥抱了起来。

正这时,主裁判走上一临时搭建的高台,情绪激昂地说道:“将士们,振奋人心的时刻到了,到底是主场黄忠胜?还是客场夏逸浩胜呢?”

“夏逸浩胜!夏逸浩胜!”将士们纷纷举手表决。

主裁判厉声宣布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对,你们猜对了,这场惊心动魄的射箭比赛,最终胜利者是——夏逸浩!”

紧跟着,四下响起了一阵震耳yu聋雷鸣般的掌声,徐庶带头喊道:“老大万岁!老大万岁!”顿时,喊声四起,“老大万岁”这个四个字,在整个空间内回旋飘荡。

少许,主裁判做了个停的手势,激动的将士们恢复了平静,主裁判这才接着道:“依照双方平等互利,互不后悔,输了绝不哭鼻子的原则。限定黄忠在三分之一炷香的时间内,将新野交给夏逸浩。”

宣布结束,全军成为了欢呼的海洋,胜利的喜悦就是应该分享,才觉得乐上加乐。夏逸浩高兴得晕头转向,突然被赵云、魏延、徐庶三人抱了起来,然后大力地抛向空中,再落下,在抛向空中,再落下,如此反复。

三分之一炷香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被抛得晕乎乎的夏逸浩,像一名醉鬼,一瘸一拐地向黄忠走去。黄忠失望之极,双眼如死鱼般的突出,盯着向自己走去的夏逸浩。从他的眼里夏逸浩看到了害怕,看到了后悔,看到了一条可怜虫。

黄忠是一个自尊心很重,且特别好强的人,几时像今天这样受羞过。同时他也是个普普通通很平常的老头,一个老顽童,这样对他,夏逸浩有点后悔起来。

“前辈承认了!”夏逸浩来到黄忠面前真挚地说道:“我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人,见到有挑战的对手就来jing神了,遇到菜鸟往往会打瞌睡。”

黄忠无地自容地低下了头,他不敢正视夏逸浩,只顾注视着地上成群结队搬家蚂蚁。夏逸浩知道他心正在滴血,于是夏逸浩蹲到黄忠面前,笑问:“前辈!也对蚂蚁有研究呀!”

黄忠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像一个无法动弹的植物人。为了讨黄忠开心,夏逸浩微微一笑道:“前辈既然喜欢蚂蚁,那n辈就讲个蚂蚁的笑话给前辈听。”

夏逸浩顿了顿,见黄忠还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于是接着说道:“大象对骆驼说,看你的mi咪长在背上!骆驼说,我不和长在脸上的人说话!蚂蚁在一边窃笑,大象怒道‘笑什么笑,我总比你脸长在几条上强吧!’”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