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玩世至尊

39. 第三十九章:老黄射箭3

收藏书签 字体:16+-

黄忠一听笑得脸上开了花,抬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夏逸浩,把夏逸浩看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片刻后,黄忠终于开口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夏将军!我佩服你,也服了你,我输得心服口服,我输了我彻底输了,新野城归你了。”

“前辈,就算我赢了天下又能怎样呢?我需要的是像你们这样的知己,像你们这样志同道合的伙伴。我今天伤了你的自尊,我好后悔,我保证,以后我再也不会讲或做令你伤心的事!”夏逸浩拍了拍黄忠的肩膀,一脸歉意地安慰道:“对不起!”

“败军之将,何来对不起!”黄忠长长地叹了口气。

夏逸浩微微一笑道:“前辈,胜败乃兵家常事,再说今天我们只是儿戏而已,又何来败军之将呢?”

“夏将军的意思是?”黄忠有些迷茫,脸上蓦地露出一丝喜色,不过旋即又收敛了。

“既然赢了,我就要拿走赢的东西!”夏逸浩故意停顿了一下,见黄忠又扳起苦瓜脸,于是微微一笑道:“但是我可以把我赢的某些东西送给你,比如金银珠宝呀、古董名画呀,新野城呀!”

黄忠一脸jin笑地将身子凑到夏逸浩面前,问道:“夏将军,你真的愿意把新野还给我呀?”

“当然可以!只不过…”夏逸浩yu擒故纵地笑了笑。

“只不过什么?”黄忠一脸疑惑地看说着夏逸浩,拍着ing口保证道:“只要能归还新野,我什么都愿意做。”

夏逸浩试探性地问道:“我要你加入我们的组织,愿意吗?”

黄忠一脸惊骇的看着夏逸浩,突然他老泪纵横,用力地握住夏逸浩的手,激动万分地说道:“夏将军,你真的愿意收下我吗?”

“当然,我仰慕前辈已多年了!”夏逸浩以肯定与期待的眼神看着一脸感激之情的黄忠。

“谢谢,我终于找到组织了。”黄忠像大力水手吃了菠菜一样又充满了力量,在夏逸浩面前摆弄着结识的二头肌。

随后,夏逸浩等人在黄忠的引领下,来到了关押徐庶父亲的牢房。此时,一老者正和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盘膝而坐,四目相视地玩“眨眼睛”的游戏。

在牢门打开的一霎那,思父心切的徐庶,一个箭步冲进牢房,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哇哇大哭道:“父亲!不孝孩儿让你受苦了。”

听见哭泣声,老者眼睛眨了一下,五大三粗的汉子猛地起身,手舞足蹈地大笑说道:“你眨眼了!我赢了!我赢了!”

“外界干扰,这局不算。”老者不依不饶,而后看着脚下的徐庶,惊讶地问道:“庶儿,难道你也被他们抓起来了?”

徐庶忙摇头道:“父亲!我是来救你出去的。”

老者显然不相信徐庶有这个本事,一脸疑惑地看着众人,黄忠已经读懂了老者的心思,向前微微一笑道:“老哥子,你从此刻开始便可以离开了。”

“我不出去!我不出去!”老者拼命地摇着头,身子慌忙地向后移动。

众人目瞪口呆,以为自己听错了,徐庶张口结舌了片刻,忙向前问道:“什么,你刚才说什么呢?”

“我不想出去,这里什么事情也不干,而且还有吃、有喝、有玩,简直快活赛神仙。”老者一脸灿烂地说道,眼神中流露出无限的向往。

“大叔,跟我们出去,保证比这里好吃、好喝、好玩十倍。”见老者这幅知足而常乐的模样,夏逸浩心中思绪万千。老者说的话何尝不是当今社会的真实写照,外面到处是烽烟四起的城池,到处都是流离失所的百姓,而监狱可能就是屈指可数的那片乐土。

“就是!就是!”徐庶忙点头附和。

见老者仿佛还是无动于衷,赵云诡异地笑道:“狱卒对你这么好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老者眨巴着眼睛,一脸茫然状。

赵云做了个杀头的手势,目露凶光地恐吓道:“狱卒像喂猪一样,把你们养肥了,然后一刀就咔嚓掉!”

在夏逸浩和赵云的利诱与威逼之下,老者和那五大三粗的汉子这才哭着要出去。看在老者一再求情的面子上,黄忠就做了个顺水人情,同时放了那五大三粗的汉子。

而后夏逸浩得知五大三粗的汉子,原来就是周仓。他以前是跟着张角混的,后来张角起义失败后,就树倒猢狲散了。再前不久,因为周仓当街对着mei女吹口哨,被官兵以性扰的罪名收监。

一场轰轰烈烈的救人闹剧轻松的闭幕了,夏逸浩一行人在新野中,吃喝玩乐了一段时间。任命黄忠为新野太守,周仓为校尉后,夏逸浩便率领原班人马回到了宛城。

夏逸浩和赵云、徐庶三人前脚刚进将军府,张飞后脚就跑过来抱怨道:“大哥!我和宁宁刚过上几天二人世界你就回来搅局了,老实交代你是羡慕还是嫉妒,或者另有图谋?”

“我是又羡慕又嫉妒,本想来点什么图谋不轨,可是有这个贼心没这个贼胆。”夏逸浩哈哈大笑了起来。

正这时,张宁也赶了过来,忽见夏逸浩身旁的赵云,貌似花痴一般惊叹道:“大哥,这位是…是谁啊?长得比你还帅气。”

“呵呵…”夏逸浩微微一笑,将赵云、徐庶二人同张飞、张宁二人相互进行了介绍。再接下来的时间里除了练兵以外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曹营中…

高高在上的曹指着郁闷无比夏侯敦,唉声叹气地谴责道:“独眼,你是视力不好还是脑子短路?说你你视力不好,可你打望比谁都厉害;说你脑子短路,但你每月领军饷比谁都要jing。我真的服了你,既然相信夏逸浩那小子的的花言巧语。”

“老大,这事情也不能全赖我,我事先可是派人通知了你,可你没有任何反应。”夏侯敦辩驳了起来,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出城和张宁那个死丫头片子比试的,不过那丫头蛮清纯的,就是太泼辣了。”

听夏侯敦这么一说,曹火气顿消,色迷迷地问道:“脸蛋长得漂亮吗?”

“那小丫头长得非常漂亮,而且功夫还不错。”夏侯敦眯着眼睛,尽情地回想着那日宛城城外与张宁打斗的场面。

曹一听“功夫不错”不由联想到ung上功夫,顿时惊骇加痛惜地问道:“你和她上ung呢?”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