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新二战风云

第八章 与豪杰共舞

收藏书签 字体:16+-

“上尉同志,我们该走了,德国人马上就要过来了。”

就在楚思南还对着苏切科夫的尸体敬礼的时候,旁边那位刚才拿着地图的年轻苏军士兵悄声说道。

“哦,我知道了,”楚思南回过神来,看着这位善解人意、浓眉大眼的年轻士兵说道,“那个,你叫什么名字?”“上等兵阿赫罗梅耶夫向上尉同志报道!”年轻的士兵愣了一愣,然后站直身子,恭敬的回答道。

“嗯,我……”楚思南刚说了一个字,身子便猛地一顿,然后一连震惊的看着身边这位稚气未脱的年轻苏军士兵,迟疑的问道,“你说,你说你叫什么?!”“上等兵谢尔盖#8226;费德罗维奇#8226;阿赫罗梅耶夫向上尉同志报道!”也许是希望这个刚刚临时接任上尉职务的外国人记住自己的名字,年轻的士兵这一次报出了自己完整的名字。

当然,他所能得到的,只是楚思南更加怪异的表情。

此时的楚思南真可谓是百感交集,他觉得命运和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阿赫罗梅耶夫,苏联英雄称号获得者,一生领受勋章无数,其中包括列宁勋章四枚、十月革命勋章一枚、红星勋章两枚、卫国战争一级勋章一枚等等等等,1983年被授予苏联元帅军衔。

他的一生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也是遥不可及的,在苏联末期,他几乎就是苏联军方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担任过苏军总参谋长、戈尔巴乔夫的军事顾问。

说实话,楚思南对这个人物并没有什么好感,一则因为他亲自制定了入侵阿富汗的军事行动计划,还曾对越南入侵中国的军事行动给与过支持,二则,这个家伙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苏联扩张主义者。

但是不过怎么说,让这么一个后来叱咤风云、对自己来说是可望不可及的人物,站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的听候使唤,也足以让任何人震惊到下巴脱臼了。

更何况楚思南虽然不喜欢这家伙,但是从心底里还是有些佩服这位真正的、绝对爱国的元帅呢,他忘不了这位老元帅后来悲壮的结局,他甚至能够背出老元帅在苏联解体后,自杀时所写下的遗言片断:“当祖国即将灭亡,我生命的全部意义遭到毁灭时,我无法再活下去,我的年龄和我所走过的生命历程给我权力去死,我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了。”

一段没有豪情壮语的遗言,一段纯粹军人的生命历程,以军人的形式作为一生的开端,以军人的形式作为一生终结,他甚至在墓碑上都没有篆刻其辉煌的一生,只用简单的几个词组留传后人——“共产党人,爱国者,战士。”

朦胧中,楚思南似乎第一次放弃了对命运的诅咒,他觉得能够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时代,对于他,准确地说,是对于每一个军人,都应该是一件幸运的事。

因为他将有机会接触到一些以往只在电视电影,或者是军事教材中才能看到人,那些人都是军事奇才,战争大家——朱可夫、华西列夫斯基、布琼尼等等等等,甚至是巴顿、蒙哥马利、艾森豪威尔、蒙哥马利……还有……楚思南激动了,他当然不会忘记此时的国内也是战乱一片,曾经那些仅存在记忆中的老革命者,传奇人物,都在这个世界里一一登场。

自己竟然有机会活生生的见到他们,也许,也许还可以和他们并肩作战,成为战友,这,这对于一个军人来说,将是多么高的荣誉?!大丈夫立世于此,虽死无悔!就这么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楚思南似乎两次愣神了,只不过两次愣神的缘故却大有不同,前一次是在感慨,这一次是在,是在意**——意**老前辈。

就在他琢磨着应该怎么率领苏联红军打日本鬼子,怎么和朱可夫划拳喝酒,怎么和斯大林抢烟斗,怎么和巴顿分雪茄,怎么和罗斯福争轮椅,怎么讥笑丘吉尔脑满肠肥,怎么……那个什么的时候,旁边静待多时的上等兵阿赫罗梅耶夫终于开口了。

“上尉同志,我们是不是……是不是该撤退了,德国人马上就要追过来了。”

阿赫罗梅耶夫轻声说道。

“哦,撤退,撤退,”楚思南回过神来,这时候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最佳时机,德国人的枪声越来越近了,如果再不撤退,他恐怕只有和阎罗王喝酒抽烟的机会了,只是不知道1941年的苏联,是不是设有阎罗王的办事处。

“阿赫罗梅耶夫同志,”稍作思考,楚思南面色严肃的问道,“我记得地图上显示,前面不远处就要进入沼泽了,咱们幸存的同志中,有没有熟悉这片沼泽的?”“上尉同志,我对这一带的地形熟悉一些,”阿赫罗梅耶夫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几天前部队开赴前线的时候经过这里,我曾经询问过几位当地的同志,大概的弄清了这片沼泽的情况。”

“哦?”楚思南一愣,随即不仅对这位年轻的、未来注定要成为元帅的士兵大概钦佩,不用说,他之所以当初会这么做,肯定是因为他对前线的战事不看好,因此在探查撤退的路线,以备不时之需。

或许仅仅从这一点上说,年轻的阿赫罗梅耶夫就比所谓的苏军最高统帅部的那些高参们强,比他们更具有审时度势的眼光,更具有谋定而后动的战略手腕。

感觉到自己似乎又要快走神了,楚思南慌忙摇摇头,然后对身边的阿赫罗梅耶夫说道:“那好,阿赫罗梅耶夫同志,请你在前面带路,我们是否能够顺利通过沼泽区,是否能够活着继续革命,继续为伟大的苏维埃政权贡献力量,继续和万恶的德国法西斯作斗争,就全要看你的了。”

年轻的阿赫罗梅耶夫身子一震,就好像楚思南所说的这些连他自己都感觉倒牙的高调,给了他很大触动似的。

他猛地站直身子,先是满脸坚毅的给楚思南敬了一个军礼,然后二话不说的转身朝前走去。

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人就是这样,或许他们有的时候也会怕死,有的时候也会胆寒,但是当一套套的革命高调砸到头上的时候,他们往往就能在顷刻之间变成悍不畏死的最刚强的战士。

即便是像阿赫罗梅耶夫这样的人,他也同样是如此。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