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初唐夜行

第三十六章 报复一

字体:16+-

第一卷第三十六章報復一

[";尹府內

“阿郎,此事是否知會一下大娘?”趙柱捂著肋下,一臉痛苦的對躺在**的尹阿鼠說道。

“知會個屁!若是老子這幾個狗獠都應付不了,日後作何在長安城混?”尹阿鼠臉皮抽搐兩下,狠狠的說道。

尹阿鼠請了長安城最好的郎中,郎中告訴尹阿鼠病情未有大礙,只不過月余內不能行使人倫之道。這讓尹阿鼠稍稍安心了許多。

“阿郎,某…大意了哇!”趙柱嘆了一口氣,一臉悔恨的說道。他是怎麼也不會承認自己連一個二十未到的小子都打不過的,若是這般以後還有何臉面在尹府混?

尹阿鼠卻也是當了真,在尹阿鼠看來,定是那幾個人偷襲的趙柱,趙柱在自己眼中那是無敵的存在了,這些年就是靠著趙柱自己才能在長安城橫行不法。

“此事不怪你,不過這次的帳,某記著了!哎喲……”尹阿鼠說話稍稍用力,下體就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疼。

……

一夜無眠,杜如晦拉著許子陵從入夜一直談論到雞鳴,這才稍稍睡去,琵琶女早已經回房休息,袁天罡听著這兩個大男人聊天甚是無聊,于是便叫了一個姑娘也去睡覺了。

可是老杜卻如何都睡不著,許子陵所有的言論像是烙印一般,深深在留在了老杜的腦海內,閉上眼楮全部都是許子陵的那番話“特種任務兵?單兵作戰?暗殺?”這些詞語在老杜的腦子里久久不能散去。

還有許子陵說的“體能訓練”這些新穎的訓練方法把老杜再次震驚了,這真的是一個冠齡未及的少年嘛?

其實許子陵也就是把後世自己在緝毒大隊的訓練方法說了出來,反正現在這玩意也沒有什麼保密性,總不能有人能追到唐朝來對自己說自己犯了保密協議了吧?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這些道理常年跟隨李二身邊的杜如晦又如何不知道?所以當許子陵說出可以建立一支暗殺特種任務兵的時候,老杜激動了,激動的無以復加!