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新二战风云

第九章 初见斯大林

收藏书签 字体:16+-

灰色的伏尔加轿车缓缓的停靠在克里姆林宫高耸的阶梯前,一名值岗的卫兵跑步上前,将后侧的车门拉开,还没等里面的人出来,便说道:“贝利亚同志,早上好。”

不过随即他就愣住了,因为今天从这车里出来的,却不是贝利亚同志,而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外国小伙子,黄皮肤、黑眼睛,是个亚洲人。

“你也早上好,”冲给自己开门的卫兵微微一笑,楚思南又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然后才说道,“不过贝利亚同志在那边,你认错人了,同志。”

“哦,”卫兵先是一愣,继而快步跑到车子另一侧,把车门敞开后,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贝利亚直到卫兵给他拉开车门,才慢条斯理的从里面钻出来,先朝卫兵笑了笑,然后快步朝楚思南身边走来。

“走吧,楚思南同志,我们进去。”

在楚思南的背上亲切的拍了拍,贝利亚说道,“还记得我刚才跟你交待的那些事情吗?一定要牢记,不然的话对你我来说都会很麻烦的。”

楚思南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点点头,就在刚才从秘密警察的总部出来之前,贝利亚向他交待了一些斯大林同志的喜怒与忌讳,并告知楚思南一定要紧记,避免在不必要的时候触怒斯大林。

对于贝利亚的这一项建议,楚思南深以为然,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历来都是喜怒无常且有很多禁忌的,自己要是在不经意的情况下触怒了斯大林,那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跟在贝利亚的身后,楚思南平生,不,应该加上在原来世界的那部分时间,第一次踏进了克里姆林宫的大门。

原本在他印象中应该是金碧辉煌的地方,此时看上去却普普通通,几乎没有什么华丽的装修和摆设。

回想自己所接触过的那部分苏联历史,楚思南不仅深深的佩服列宁同志,正是他严禁奢侈腐化,即便是在克里姆林宫内也不允许搞什么大型的装修,据说这位伟大的革命导师生前甚至不允许任何人居住在宫内,除了脾气暴躁且喜欢安静的斯大林同志。

穿过数个宽阔而漫长的走廊,还有几个庭院内的花园,贝利亚最终在一处类似于阁楼的地方停了下来,他抬起头来看了看阁楼上方的一个阳台,然后才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顺着他的目光,楚思南也朝那个阳台上看了一眼,却发现有一个人的背影正在静静的站立着。

这个背影看上去很高大,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虽然看不到正脸,但是那种高高在上、手握重权的威凌已可令人感受得清清楚楚。

此时的楚思南几乎可以断定,那个阳台上的就是原名约瑟夫,后来参加革命后,给自己起了一个本意为“钢”的俄文名字的苏联大独裁者——斯大林。

“斯大林同志有时间吗?”前面不远处传来贝利亚的声音,他显然在和什么人交谈。

“他正在阳台上等你呢,贝利亚同志,”一个女人略微苍老的声音说道,“他说如果你来了,就让你直接上去见他。

不过他现在的脾气很不好,刚刚才接到前面的战报,好像局势很不妙,他刚刚发了火,还摔了东西,说是要把铁木辛哥和库利克两位元帅送上军事法庭,要枪毙了他们。

你们上去可要小心一点儿。”

贝利亚点点头,回头招呼了楚思南一声,然后走进房门。

楚思南紧随其后,在经过那位面相慈爱和和善的老妇人时,也没有忘记问声好,他猜测不出这位老妇人是干什么,但却可以肯定不是斯大林的夫人。

斯大林的居所内同样也不奢华,很简朴的样子,摆设不多而且样式陈旧。

跟在利贝亚的身后,楚思南上了二楼,穿过一个大厅,来到了通往阳台的门口。

在这里,楚思南第一次见到了斯大林,这位曾经创下过无数辉煌,但是也犯过不少错误的大独裁者。

此时,他正面向门口站着,双臂抱在胸前,嘴里则叼着他所钟爱的烟斗。

“斯大林同志,没有打扰你吧?”贝利亚在门口处停下,轻声问道,那副样子,让楚思南很容易的联想到一种家养的类狼动物。

“唔,这就是你说的那位楚思南同志?”斯大林没有回答,却看了楚思南一眼反问道。

“是的,斯大林同志。”

贝利亚简单的回答道,没有多说一个没用的字。

“好,你出去吧,我有些话要和这位小同志单独说。”

斯大林拿着烟斗的手摆了摆,面无表情地说道。

“好的,那我先走了。”

贝利亚点点头,转身朝外走去,在经过楚思南身边的时候,还朝他悄悄的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忘记之前说好的那些事情。

当贝利亚的身影消失在客厅中之后,斯大林把烟斗又一次放进嘴里,自己走到阳台上的一个软椅前坐下,才说道:“你也过来坐吧,嗯,从里面搬把椅子来,我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你。”

楚思南也不客气,自己搬了一把椅子走到阳台上,就在靠近斯大林的地方坐了下来。

如果放在以前,他或许会很局促,会对面前这位“伟人”感到非常的敬畏,不过现在不同了,一个多月的监狱生活,让他从那些曾经的老帅们口中得知了许多斯大林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些秘密使他明白,眼前这位人物也是一个寻常的人,除了手段毒辣一些、脾气暴躁一些之外,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单从资历上讲,在那监狱中就有几个人比他斯大林的资历还要高。

在那些老帅的面前,楚思南还没有感觉到什么拘束呢,更何况是现在?“我听贝利亚说,你很有一些特异的本事,”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斗,斯大林首先试探性的问道。

“这不算什么特异的本事,只是对人对事对未来看得比较清楚罢了。”

楚思南不卑不亢的说道。

那话语中充满了令人不容置疑的自信。

“那好,”斯大林敲了敲手中的烟斗,语气生硬的问道,“我刚刚接到一份前线传回来的最新战报,是关于斯摩棱斯克方面的,你能知道这其中的内容吗?”“伟大斯大林同志,我当然能知道,”楚思南微微一笑,毫无顾忌的说道,“因为您和最高统帅部方面的错误决定,斯摩棱斯克已经在今天凌晨被德军彻底攻陷了,三个集团军将近四十五万人做了德国人的俘虏。

这对所有人来说,恐怕都将会是一个坏消息,哦,德国人和希特勒除外。

不知道我说得对吗?”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